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出师表》的艺术特色 - 教学论文


   表是古代臣子向帝王上书言事的一种文体。公元233年,蜀大败于吴,刘备病故。自此,吴魏日渐强盛,蜀国形势十分严峻。公元227年,蜀汉已从街亭惨败中初步恢复过来,由于通好了吴国,免除了东顾之忧;平定了南方叛乱,“军资所出,国以富饶”。在后方日益巩固的情况下,诸葛亮决定出师北上伐魏,临行前,写上这个表给后主刘禅,告诫他广开言路,奖罚严明,亲贤远佞,以完成“兴复汉室”的大业。

     本文属朝廷奏章,为上行文。是篇政治色彩很浓的公文,同时也是享有盛誉的文学作品。

     感情上情真意挚,发自肺腑。臣子对帝王言事,少不了粉饰虚浮之辞,然本文却情真意挚,语语出自肺腑,综观全文,通篇贯穿着一条浓厚的“报先帝,忠陛下”的感情主线,具体以第六、七段为例,在第六段中,作者先自叙生平,以“布衣”写明自己的身份;以“躬耕”、“苟全性命”、“不求闻达”表明自己无意于功名的志趣;用一“卑鄙”概述了自己地位的低微。然而,先帝“猥自枉屈”,三顾草庐,“咨臣以当世之事”,如此宽容的气度,委身以重任,教人如何不感激!更何况,是“败军之际”“受任”,“危难之间”“奉命”!历史选择了他,他当然会竭忠尽智于先主。及至第七段所叙临崩托孤,他深感责任之重大,恐“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还要“奖率三军,北定中原”,为的是报答先帝,效忠后主!

     建议直陈事理,条清缕晰。文章开头指出了形势的严峻:先帝中道崩殂,天下三分,蜀汉疲敝,形势这样危急,但国家仍有希望——“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这样,作者恳切地提出了三条建议,其一,“诚宜开张圣听”,目的在于“光先帝遗诏,恢弘志士之气”,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作者认为必须清除“妄自菲薄”的思想,防止“引喻失义”的做法。其二,赏罚要严明,作者认为,无论是对宫中的内臣,还是府中的朝官,都应赏罚分明,以取信于民。其三,“亲贤臣,远小人”,作者对文臣武将了如指掌,文中除了极力称赞他们的品行才干外,还特别提到先帝对他们的赞誉和赏识,说明他们是值得信任的。但刘禅即位后,“听信嬖昵小人,或难于进言,或言之不省“(清丘维屏语),这不能不让诸葛亮忧心,他引用历史的经验教训,以先汉的“兴隆”与后汉的“倾颓”作对比,说明能否亲贤远佞,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亡。三条建议中肯、充实、清晰。

     表达上以议为主,兼及抒情记叙。《出师表》的主要表达方式是议论,但是又不是孤立地“议”,可以这么说,这个议论是以“报先帝,忠陛下”的抒情主线为载体的。在向刘禅的建议及对他的期望中,行文寓情于议。开篇第一句话,就饱蕴了对先帝早逝的痛惜之情;追述先帝对贤臣的“殊遇”,以及他的选贤举能“以遗陛下”和叹息痛恨桓、灵二帝,对比当朝现实(刘禅轻信谗言,宠幸小人)则处处流露了对先帝的怀念崇敬;在论及后主与作者、宫中近臣的职责时,两次提到先帝,表达了对后主的希望也流露了作者以兴复汉室为己任的思想感情。在追叙自己身世及受命以来“夙夜忧叹”和尽忠尽职之举时采用的是记叙,也是寓情与叙。

     句法上骈散结合,结构上处处照应。汉赋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汉末,散文受诗赋的影响,明显地向骈俪化方向发展,“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这些文字句式整齐,音律和谐,从全篇来看,骈散结合,使文章显得缜密而不呆板,舒徐而不芜杂。另外,文章多处照应,文末“咨诹善道,察纳雅言”与首段“开张圣听”相照应;例举文臣武将与“侍卫之臣”,“忠志之士”相照应;“若无兴德之言……以彰其咎”与“侍中侍郎郭攸之,费袆、董允等”相照应,通篇结构紧凑,一气呵成。

     总之,无论是从思想内容还是艺术形式来说,《出师表》都是杰出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