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最低工资制度的完善对策



  我国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收入差距扩大问题日益凸显。对此,国家提出将提高劳动者收入比重作为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的重要手段。而最低工资制度所要解决的正是全社会劳动者中最低收入群体的收入问题,这一制度的建立与完善对于收入差距问题的解决非常重要。比较而言,在经济学理论中以提高全体社会成员福利水平为目标的福利经济学,更适合作为最低工资制度的理论分析工具。因此,有必要从福利经济学角度对最低工资制度进行理论分析,并基于我国有效劳动力供给即将出现拐点的背景,结合我国最低工资制度执行现状研究,提出现阶段我国最低工资制度的完善对策。

  一、最低工资制度的理论分析

  (一)福利经济学的社会福利函数

  福利经济学研究的是市场经济体系下社会的资源配置与福利的关系以及有利于提高全社会福利的经济政策。在资源有限条件下,对于如何判断经济政策的资源配置效果,主要存在两种评价标准:一是如果改变资源分配状况至少有一个人的福利水平得到改善,而其他人的福利水平没有变坏,这称之为帕累托改进。二是不管如何改变资源分配状况都不能使至少一个人的状况得到改善,而其他人的福利水平也没有变坏,这种状态称为帕累托最优状态。

  福利经济学用社会福利函数来表达社会中所有人的效用水平。假设一个两人社会,如果用W表示社会福利,则W=(UA,UB),式中UA和UB表示A、B两人的效用水平,因此,可以由该公式中的(UA,UB)效用水平组合求得一个社会的总福利水平。如图1所示,如果令W=W1,则无差异曲线W1和效用可能性曲线AB相交于C、D两点。可见,在有限的生产力条件下,无差异曲线W1上的点都不是最大的社会福利水平。如果令W=W2,则无差异曲线W2与效用可能性曲线AB在E点相切。这时,在有限的资源与技术条件下,社会福利达到最大水平,而这一点也是实现最大社会福利的生产与交换的唯一点。如果令W=W3,虽然代表W3效用水平的无差异曲线高于W2,代表了更大的社会福利水平,但是无差异曲线W3与效用可能性曲线AB没有任何交点,即此时已经超出了现有的资源与技术水平,所以W3是一种无法实现的社会福利水平。在有限的资源配置条件下,最低工资制度是否达到了最优状态是评价其是否具有效率性的标准。本文在评价最低工资制度的经济政策效果时,利用社会福利函数进行社会再分配效果评价。

  (二)最低工资制度的福利经济学分析在劳动力供给与需求不变的情况下(见图2),劳动供给曲线表示在不同的工资水平下劳动者所能提供的劳动量,劳动需求曲线表示不同工资水平下生产者需要的劳动量。在完全竞争条件下,E点是劳动力供给与需求的均衡点,此时资源配置效率达到了最优。当政府引入最低工资制度时,劳动者工资将高于均衡工资并达到W1水平,这时生产者福利ABW1面积小于完全竞争条件下的AEI面积,劳动者福利变为OCBW1的面积,从而产生了BEC面积的社会福利损失。此时的就业量由Q3减少到Q0水平,社会出现大量失业人员。

  在不完全竞争环境中,特别是垄断竞争条件下,由于信息不对称,工资水平只能达到W2水平。这时,劳动者福利的面积为OCW2,劳动者福利受到损害,而生产者福利变为ABCW2。同时,劳动供给量维持在Q0水平,损失BEC面积的社会福利。当政府引入最低工资制度时,工资水平会上升到W3水平,劳动者福利也相应提高到ODW3,从而实现劳动者福利提高的同时就业量由原来的Q0增加到Q2,社会就业率得到提高,社会福利损失减少到DEJ的面积。

  当劳动力需求增加时(见图3),在完全竞争市场条件下,引入最低工资制度时,工资达到W1水平,生产者福利由原来的FHL减小到FMW1,就业量也减少到Q1水平,社会福利损失MHE的面积。当经济处于成长期时,经济增长带来了投资增加,投资带动了劳动力需求。这一时期,劳动需求曲线向右平移,生产者福利和劳动者福利水平都会增加,而且就业量从Q1增加到Q0

  在不完全竞争条件下,工资水平为W2。这时,劳动者福利为OEW2,生产者福利为FMEW2,福利损失为MHE的面积。当劳动需求曲线向右平移后,劳动者剩余没有变化,而生产者福利增加到ABEW2,社会福利损失增加至BIE的面积,生产者福利得到提高。这时,相对来说,生产者福利的提高损害了劳动者的福利。当引入最低工资制度时,工资水平会超过W2并达到W3的水平。这时,劳动者福利从OEW2增加到OGW3的面积,就业量从Q1增加到Q2,福利损失也减少到DIG的面积。如果劳动需求曲线向右移动,在最低工资W3水平下,劳动者剩余保持不变,生产者福利提高到ADGW3,同时,就业量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