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文化论文 >> 文化研究 >> 主流文化的困惑与自省
主流文化的困惑与自省
 [内容提要] 大众文化既是主流文化的营养基因,又是主流文化异化的力量。大众文化悄然走入你的视野,愉快地改变了你的精神世界,也动摇了主流文化的主流地位。主流文化只有走下神坛与“狼”共舞,把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根植于大众文化,并在文化市场搏击中求得再生。

      [关键词] 主流文化 大众文化 文化产业 文化市场

         主流文化是在文化竞争中形成的,具有高度的融合力、较强大传播力和广泛认同的文化形式。由于现代高新科技革命对人类当代文化的发展正在产生着以往所无可比拟的巨大影响,文化生产方式改变、主导传媒形式的革新和新兴文化形态的崛起,引起了原有文化艺术生态格局的全面变化。那些封闭的、落后的、狭隘的文化和缺乏竞争力的文化,都将在文化市场中被文化消费者遗忘;一些曾经居于主导地位深受群众欢迎的 、十分红火的文化艺术形式将逐步失去主导地位被边缘化。主流文化要在文化经济时代保持和优化价值理念,就必须利用现代的传播技术、市场的运作方式和亲和的表现形式走进千家万户,彻底改变主流文化的被动坚守局面,彻底融入和扎根于大众文化的土壤上之中,在文化市场竞争中求得再生。

      一、大众文化悄然走入你的视野,愉快地改变了你的精神世界

      人们都知道人民群众是物质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生产力的主体,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和源泉,因此,人们尊重劳动,把劳动作为人生而俱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人们都知道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是人类未来发展的根本推动力,所以,人们崇尚科学、尊重知识、敬仰人才。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感觉固有的价值观不起作用了,例如,脚踏实地工作不如好高骛远、游戏人生;实事求是精神不如奇思异想、痴人说梦;感情专一生活不如虚拟世界、网上传情;任劳任怨不如游山玩水、吃茶听戏;走进大都市不如进入历史遗痕、梦幻传说之仙境;建设家园不如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等等。原来被人们视为不务正业的、令人痛恨的行为竟然变成了国力无穷的新兴文化产业链条;原来被认为是奇谈怪论的、令人耻笑的举止竟然变成文化经济可再生的资源和持续发展的力量;原来被认为是堕落的、令人唾弃的生活方式竟然成为巨大的文化市场需求和文化产品的消费者;原来被认为是玩世不恭、不敢登大雅之堂的下九流的行当竟然成为高雅志士向往和追求高尚的、令人羡慕的职业。爱好成为文化经济时代的市场需求,思想成为文化产业的资源,梦想成为文化产品的内容,满足人类自身的精神需求成为了人类社会发展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能源和动力。

      大众文化既是主流文化的营养基因,又是主流文化异化的力量。在文化市场化过程中,文化的意识形态性可能有意无意地被人们忽略了,认为大众文化是消遣性文化,主要满足人们一般精神需求,事实上,一个民族价值观和道德文化都是通过大众文化的传承而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大众文化用工业化的手段,以满足人们好奇心为内容传播着人类共同价值观念的同时,也渲染脱离现实社会的、违背人类本性的和民族歧视的极端化倾向以误导民众。弱小的个人面对强大的、铺天盖地的、持续不断的大众文化只能从形式上的主动选择到被动无奈的接受,久而久之大众文化所渲染的、适合人们消极意识的价值观念就有可能成为社会发展的障碍。大众文化传播意识形态消极因素的强大力量,使每一个国家和民族都必须高度重视,所谓的国家文化安全问题就是指大众文化传播过程中对民族文化和主流文化形成的威胁。众所周知。美国的娱乐产业迪斯尼就是引导和创造文化需求的典型。1997年其产业规模及赢利稳入世界企业500强中的前十强。当年的沃尔特•迪斯尼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卡通画家,他创造的米老鼠、唐老鸭两个卡通形象,竟然造就了一个如此庞大的集娱乐、影视与零售于一体的跨国集团。他以科技的、知识的、娱乐的等等形式把他的离奇故事和价值追求,送进了包括非洲最贫困角落的每个家庭。

      二、主流文化能否走下神坛与“狼”共舞

      在现代社会里,一切关于思想文化的有效传播、意识形态建设和文化经济的实现,都只有通过和借助于文化产业的规模和手段才能实现。因此,面对大众文化扑面而来,我国主流文化大有力不从心,步步退缩,而面对西方强大的文化热潮,主流文化大有与“狼”共枕之感。主流文化,只有经过与狼“共枕”温存和与狼“共舞”较量中 获得的健康的传承基因和生命活力。我国主流文化在这场温和的“共枕”之梦中,显然还没有培养出足够的爱心和耐心,在这场靠观众评判的“共舞”之旅中,显然还没有拿出足够勇气和雄心,究其原因有如下四点:

