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律和伦理面前,谷歌眼镜是否能开启未来



  

  2012年4月谷歌公司发布的一款“拓展现实”眼镜,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照、视频通话和辨明方向以及上网冲浪、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等。在2013年5月举行的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对这款眼镜进行了详细的说明。优先选出的购买者已经可以以1500美元的价格获得谷歌眼镜。

    虽然一些最初的使用者对谷歌眼镜有各种抱怨,但也有更多人在使用后发出够酷够炫的赞叹声。当应用微投影技术把那些手机的功能呈现到近在咫尺的眼前时,确实令使用者有一种以往只有在科幻电影中才能想象到的超现实的感觉。谷歌眼镜释放了人们的双手,让人们用语音随时随地地获取信息,并如影随形一般展示在眼前。作为一个刚刚推出的全新概念的产品,有一些瑕疵在所难免,后续版本将会不断完善。更为重要的是,谷歌眼镜给围绕在谷歌周围的开发者们海阔天空的想象力,相信他们一定会开发出许多令人惊艳的应用,就如同智能手机推出后的情形一样。

    然而,与智能手机不同,谷歌眼镜将面临更多的法律和社会伦理的质疑,也会面对消费者需求的检验。许多人用赛格威代步车做了一个类比。这种代步车就是通常我们会在机场候机大厅看到的那种两轮的电动车。人可以直立的站在上面,自由的控制方向和速度。这种代步车所包含的科技含量毋庸置疑,但2001年商业量产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商业成功效果。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这种代步车无论在人行道还是非人行道上“行走”都会带来一些交通安全隐患;在大街上使用这种代步车的人也会被路人视为“奇怪的人”。

    最终这种代步车出现在一些特别的使用环境(如机场大厅),只能形成一个非常窄众的市场。。

    反观谷歌眼镜,其所要面对的质疑则更加复杂。从谷歌眼镜一经宣布,人们就首先聚焦在它的影像记录功能上。

    首先,并不是我们眼见的一切都可以记录成电子影像。且不说狭小空间内的偷拍嫌疑,即便是户外明媚的眼光下,父母们也不愿意别人在未被许可的“一眨眼”情况下,就拍下自己孩子的照片。关键的问题在于,与其他影像记录设备不同,人们无法辨识正在注视你的一双“眼镜”是否正在对你按下快门。而所谓的要有拍摄声音或亮灯提示,在室外环境中很难辨识;另外众多的开发者也会开发出各种轻易安装的程序,避开所有这些要求。其次,佩戴谷歌眼镜影响了人们面对面的沟通。一个简单的问题可以回答这个质疑,除非在烈日下,没有人愿意面对面同一个戴着墨镜的人交谈。而谷歌眼镜的情况则更甚,你将不确定对方是在听你说话还是在上网冲浪。将来两个戴着谷歌眼镜的朋友走进咖啡厅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摘掉自己的谷歌眼镜。

    另一方面,从消费者需求上看,谷歌眼镜的许多功能更多的是“炫酷”而非“必须”。智能手机的流行满足了人们对移动性的要求,但这种要求是否会无限制地拓展到“随眼球移动”的程度是一个大大的疑问。查看当天的天气这个动作在谷歌眼镜上虽然比在手机上来得更加方便,但作为一个每天出现不会超过一次的动作,这种便捷性在最初的新鲜感之后到底能给用户带来多大的便利值得商榷。

    虽然面对许多质疑,但谷歌眼镜的惊艳亮相所带来的互动效果无疑说明了这个产品可能的巨大市场。如果它能成功流行开来,将会从法律、社会行为以及消费者习惯上带来许多变化。正是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市场,许多厂商也参与其中,例如索尼、三星和爱普生等。即便谷歌眼镜没有流行开来,但其所包含的微投影以及其他前沿技术也将在其他产品上大行其道。

    信息的搜索,即汇集和输出,是谷歌的核心业务。试想如果谷歌眼镜或者搭载谷歌系统的其他眼镜能如同今日的智能手机一样普及,再借助云服务,谷歌将能透过几亿甚至几十亿双眼睛汇集全球每个角落的信息。也许这才是谷歌推出这个产品的战略意图所在,也才是人们对这个产品真正应该敬畏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