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政治论文 >> 民主制度 >> 博弈论视角下的人大代表选举问题
博弈论视角下的人大代表选举问题

    3、预选实践的实际缺位     预选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比较通行的在选举中确定正式代表候选人的一种选举方式。美国内战之后,政党政治主要固定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角逐。在各自的党内都会有多位人士参选,这就有必要进行党内预选。起初,预选都是由州的党组织进行,甚至出现州领导人一手定夺的局面,暗箱操作比较严重。1905 年,威斯康星州首次在全州范围内举行了直接预选,由公民投票直接选出出席党的代表大会的代表,民主色彩增强。此后,这一方式开始流行。1992 年,民主党在34 个州、共和党在37 个州通过总统预选来确定总统候选人。在2000 年的大选中,民主党在39 个州、共和党在42 个州(含哥伦比亚特区) 举行了初选。     我国1979 年重新修订了1953 年的选举法,对直接选举中确定正式代表候选人规定了预选的方式,1986 年又删去了预选的规定。2004 年选举法修正案恢复对预选的规定,但是规定内容过于原则性,而且缺乏具有可操作性和程序约束力的实施细则。同时,修正案有限开放的竞选空间仍受制于选举委员会这一选举机构。这意味着候选人自行组织的竞选活动仍具有“非组织活动”的嫌疑。     4、差额选举操作的“暗箱”     现行选举法规定,由选民和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提出的代表候选人公布后,由各选区的选民小组反复酝酿、讨论、协商,根据多数选民的意见来确定正式代表候选人。然而,这个酝酿的过程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程序保障,在一些地方很容易出现“暗箱操作”的情况。亦即以组织手段将选民10 人联名的代表候选人“酝酿”下去,以保证政党和人民团体提名的候选人当选。个别地方在指导选举工作时片面强调实现党委意图,多次召开大会主席团会议,反复做工作,要各代表团团长表态,以保证党委推荐的候选人当选。有的地方怕代表联名提名的候选人太多,要搞预选,干脆规定只能各提一名差额候选人,并由大会主席团指定两名差额候选人分别由两个代表团的代表联名提出,其他代表团均不得另提新的差额候选人。这种做法显然与法律规定相悖,使人认为差额选举是走过场。上述种种做法不利于代表行使民主权利。     三、对策层面上选举问题的博弈论出路     博弈论是研究决策主体行为发生直接相互作用时的决策以及这种决策的均衡问题。从理论上讲,均衡是任何一个博弈所追求的最佳结果。在这样的结果上,博弈的双方(多方) 均能实现自身效用最大化,因而不会采取其他的行动策略,同样也不再采取任何可能改变现状的行动策略。均衡是一个经济学的概念,它既表明一种动态的结果,也是经济学最核心最重要的分析方法之一。在法理念中,我们更常用“平衡”这一概念,和均衡概念一样,它既是指一种状态,即平衡是对法关系主体的权利义务状态的一种概括,也是指一种方法,即平衡也是实现法最优化状态的一种方法。法作为一种状态的平衡,应当包括总体的平衡和结构性的平衡。“总体的平衡”是指在法关系主体的相互关系中,权利义务在总体上应当是平衡的;“结构的平衡”是指权力与权利、权力与责任、权利与义务等各个层面都是平衡的。现代法理念则要求,不论在法制定过程中,还是在执法和司法过程中,双方或多方的法律地位始终是平等的。     基于博弈论这种均衡理念和现代法理念要求,笔者认为应该在保持法理念中各方主体在法律地位上的平等为自身的架构前提下,对实际的法架构运行中出现的利益的对立而出现法的“偏袒”——法关系中的某一方主体处于相对优势的地位,而另外一方或几方则处于相对劣势的地位,或者是对于实际处于劣势的一方或几方缺乏保障救济而出现优势方对劣势方权利的侵犯等,难保“经济人”的利益最大化的情况进行特别改进。     1、改进选举法     作为平衡选举组织,选民、候选人之间关系的选举法,应该具备以下几个方面的特质。一是法的中立性。法作为一种公共物品,是法关系各方必须共同遵循的博弈规则,必须中立于各方。二是信息公开。信息公开是公正原则的内在要求。如果法关系各方在各自不同方面各自拥有信息优势,那么通过信息的垄断,极有可能出现对相对一方的权利侵犯。法必须努力使双方在总体上实现信息对称。三是可诉性。违法现象一旦发生,必须要有能够提出诉求和审查的机制,由一个中立的机构对是否违法作出判断。可诉性,是对法的制定和执行的一项纠偏机制。     