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文化论文 >> 文化研究 >> 墨学现代化、新墨学和元墨学
墨学现代化、新墨学和元墨学
 一、墨学现代化的实质和趋势

  1.墨学现代化的实质,是墨学的现代性变化,墨学研究范式的现代转型。美国科学哲学家库恩的科学发展模式论,认为科学革命的实质,是研究范式的变革,而范式的变革,必然引起科学理论体系和认识论、方法论的变革。现代学者,适应现代需要,变旧墨学为新墨学,是势之必趋,理所固然。墨学现代化,是新墨学创立的手段、原因、途径、行为和实践。新墨学创立,是墨学现代化的目的、结果、宗旨、动机和理想。

  2.“墨学现代化”命题的含义:“墨学”是“现代化”的对象;名词“现代”加后缀“化”,构成动词“现代化”,意为使墨学具有现代性质和状态,发生现代性变化。毛泽东说,“‘化’者,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反对党八股》)“化”是全面深刻的性质、特征、状态变化。《墨子·经上》:“化,征易也。”“化”是特征变易。邓云昭释:“此变化之道也。”尹桐阳释:“特征变易则为化。”陈无咎释:“化者谓之易。”“化而成谓之易。”沈有鼎释:“事物的质变名为‘化’。”孔颖达:“夫易者,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荀子·正名》:“状变而实无别,而为异者,谓之化。有化而无别,谓之一实。”性状改变,实体没有区别,所呈现的不同,叫变化。有变化,实体没有区别,叫同一实体。唐贺知章《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从“少小”到“老大”,有“鬓毛衰”等性状改变,依然是同一“乡音无改”的贺知章。现代墨学新“客”,从古墨学一路走来,适应现代需要,有“征易”、“状变”的现代性变化,依然是“墨音犹存”的墨学一实。墨学有自身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如独特的科学与人文精神),同儒、道等学說有别。

  3.墨学现代化的趋势,是墨学快步奔向现代化目标。趋:奔赴;疾走;快步行。《孟子·告子下》:“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趋:所奔赴总方向。焦循疏:“疾行曰趋。趋,赴也,赴所期也。”趋:快步奔向预期目标。趋向:朝某个方向发展。势:自然现象、形势;人类活动状况、情势。《孟子·公孙丑上》:“虽有智慧,不如乘势。”势:形势。趋势:事物发展动向。墨学在新时代,快步奔向现代化目标,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命运和必然。

  4.墨学现代化的表征和规模,是由开端到高潮,由倡导到普及,由个人到群体,由海内到海外;高潮迭起,蔚为大观。任继愈等编《墨子大全》100册,汇集古今墨学论著,以梁启超为界,古墨学论著占25册,48种,今墨学论著占75册,161种。古今墨学论著之比,是一比三,今墨学超古墨学3倍,呈加速变化趋势。台湾严灵峰编《墨子集成》46册,古墨学论著占17册,35种,今墨学论著占29册,56种,反映同一的变化趋势。

  5.墨学现代化的必然性,是墨学的现代性改变,一直贯穿于墨学现代化的全过程。《经上》:“必,不已也。”《经说上》:“必,谓壹执者也。”“一然者一不然者,必不必也,是非必也。”高亨释:“壹执者,谓执于壹而不变也。”“必然”,指一论域中全然、一贯的性质、状态。现代墨学,必然发生现代性变化的趋势,全然、一贯,不改变。

  6.墨学现代化的理论渊源、内因、根据和直接因素,是墨学自身的生命力。墨学是中国传统学术中最富科学和人文精神的优秀文化遗产,蕴涵施诸四海而皆准,行诸百世而不悖的普遍真理成分,有重要的现代价值和世界意义。墨学以其自身的生命力,遇到合适环境,必然抽芽生长、开花结果。

  7.墨学现代化的历史渊源、外因、条件和间接因素,是全球化时代世界地球村意识的冲击和中华民族弘扬传统文化的精神驱动。墨学现代化的趋势,是墨学内在生命力和时代外在需要的因缘和合。现代学者,在新时代,面对新课题,从墨学中借鉴哲学资源,汲取思想智慧,墨学现代化趋势应运而生。

