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财务管理 >> 财务其它 >> 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21世纪财务变革的重要前提
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21世纪财务变革的重要前提
简介: 脱离或忽略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这一当代国际会计发展大趋势和重要的会计学前提(视角)来研究财务问题是不够全面和深刻的。价值是财务与会计的核心概念、本原逻辑和联结纽带;21世纪的财务变革正呼唤着“价值型会计模式”(即基于价值计量的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模式),并且这一模式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

  一、问题的提出及研究的背景

  新经济环境下的财务理论与实践都面临着许多变革,而这种变革及其实现与同时代的会计变革息息相关。当代国际会计变革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越来越多地在会计和报告中运用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Present Value)和公允价值(Fair Value)。①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体现了会计发展客观规律,代表着财务会计未来发展方向。
  现值和公允价值,作为经济学和管理学中两个重要而基本的概念,也正在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其他许多学科领域(如金融、保险、精算、投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资信评估、价值评估等)中都得到重视和运用。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曾经一统天下、面向过去、以权责发生制、历史成本原则、实现原则、稳健原则和配比原则为主要特征的历史成本会计模式显得越来越不适应环境,而基于价值和现值理念、兼容历史成本会计的公允价值会计,因能提供更多面向现在、未来、市场、风险和不确定性的信息,符合经济学、管理学的根本宗旨和环境变化的迫切要求而被誉为“面向21世纪的计量模式”(黄世忠,1997)和“会计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吴水澎,2002)。同时,由于“价值”这一共同的内在逻辑起点的存在,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也成为了包括财务学在内的许多经济管理学科变革的重要前提和保证。脱离或忽略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这一当代国际会计发展大趋势和重要的会计学前提(视角)来研究财务问题是不够全面和深刻的。

  二、价值:财务与会计的核心概念、本原逻辑和联结纽带

  联结财务和会计的根本纽带是价值。因为价值是经济学的精髓,价值增值是管理学的永恒追求。
  作为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分支学科,财务学和会计学的核心概念在逻辑上理应一直是价值。但是,对财务和会计发展历史的考察却表明,长期以来的事实却并非如此。
  (一)价值与财务
  罗福凯(2003)认为,考察财务学的核心范畴及其演进过程,可以探索和描绘出财务理论的变迁过程及其内在逻辑;财务理论经历了以本金、资本和价值为核心的三大逻辑转变过程;当价值取代资本在财务学中的核心地位之后,价值创造成为财务学的研究对象。[1]
  从我国财务理论研究的历程中,也不难发现上述逻辑变迁的过程。我国对财务本质问题的认识有如下几种:货币关系论、货币资金运动论、分配关系论、资金运动(关系)论、价值运动(关系)论、本金投入收益论(以上认识为20世纪90年代初及以前提出),以及伍中信(1998)的财权流论(财务管理不是简单的对资金运动的管理,而是借助于资金运动的管理实现产权管理,是“价值”与“权利”的结合)。这些理论都不(能)否认,不管是资金运动还是本金运动,都不外乎是一种价值的运动。关于理财目标的研究结论,我国也经历了从经济效益最大化、利润最大化、权益资本利润最大化、股东财富(股价)最大化、企业价值最大化到相关者利益最大化的过程。
  在这里,不论其主体或归属对象是什么,试图最大化的实质上都是价值。
  概而言之,价值是现代财务理论的核心概念,现代财务本质是特定产权主体的价值管理,现代理财目标是特定利益主体的价值创造。但无论是价值管理还是价值创造,其基本前提都是能够正确地进行价值计量,而这有赖于会计。
  (二)价值与会计
  若把财务会计理论从19今年迄今不逾百年的历史分为两个阶段,则20世纪80年代中期前的财务会计理论②与价值计量是若即若离的,而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的财务会计理论③已走上价值计量的不归路。[3]“过去的200年,西方管理会计实务发生了革命性的巨变:从传统的只重视以财务导向的决策分析和预算控制,转变为强调股东价值关键财务和经营动因的确认、计量和管理的众多战略性方法在内的复杂体系”(IFA,1998;IMA,1999);管理会计演进的第四个阶段是近年来对于价值管理(Value—Based Management)的重视(IFA,1998)。④
  现值和公允价值在会计中的大量运用,在提高了审计难度的同时,更从根本上降低了财务估价和审计失败的风险。这是因为,正如国际会计职业界已经做到的那样,现值和公允价值审计的难度可以通过制定和执行规范的审计准则来降低,而由于现值和公允价值在本质上比历史成本能更好地反映会计主体价值及其变动的计量属性,因而也就从根本上降低了因许多估价错误所导致的财务评估和审计失败的风险。总之,不论会计或审计,都必定以价值计量为最重要之责任,而财务管理则以价值计量为一不可或缺的重要前提。
  (三)财务与会计
  尽管“计量是会计的核心”,会计发展史在相当程度上也就是会计计量理论与方法的发展史,但会计计量理论与方法曾经是相当苍白无力的,而这正是导致上述财务与会计的历史与逻辑相分离的根本原因。由于会计无力可靠地计量某些对象,因此它就不会确认、记录和报告之,即使在人们(包括经济学家和财务学家)看来,确认这些对象对于经济决策是极其重要和相关的。值得庆幸的是,这种状况现在已经改变。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及其审计的崛起使得财务与会计有可能回归它们的本原逻辑起点,真正完成经济学赋予它们的神圣使命,并彼此更加紧密地联系起来。所以说,价值是财务与会计的核心概念、本原逻辑和联结纽带。
 三、价值、现值和公允价值之间的关系:历史地位和理论渊源