2、引入竞争机制     公开竞争有助于人们选举权的充分行使,保证候选人有公平、公正的竞争机会,既增强选举的透明度,也有益于今后对当选代表进行监督。从价值取向来看,当前我国的选举制度主要是非竞选的,选举过程中相关行动者之间很难形成有效的博弈,在选民、候选人代表、选举委员会之间往往产生信息阻隔,无法消除三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而在竞选状态下,候选人对被选举权的角逐,候选人信息也被充分宣传,这样就能够形成信息的共享,相关行动者之间的博弈也能够达到多赢的共识。因此,竞选能够最大限度地克服选举过程中相关行动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虽然这样会增大选举的成本(主要包括候选人参选成本和选民遴选成本) ,但却更符合选举的最终目的——选出更具代表性的代表。同时,竞选还可激发选民积极参与选举的热情。选民在知情权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必然会积极参与到选举中去。另外,竞选还有利于强化专门的选举监督机构对选举过程的监督。同时,作为一种资源的配置手段,竞选机制可以使对参政议政有兴趣、并有较强参政议政能力的社会精英脱颖而出。     3、 扩大直接选举范围     列宁认为民主是大多数人的统治。只有普遍的、直接的、平等的选举才可以说是民主的选举。只有根据选举法,由全体居民选出的委员会才是真正的委员会。我们应适时推进省级以下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待积累了成功经验再推广到高层人大代表的选举中去。党内有人担心直接选举过早、过快推行会影响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还有人担心直选制容易滋生贿选腐败现象。但是,据大量调查表明,民主选举与公民的素质和文化水平没有直接关系。相反,只有利益才是决定选举的动力,有利益老百姓才有激情,才会去投票。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什么是选举制度,但他们知道什么样的选举他们应该参加,什么样的选举他们不愿意参加,这种热情和追求不是因为他们对民主的理解和对政治的关心,而是因为他们对自己利益的关注,是对自己命运的关切[3] 。因此,扩大直接选举范围是真正体现宪政民主思想的举措,也是选举制度发展的大势所趋。     4、 改进监督救济机制     选民可以对人民代表从事代表活动进行合法监督。《宪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受原选举单位的监督。”《选举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受选民和原选举单位的监督。”《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三十八条也规定:“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受选民的监督。”选举的监督机制应该包括对选举过程的监督、纠偏机制以及对代表行使职权过程的监督。对选举过程的监督应防止贿选以及保证选举的公正、公开,建立完善的选举诉讼制度和相应的解决诉讼的机构。而一旦选举出的人大代表不合格,应能启动相应的罢免机制。但目前选举法只规定了罢免的程序,没有规定罢免的具体条件。     此外,对于选举的一些其他工作也应该改进。例如要很好地解决流动人口的选举权实现问题,充分保障选民的知情权,等等。   参考文献: [1 ]  冀行英,我国选举体制存在问题分析[J],广东行政学院学报,2003(2):33 [2 ]  蔡定剑,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382-384 [3 ]  王世涛,贿选的成因与治理[J],人大研究,2004(12):7                

上一页  [1] [2] 


相关文章列表:
  • 社会主义国家选举制度探析

  • 论选举弃权的两种形式:主动弃权与被动弃权

  • 搞好两个民主选举建立中国特色民主监督政治体制

  • 民主转型时代选举改革的理论探讨

  • 村委会选举诸环节的调查与分析

  • 影响村委会选举的因素分析及解决思路

  • 中国能否提高选举民主化程度?

  • 论我国的身份代表制

  • 选举制度中“人人平等”的原则

  • 派性、选举与村集体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