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漫长路中改革的中文字体



  

  对案件来说,一纸判决也许就能使得纠纷尘埃落定,然而,就一个已经成为社会问题的现象来说,指望司法能够包治百病是不现实的。无论影响深远的暴雪案,还是旷日持久的方正与宝洁两大巨头间的斗法,对于字体企业来讲无疑是一场消耗战。法律实践层面的诸多问题,使得字体应不应保护在当时都无定论,更不用说在法律层面如何实现保护, “究竟应该归于哪种权利保护”看起来像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又是不得不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了。因此,这些字体字库企业即使胜诉,也是惨胜,其投入的资金不是寥寥赔偿或者和解费用可以抹平的。由于这个原因,虽然侵权者遍地可寻,但字体企业在选择起诉B,-J去p越来越犹豫,此消彼长,侵权者愈发肆无忌惮。如果字体企业只寄希望于司法,即使赢下所有官司,那么等待他们的也不会是凯旋而归。

    其实,字体该不该保护的问题,本身没有那么复杂。有数据统计,韩国字库行业年收入3000万美元,日本泽森公司字库年收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美国字库企业蒙纳公司已在纳斯达克上市,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了解字体数字化研发过程的人,很容易倾向于保护字体。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中国的字体企业生存如此艰难呢7最大的原因不外两条:一是如何从法学角度上认识数字化字体的知识产权,也就是说,即使应该保护,在现行法律框架下也要首先回答将其归于何种权利加以保护,这些权利类型又制约着如何保护字体。二是如何平衡字体企业的利益与大众的汉字使用权之间的冲突。除此之外,在经济层面,也要整个行业以及社会对字体知识产权的支持,毕竟能够正常运营才是这个行业存在的关键。

    对于第一个层面的问题,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提交了《关于数字化中文字体、字库知识产权保护的议案》,建议对中文字体字库产业予以明确、适当的法律保护,促进和保障该产业和相关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

    那么接下来,最重要也是最让法学家们担心的,就是企业与公众利益的平衡和商业上的制衡。因为一旦保护字体,字体的收费标准和收费范围则完全由企业自行决定。这样一来,为了保护智力成果而做出的支持反而可能会成为阻碍文化繁荣传播的路障。要让这些都和谐发展,只能寄希望于企业自己的良知和最终的司法裁判。指望司法个案解决会浪费大量公共资源,而完全信任企业的良知,也是不太现实的想法。作为字体企业的自我救赎,不但要做好商业模式,使其在权利本身平衡,主动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和大众利益,而且尽可能将商业模式公示并稳定化,尽量减少说涨价就涨价的随意性,使大家能够安心使用。在行业内部,早日形成一些“行规”,甚至可以让第三方参与制定这些规则以保证规则的稳定性和执行力。

    据悉,在新的公示性商业模式实行以来,字库企业方正公司已经与200多家出版机构K1600多家企业达成协议,其中甚至包括前期大动干戈的宝洁公司。这证明了字体企业在民众和企业的理解中,在法学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下正迎来自己的春天。201 2年度,字库企业最大的两家公司,方正和汉仪,都已实现了扭亏为盈。不过,要想真正使我国的汉字字体行业走向辉煌,仍旧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