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企业风险识别与评价研究



  1 概述

  我国煤炭资源丰富,原煤产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就已经排名世界第一位。虽然近2年来煤炭消费量开始出现滑坡,但据相关预测,截止2020 年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不会低于60%,2040年内将不会低于50%[1]。由于我国煤炭资源赋存情况复杂,各种自然灾害较为严重,加上我国煤炭企业安全管理水平较低,使得煤炭企业风险管理问题十分严峻。通过对相关专业资料进行研究显示,煤炭企业安全事故中90%以上是由于人的因素所致[2],人的不安全因素本质上是由于企业风险管理水平低所致,是企业风险管理能力不足的客观体现。大量研究资料表明,高效的风险管理能力能够有效降低煤矿事故的发生,减少事故损失的程度,提高企业的运营效率。

  2 煤炭企业风险识别

  由于煤炭企业风险的综合性、复杂性以及变动性等特点,从而增加了对煤炭企业风险识别的难度[3],如何全面系统地识别出煤炭企业风险对于煤炭企业风险管理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风险管理是一个循环的动态系统,其伴随着风险防控计划的实施出现许多新的变化,这些新变化信息如果能及时有效地进行识别,则有利于风险管理单位及时准确地对新的情况进行风险评价和处置,有效地调整风险处置计划,及时进行风险防控。如此循环往复,从而能够有效保证风险管理识别系统的动态性,进而有利于促进预期效果的实现。

  结合上述分析,本文认为煤炭企业主要面临四大类风险:①安全生产风险,主要包括装置设备风险、地质环境风险、人及行为风险和掘进进程风险;②安全管理风险,主要包括营销风险、价格风险、物流风险和人力资源风险;③财务风险,主要包括投资风险、筹资风险、现金流量风险和资本结构风险;④外部风险,主要包括公共关系风险、经济形势风险、监督检查风险和政策法规风险。

  3 基于F-AHP的煤炭企业风险评价

  根据煤炭企业风险的模糊性、复杂性、动态性特征,本文运用F-AHP技术对煤炭企业风险进行评价。模糊层次分析法(F-AHP)是一种能有效将半定量、半定性问题进行多准则的决策评价方法,它为煤炭企业风险决策和评价提供了一种实用有效的建模工具[4]。

  3.1 构建评价体系

  煤炭企业风险因子成因错综复杂,本文根据上述风险识别结果构建煤炭企业风险评价体系。对于煤炭企业风险综合评价体系来说,其主要由4个一级评价指标组成,分别为U1、U2、U3、U4,对于每个一级评价指标,其分别对应四个二级评价指标。如图1所示:

  3.2 确定评价集

  评价集的确定通常是指针对于各种不同层次评价指标的一种定性的语言描述,它是对各评价指标所给出评语的集合。基于煤炭企业风险综合评价模型的特征,本模型评语集共分四个等级。具体的评价集为:

  V=(V1,V2,V3,V4)={ 高风险,较高风险,一般风险,低风险}

  由于综合评价模型的计算结果是位于0~1之间的一个值,据此可以设定煤炭企业风险综合评价的评价区间。依据胡文杰对风险等级的划分,认为煤炭企业综合风险一般分为4~5级,结合煤炭企业实际,本文将评价集具体划分为:RFj∈[0,0.2),为低风险;RFj∈[0.2,0.5),为一般风险;RFj∈[0.5,0.7),为较高风险;RFj∈[0.7,1]为高风险。

  3.3 构建因素集及隶属度评分表

  通过上述分析,本文构建的煤炭企业风险综合评价因素集及隶属度评分表如表1所示。

  3.4 判定评价等级

  综合考虑煤炭企业各风险因素的指标,确定煤炭企业风险的一级指标的权重为WU={ V1, V2,V3,V4},利用煤炭企业风险综合评价因素集及隶属度建立风险评价矩阵,计算评价结果分别为BU1,BU2,BU3,BU4和BU。

  计算公式如下:

  RFI=(V1,V2,V3,V4)*uij1 uij2 uij3 uij4uij1 uij2 uij3 uij4uij1 uij2 uij3 uij4uij1 uij2 uij3 uij4

  其中i=(1、2、3、4),j=(1、2、3、4),以一个二级指标计算为例:

  RF2=(V1,V2,V3,V4)*u211 u212 u213 u214u221 u222 u223 u224u231 u232 u233 u234u241 u242 u243 u244

  根据RFI的计算结果,从而判断出煤炭企业各评价指标风险等级。

  4 结束语

  本文分别从煤炭企业的风险识别与评价的角度对煤炭企业的风险管理进行了详细的讲解,构建了基于F-AHP的煤炭企业风险综合评价模型,从而有效地对煤炭企业所面临的风险进行衡量,有助于煤炭企业识别与防控风险,提高煤炭企业的风险管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