  财务和会计通过价值联系起来后,面临的首要问题同时也即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便是:如何计量价值、价值计量与现值和公允价值有什么关系、公允价值的理论基础有哪些。
  根据坎宁(1929)的名著《会计中的经济学》对于价值计量法的独创性论述⑤和笔者的分析论证,可以说,公允价值是价值的直接计量(即现值)和间接计量(历史或现行成本、现行市价和短期可变现净值)的总称;公允价值会计代表财务会计未来发展方向,标志着会计正从成本计量走向价值计量。现值的可靠计量往往是价值和公允价值可靠计量的关键和难点。具体来说,一方面,由于在任何国家,活跃的市场并不时时处处存在,因此现值计量在总体上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另一方面,由于现值相对更难计量,所以纯粹的现值会计模式难以存在,而现行成本、现行市价和短期的可变现净值(这时折现的影响不重要)可以是现值的良好替代,因此首选它们,仅当不存在同样或类似资产或负债的活跃市场上的市价时才用现值。这些可替代现值的计量属性及现值本身就统称为“公允价值”(谢诗芬,2003)。
  总之,公允价值是经济学中价值概念的会计表达、是对能反映会计要素本质特征的现值概念的体现;公允价值会计就是基于价值和现值的会计。[2]这个观点深刻揭示了公允价值与价值和现值的关系,对于理解公允价值会计中的许多问题都非常关键。在理解这一关系中,始终不要忘记的是现值是最能反映各会计要素的本质特征,它是会计计量的最高目标,其他各计量属性不过是现值在一定条件下的替代;即使包含历史成本的公允价值概念本身,其产生也并不是全新的概念,它只是一个为运用现值计量属性而需“动用”的众多替代性计量属性的总称而已!它是现代财务会计概念框架最初演绎逻辑的体现,是促使会计学资产、会计学收益向经济学资产和经济学收益回归的基础。所以,现值在当今会计环境中越来越重要。不能离开现值的重要性来谈公允价值的产生,运用公允价值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体现现值。理解了这一点后,就不难理解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的SFAC7(2000)《在会计计量中运用现金流量信息和现值》(Using Cash Flow Information and Present Value in Accounting Measurements)的划时代意义了。它标志着会计理论从此真正走上了实现财务会计“价值计量”梦想的不归路。
  公允价值有深厚的十大理论基础,它符合经济收益概念、全面收益概念、现金流量制和市场价格会计假设、现代会计目标、相关性和可靠性质量特征、会计要素的本质特征、未来会计确认的基础、现值和价值理念、计量观和净盈余理论以及财务报表的本原逻辑。[2,3]