      一是文化认同机制的紊乱,严重制约民族认同理念和文化共生的健康氛围的形成。由社会变革引起的社会结构的分化,使中华文化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产生了文化交融和分野,理想与现实、传统与现代、先进与落后在交锋过程中产生的文化认同的危机。当前,中国政治文化中形成三个层面:一是居于社会和国家的领导地位的精英政治文化,人数虽少但仍是今后中国文化的主导力量。二是普通政治文化。通常由社会中层人士所表达出来的思想、知识和信仰状况,它们不占据话语权,但被一般人所接受,反映现实社会普遍社会心理。三是平民的政治文化,即居于社会下层的平民百姓的政治认知、感情与行为意向。目前,平民人数最大,居于社会的基础地位,由于受生活状况、社会地位和职业特征等因素的制约,平民基本上没有话语权,他们对普通政治文化具有认同意识,而对社会高端价值观所使用的话语体系缺乏认同,而且还有逆其道而行的思潮。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主流文化和意识形态建设方面相对忽视了对三种文化意识形态走势的理论研究,对如何整合各种文化,用什么手段促进文化的融合与进步也缺乏研究。事实上,由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非均衡性,大众文化早已消解了传统政治与文化的普遍认同感。主流意识形态难以成为一般的社会意识形态,转变为大众内化的价值观,变成社会运行机制的内在律令。

      二是理论自主能力低下,严重制约国家文化制度体系和运行机制的创新。一个国家的理论创新能力的高低,直接影响到国家与民族的发展活力和前途命运。在理论创新能力中,理论自主研究、新闻自主传播和言论自主发表是其组构的要件,这一点是现今世界上具有普遍意义上的、被各国宪法所认可的。我国目前的理论创新能力低下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理论为政治服务。把理论为政治服务作为理论赖以存在的前提,理论必然被政治俘获,为政治所垄断。理论研究和创新就一旦进入政治盲区,理论创造的力量越大,对社会自主创新能力的钳制力就越强,文化认同力就越差,国家制度体系和运行机制的自我创新力就越僵化。二是理论为实践服务。理论为实践提供服务,使理论研究的根本使命,然而,在社会实践中,理论一旦成了政治实践合法性论证,理论研究越严密,政治实践的危害性就越大;理论一旦成为社会改革实践的说明书,理论研究越深入,社会改革实践离人民的要求和愿望就越远;理论研究一旦成为政治家的功德簿,理论研究成果越多,人民的灾难就越深重。三是理论为人民服务。理论研究是服务于人民,还是服从于真理,本身并不是一个理论问题,也不需要经过慎密的论证和求解。然而,把学术研究用于为阶级服务,突出其政治立场和标准观念却主导了主流文化演进方向,在思想上用阶级的“是非观”模糊了客观规律中的“是与非”,在实践上,人民群众因阶级感情大于“是非”判断能力而被理论左右,成为理论的盲从者、实验者和直接受害者。理论缺乏自主精神,追求高度统一,对国家的影响力是持续的、缓慢的和致命的。由于理论界的研究、思想界的表达和政治家的话语与社会的真实社会心态已有了相当大的距离,社会认同感也高度缺失。例如,建立民主与法治的国家是中国人民的共同追求和政治体制的认同,但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人们并不知道如何表达政治愿望、怎样表达政治诉求,通过什么通道实现公民权利,甚至于在处理具体的法律纠纷时,还不知道最后的仲裁者是上级党委还是地方政府,是上级领导,还是头戴国徽的法官。制度机制和社会秩序的社会认同在理论上早已没有争议,但在实践中,理论并没有对国家制度体系进行解剖,而是在政治盲区内论证出在宪法之上、法律之外的上帝之手才是最具有支配一切的力量。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 从企业文化角度探究国有企业财务风险管理

  • 拿什么应对文化经济时代

  • 主流文化的“守土”责任

  • 建构中国基层文化制度体系的理性分析

  • 文化生产力理论与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走势

  • 墨学现代化、新墨学和元墨学

  • 论中国人之中华文化本体

  • 究竟什么是学术腐败

  • 中国文化的一个分析框架

  • 论个人、群体和人类的主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