  二、墨学元研究的理论和实践

  1.墨学元研究的理论。墨学元研究,是墨学的超越、总体研究。德国数学家希尔伯特,提出元数学纲领。英文构词成分meta表“超越”、“总的”,有时译为“元”。希尔伯特把所研究的理论,叫对象理论;把研究对象理论使用的另一种工具性理论,叫元理论。希尔伯特说:“对于通常的形式化数学而言,在一定意义上要附加一门新的数学,即元数学。”“在元数学中,人们处理普通数学的证明,后者成为研究的对象。”(张家龙,第320-328页)希尔伯特区分理论为“对象”和“元”不同层次的观点,有普遍方法论的意义,是墨学元研究的方法论依据。墨学元研究的目的、结果,是创立元墨学。元墨学的理论层次,高于墨学,揭示墨学的元性质,是新墨学的中枢和灵魂,主导与统帅因素。

  2.墨学元研究的实践。李贤中说,台湾学界以西方哲学诠释墨辩,王赞源以西方哲学对比墨学;吴进安针对当代社会群体伦理关系,提出“建构现代化意义墨学”;杨武金说,墨家元逻辑,是以批判性思维、非形式逻辑、论证逻辑为对象的元研究,使用古汉语的元语言变项,表达类似西方的元逻辑规律等,都是墨学元研究的实践。(《墨子大全》,第98册)

  拙著《墨学通论》论述墨家的经济、政治、伦理、教育、哲学、逻辑、自然科学和军事理论。《中国逻辑学》论述《墨经》的知识、概念、判断、推理、思维规律、谬误和范畴理论。《墨者的智慧》适应现代需要,弘扬墨学精华。《中国逻辑研究》从元研究视角,论述中国逻辑的内容、体系,与现代世界逻辑融会贯通。《墨子今注今译》包含对《墨经》元典的元理解。拙编《中华大典·哲学典·诸子百家分典》墨家部,将《墨子》元典范畴,按现代科学分类体系和类名,分类整理。拙编《墨学与现代文化》,与海内外学者合作,论述墨学与现代经济、政治、道德、教育、哲学、语言文学和军事的联系,墨家逻辑和科学的现代意义,墨学与现代世界文化交流,探讨墨学的现代转换和价值(日、韩和台湾地区墨学研究,由日、韩和台湾学者撰稿)。这是以墨学为对象,以现代科学为工具性元理论的元研究实践,是创建新墨学、元墨学的尝试。

  三、古今墨学的元性质

  为揭示墨学现代化和墨学元研究的机理,推动墨学现代化和墨学元研究的进展,创建新墨学、元墨学,需从超越、总体视角,分析古今墨学研究的主体、主题、成果、形态、语言、层次和方法等元性质:

墨学元性质

古墨学元性质

今墨学元性质

1.主体

先秦墨家

现代学者

2.主题

战国课题墨学应对

现代课题墨学借镜

3.成果

战国课题墨学答案

现代课题墨学镜鉴

4.形态

古墨学论著

今墨学论著

5.语言

古汉语

现代语

6.层次

第一层次元研究

第二层次元研究

7.方法

古代哲学方法

现代哲学方法

  1.古今墨学研究的主体。古墨学研究的主体,是先秦墨家。古墨学是先秦墨家的一家言,适应战国时代需要,代表从手工业者上升的士人知识分子利益,有派别和时代局限,亟待今日学人批判继承、重新诠释、发挥发展和总体超越。

  今墨学研究的主体,是现代学者。梁启超代表上世纪初中国传统文化前进的方向,以弘扬中华学术为己任,倡导民族文化再兴,说“救”中国,“厥惟墨学”,要“学真墨”,说“假使今日中国有墨子,则中国可救”。(《墨子大全》,第26册)他适应世界进步潮流,顺应中华民族发扬传统文化的全局需要,揭开墨学现代研究的序幕。严灵峰说:“清末新会梁启超,所著〈墨学微〉一书,泛论墨子学说,蹊径独辟,别开生面,为墨学研究创历史之新页。从兹各方探究之成绩乃渐可观,梁氏倡导之力也。”(《墨子集成·序》)