  四、公允价值的概念

  多年来,国内外会计组织在有关会计准则中对公允价值都给出了一些大同小异的定义(如“在公平交易中,熟悉情况的当事人资源据以进行资产交换或负债清偿的金额”),但往往没有做更多的分析和说明,没有阐明涵义相当丰富的公允价值概念,这大大地影响了公允价值会计理论、准则和实务的发展。[4]笔者(2004)深入研究了公允价值概念的内涵与外延,除了已得出公允价值概念的本质是“经济学中价值概念的会计表达、是对能反映会计要素本质特征的现值概念的体现”的结论外,还得出了如下一些结论:⑥
  1.关于公允价值概念的特征。公允价值概念特征包括交易的公平性、计量对象的全面性(资产有公允价值,负债也有公允价值)、交易市场的兼容性(既有活跃市场也有非活跃市场)、交易和交易双方的假定性(虚拟性)、计量的不可加性、概念的动态性、历史成本相比的概念优势(包括信息及时、充分、因面向市场而客观可比、全面反映管理层决策水平、可简化金融工具会计的复杂性)等,但公允价值概念的根本特征是“真实与公允”。我国会计界应尽快改变“公允价值缺乏真实性”的错误概念。公允价值与世界会计中著名的“真实与公允观”(True and Fair View)中的“公允”有渊源关系或相通之处。“真实与公允”也可作为我国会计的最高原则。会计以“真实与公允观”作为最高原则,将有利于会计诚信的实现,有利于会计信息质量的提高和会计职业地位的提高。
  2.关于公允价值的运用范围。传统财务报表内、外的几乎所有交易、事项和情况都可能涉及公允价值。这一结论主要是从现行实务角度归纳的,是建立在现有的财务会计概念框架和准则不完善的基础上的。如果从纯粹的理论上推导,上述结论将更加明确——必须实行全面的公允价值会计,即对所有资产和负债都运用公允价值进行初始确认计量和后续确认计量。
  3.关于公允价值与财务会计概念框架和具体会计准则体系。在新的概念框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以前,现有改革都是在现有框架内进行的局部性的、过渡性的改革,同时也难免逻辑上不一致。但不管怎样,改革总是要进行的。因为除非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否则会计必须与时俱进。实际上,FASB最初按演绎法设想的财务会计概念框架是正确的,因为它提前反映了环境的变化,是以用户需要为导向的,因而也是符合环境要求的。由此可见,基于演绎法的规范会计理论对会计现实的解释力和预测力都很强。只要沿着演绎法这条路走下去,就一定能建立高质量的中国财务会计概念框架和会计准则体系。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思路在我国财政部今年6月发布的《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征求意见稿)中依然没体现,这削弱了其对具体会计准则的评估和指导力度,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21世纪我国的财务变革。

  五、21世纪财务变革:呼唤“价值型会计模式”

  国内外许多研究都从不同侧面或隐或现地表达了基于价值管理与创造的财务管理对于基于价值计量的财务会计的渴望和呼唤。
  财务本质是研究财务问题的出发点,理财目标是理财活动希望实现的目标,是评价理财活动是否合理的基本标准,“既然如此,理财目标的研究,就要有可操作性(可以计量、可以追溯、可以控制)。这就是在理财目标问题上形成‘现实的不理想,理想的不现实’两难局面的关键所在。企业价值最大化、相关者利益最大化都有道理,但是用什么方法、用什么指标来衡量和评价却还是个问题。”这里实际上就提出了价值的计量问题,也就是许多财务变革的前提问题。这种价值计量绝不是历史成本会计所能胜任的,必须依靠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不论用什么方法和指标来衡量和评价价值,其中都必然会涉及到现值和公允价值会计问题。[5]
  汤谷良、朱蕾指出,针对安然、世通公司等一桩桩财务丑闻,除了要剖析这些公司堕落的自身原因外,“还要反思整个会计模式的偏差,以历史信息、单一每股盈余、当期盈利为重心的财务报告模式已经过时。”“在公司管理以价值为目标的今天,必须加快价值型会计模式的建立步伐。”因为“价值型会计体系是防范会计欺诈的载体。”“所谓公司价值就是公司未来现金流量折现值及其市场反应,这也决定了以现金流量的现值作为资产负债主要计量属性会计模式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价值管理是以未来现金流量管理为中心,在价值管理的理念下,唯有现金支撑的盈利才能带来价值增加。”[6]这些论述显然都是符合国际上“现金为王”(Cash is king)的著名财务管理理念的,也是符合我国财务管理所面临的新形势要求的。陈志斌、韩飞畴(2002)明确提出,“现金流管理应是财务管理的基本而重要的内容”,“有关现金流指标反映了企业的偿债能力,偿债能力决定企业的生存能力,生存是创造价值的基础”,他们还基于价值创造探讨了企业如何从战略管理和战术管理两个层面管理现金流。经过比较,他们推崇将现金附加价值(CVA)指标用于价值评估和评价。[7]
  汪平(2000)在其《财务估价论——现金流量与企业价值研究》一书前言中明确指出,“毫无疑问,企业价值就是企业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然后,该书围绕财务估价技术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8]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 长期债权投资转为短期投资的核算

  • 短期投资划转为长期投资的核算

  • 浅谈权责发生制在事业单位会计制度中的应用

  • 公允价值计量:创新公司理财观点的必由之路

  • 基于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战略管理会计研究

  • 我国下推会计的适用性研究

  • 英国《现金流量表》财务报告准则的研究与比较

  • 内部交易存货及跌价准备的抵销会计处理探讨

  • 论企业会计科目的设置与披露

  • 创新现金流量表电算化编制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