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爱国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


   

论文出处(作者):君之南

   爱国主义,我认为可以从四个层面上去理解:第一、热爱国家的领土,即山水城林以及版图上的物质文明;第二、热爱国家的历史、文化等精神文明,具备良好的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拥护民族统一,享受民族凝聚力;第三、维护国家统一与主权完整,反对外来侵略;第四、爱国但不排除国际交往联系以及用正当的方式捍卫外国民族以及人士的权利与自由。前两个侧重于物资和精神,后两个则是从政治的角度,尤其是第四个,被很多人忽略且一旦理解不好非常容易滋生狭隘民族主义,使得爱国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混淆,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帜去实施狭隘民族主义,即使出发点原本是好的。

  那么,什么是狭隘民族主义呢?我觉得它是对爱国主义的曲解,有爱国主义的成分,但是爱得太深了一些,爱得有点不由自主,不小心偏离了正确爱国的轨道,走上了民族主义的道路,甚至走进了狭隘民族主义的胡同。狭隘民族主义的出发点是好的,就是捍卫本国的利益,可是路径或者手段不合适,片面地表达了对民族的忠心与认同,同时也损害了其他民族的利益。如果再引申的话,可能最终不利于本国利益的保护,适得其反,不禁令人惋惜。

  爱国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要区分两者,在概念上是比较容易的,但在实际中却不见得。有些人一开始就站错了立场,选择了不良的方式,当然出发点可能还是在维护本国利益;有些人站对了立场,却没把握好一个尺度。现实的案例是最好的说法,通过分析它们,我们能更好地理解什么是爱国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两者的区分是怎样的,造成狭隘民族主义的原因有哪些,以及如何更好地爱国。

  去年年底,中日围绕着“钓鱼岛撞船事件”产生了纠纷。其实,近些年中日之间的矛盾并不少。高层的“破冰之旅”、“暖春之旅”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双方之间的冲突,一些由历史造成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并且会被很多人时常提起成为一种难避的敏感话题。当时,撞船事件发生之后,依然如故,“抵制日货”这个老说法老主张一下子又在市场上流行起来。我们得承认,他们的爱国主义情怀是好的,出发点绝对是善良的,也就是为了维护我国的利益。但是仔细想想,第一,由撞船事件引申到抵制日货,这是一条必然要走的路吗?政治的问题一定要通过经济途径解决吗?第二,那些主张抵制日货的人大概对生活观察地不够仔细,抵制日货后索尼松下等一系列产品将会和你说拜拜;第三,懂一点微观经济学知识的人都知道供需理论,日货的离开将会给我们的生活与国家经济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必须再次承认,出发点是好的,可是路径选择却存在问题,让浓浓的爱国主义蒙上了一丝灰色的狭隘民族主义,或许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敏感问题在作祟,一种难以忘却的浮云始终盖在我们的头顶上,我们想寻找机会控诉出来,可这不是恰当的时候。不说抵制日货会打击日本产业,最终还是不利于我国经济发展,那么这还是一种正确的爱国吗?

  原本不应该出现的现象出现了,由于对外国民族的偏见,对本国利益的使劲维护,导致狭隘民族主义从偏离爱国主义的道路上隐现出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理解,但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

   有时候,一些现象,虽然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偏离爱国主义,却由于狭隘民族主义的推动,被公认为奇怪且有点卖国。克拉克,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之一,美国志愿者,且是美国前司法部长。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尤其是对我们来说,一个美国人却为反美的萨达姆辩护,这不是逆民意而行之吗?不是一个“美奸”还是什么?可是克拉克给出的理由是“一个美国人为一个被妖魔化的人的权利进行斗争,这才是所谓普世人权的印证”、“不能因为你认为一个人很可恶,就剥夺他的辩护权”。很多美国人不能理解,其实他们的道理是很明确的,萨达姆是一个反美人士,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应当抵制他。即使要判刑,也不能为他辩护,这是爱国主义的表现。然而,正如克拉克所说,美国是一个民主法治高度发达的国家,运用法律捍卫自由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习惯。克拉克相对于更多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人来说,更懂得什么是自由,应当怎样维护权利,于是,他做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他这正是在实践美好的美国的民主与法治,宣扬一种普世价值,是在维护美国的精神文明,也是一种爱国主义的方式。克拉克作为美国的前政府高官,给敌对政权领袖辩护,可以说与狭义的“爱国主义”是背道而驰的。但是,狭义的爱国主义毕竟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我们就事论事,一开始很多反对克拉克的美国人都转而支持与理解他的行为。可以说,克拉克的爱国主义行动是来之不易的,也是被很多人所误解的。根本上是一种爱国主义,可由于狭隘民族主义的存在,就使得这种行为的生存空间急剧减小,所幸的是,没有变成缝隙而消失。相信这件事之后,美国人会更加懂得什么是爱国的。

  狭隘民族主义的存在,使得“抵制日货”这样原本出现几率不大的事件发生,谈不上是一种真正的爱国主义;它也使得克拉克的做法遭到普遍反对,却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所以,我觉得,爱国主义离不开上面说的第四条,不能排除国际交往与联系以及用正当的方式捍卫外国民族以及人士的权利与自由。

   区分爱国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单从概念上不是难事,却时常会阻碍我们生活中前进的脚步。应当如何更好地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呢?我认为从上面两个案例,至少可以从两个角度分析。第一,国民的理性非常重要。把握住爱国主义这个美好的出发点,运用联系的方法做出理性的分析和判断;第二,结合国家背景和文化内涵,从多方面思考问题,并且做出良好的权衡与比较。

论文出处(作者):君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