  胡适受梁氏影响,激发墨学现代研究兴趣。他用英文撰博士论文,主张依靠新中国知识界领导人物的远见和历史连续性的意识,依靠他们的机智和技巧,能够成功地把现代文化的精华与中国自己的文化精华联结起来。中国哲学的未来,大有赖于和绝对需要复兴伟大的非儒学派,从中可望找到移植西方哲学和科学最佳成果的合适土壤。新中国的责任,是借鉴和借助于现代西方哲学去研究这些久已被忽略了的本国的学派,用现代哲学去重新解释中国古代哲学,又用中国固有的哲学去解释现代哲学,渴望利用和借助于中国哲学中许多已经失去的财富,重新获得西方的方法,希望这种比较的研究,可以使中国的哲学研究者,能够按照更现代的和更完全的发展成果,批判那些前导的理论和方法,并了解古代的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因而获得现代人所获得的伟大成果。他所谓复兴伟大的非儒学派,首指墨家,称墨翟是在中国出现过的最伟大人物,真正有价值的唯一著作是名为《墨子》的五十三篇论文集,墨者是伟大的科学家、逻辑学家和哲学家,是一种高度发展的和科学的方法的创始人,对演绎和归纳具有相当时髦的概念,是发展归纳和演绎方法的科学逻辑的唯一的中国思想学派,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为中国贡献了逻辑方法的最系统的发达学说。胡适借用西方逻辑概念,创造性地诠释墨家“故、理、类”范畴和“譬、侔、援、推”论辩方法,与梁启超同为墨学现代研究的开拓者。(胡适,第51-111页)

  沈有鼎以精深的国学和西学素养,确解墨辩精华,是墨辩现代研究的质变和新水平,使墨家逻辑成为学人常识,影响遍及所有重要的逻辑和哲学史论著,使长期埋没沉沦的墨辩喜获新生,受到学术界普遍赞誉。沈氏墨辩现代研究成果的价值,不亚于墨辩原创;因为若无沈氏确解墨辩的成果,学人可能至今仍在黑暗中徘徊,不知墨家逻辑为何物。现代学者开辟墨学现代研究事业,亟需世代学人薪火相传,继承发展。我师从前贤,专攻墨辩、墨学46年,有感古今墨学研究主体不同,决定主题、成果、形态、语言、层次和方法等元性质差异。

  2.古今墨学研究的主题和成果。古墨学研究的主题,是战国课题的墨学应对,成果是战国课题的墨学答案。《鲁问》载墨徒问墨子,看到四方之君,先说什么?墨子说:“凡入国,必择务而从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憙音湛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务夺侵凌,则语之兼爱、非攻。”择:选择。务:要务、重要问题。焦循:“务,趣也。知所务,知所当趋向也。”墨子面临战国课题,是当时社会、政治、伦理和宇宙、人生的重要难题和当务之急。墨子选定十大难题、急务、要务和实践、认识趋向的目标,作为墨学研究的主题,提出从《尚贤》到《非命》十大论题的论证,表现墨学产生的深刻历史渊源、文化传承和强烈的人文、批判精神。

  墨家各派面临战国时代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难题,通过“俱诵”、“訾应”、论说、传承的复杂机制,推出奇书《墨经》。《经》、《经说》283条,对当时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难题,给出简明答案和简要解释、论证。《大取》是渗透伦理、逻辑精义的墨学札记。《小取》是首尾相贯、概括浓缩的逻辑专论。《墨经》是先秦诸子百家争鸣辩论和朴素科学认识成果的总荟萃、大检阅,是墨家丰厚科学精神的体现。

  杨向奎说:“一部《墨经》等于整个希腊。”(《墨子大全》第68册第52页)我认为《墨经》是一部浓缩的古希腊和古中国。《墨经》留有未来学人说明、发挥的广袤空间,是有开端、无终点,有预想、待完善的中华科学化、逻辑化的理想蓝图。以《墨经》为对象,以现代科学为工具性元理论的现代诠释、发挥和发展,是更有价值、吸引力和启发性的墨学现代化要务,是创立新墨学、元墨学的重要使命与目标。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 用绿色交通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化都市

  • 论司法现代化与中国诉讼模式选择

  • 从企业文化角度探究国有企业财务风险管理

  • 拿什么应对文化经济时代

  • 主流文化的困惑与自省

  • 主流文化的“守土”责任

  • 建构中国基层文化制度体系的理性分析

  • 文化生产力理论与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走势

  • 论中国人之中华文化本体

  • 究竟什么是学术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