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物理学与认识的主体性争论



  一、现代物理学与认识的

  主体性问题的理论关联

  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主体性问题成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一个纲领,哲学、文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化学、语言学等等,都在自己的领域内提出了主体性问题。这种热闹景象的出现有其深刻的背景。就国际环境而言,战后西方生产发展和科技进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全球性问题,引发了西方对人及价值问题研究的种种思潮,从而使得对主体及主体性问题的关注成为世界性的趋势。国内环境而言,1978年以来在政治力量推动下的思想解放运动和改革开放建设现代化国家的方略,是发展方向的根本性调整,这就为反思“文革”践踏人的价值、严重扭曲人性和主体性提供了条件,为西方主体性思潮进入中国创造了便利,对改变人的精神面貌、提升主体素质提出现实性需求。这些因素在理论上的反映就是始于1978年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及随后兴起的人、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讨论。1983年10月后,人道主义、异化问题的讨论被视为思想战线上“精神污染”的表现而受到批判,讨论逐渐冷落,随之而起就是主体性问题的讨论。

  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主体性讨论承接此前实践问题的讨论和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讨论的理论成果,借助于八十年代中期的思想自由环境,从主体性视角并结合现代新的研究资料,针对传统的哲学意识形态,讨论了主体性问题以及实践论(本体论)、认识论、历史观、价值论中的主体性问题,提出了一系列不同于传统哲学意识形态的观点,其基本理论倾向是用主客体关系取代哲学的基本问题,用建构论取代反映论,用选择论取代历史决定论。在激烈的思想变革的环境下,思想激进者对经典著作深度挖掘,加之利用现代科学成果,以使他们的新思想更为可靠;思想保守者力图在原有唯物主义框架内解释新材料、新思想,力图维护传统理论的威权性。这样就出现了涉及马克思主义哲学各个领域的主体性问题的争论。显然,这样的争论有着深刻的意识形态的蕴涵,是八十年代思想解放的具体表现,也是推动思想解放的思想动力。当然,那些思想争论中提出的非传统见解被批评为是“明显偏离马克思主义哲学轨道的错误观点”。[1](1)

  八十年代,认识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各个部分中是最为活跃的。认识论以实践标准问题讨论为契机和发端,立足于马克思哲学的丰富和发展,在开拓学术视野、推动学术范式转换、促进思想启蒙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纵观八十年代的认识论研究,面向主体和科学是其两个显著特征,“把认识论研究的中心转向主体,是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工作的一种带有重大意义的转变。……这种转变首先因于对马克思所阐明的科学实践观的再学习和再认识,同时也是为了适应于哲学和现代科学的发展”。 [2](69) 随着认识论讨论的展开和深入,这两种趋势也走向深入并呈现交汇的态势:一方面,通过对哲学史以及马列经典著作的深入挖掘,找到了主体性思想的历史渊源和马克思主义主体性思想的经典依据(主要是马克思《提纲》第一条),这就意味着对传统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的突破;另一方面,把认识的主体性研究和现代自然科学自觉地结合起来,利用相对论、量子力学及系统理论为认识主体性提供证据。这种理论深入的结果就是一些论者走出传统的纯粹客观的反映论,认为传统的反映论教条是导致中国这些年来直观的机械论、宿命论论盛行,主体性失落了的原因所在。[3]作为对认识主体性的强调,在认识本质问题上提出了“重构论”、“建构论”、“选择论”等代替方案,并明确提出认识论应随现代自然科学的发展由经典转向现代,认识论的轴心应从客体转向主体,以主体性原则为首要原则。[4](12-20)这种观点对传统意识形态极具冲击力,因而也引起尖锐的反驳。但与八十年代以前引经据典地维护意识形态的论证方式不同,反驳者是站在客观反映论的立场上来重新解释经典,而且也论证现代物理学的客观性为他们的观点服务。这样,强调马克思主义是要发展的,但认识的客观性这一基本原则不能背离,应当在这一原则的其础上理解现代科学及主体性。短短几年的时间,持不同意见的双方在《中国社会科学》、《哲学研究》、《哲学动态》等以及一些学术刊物、大学学报、报纸上发表了数量可观的讨论文章,对认识主体性及其与现代科学的关联展开争论、辩驳、探究,由此形成了“一阵讨论认识的‘主体性’的热潮”[5](69)。

  在这种大的思想环境下,基于自然辩证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源渊关系及所讨论问题与科学的贴近性,一些科学哲学理论工作者也纷纷著文,支持并论证认识的主体性,相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而言,科学哲学的加盟无疑增强了认识主体性的力量和权威性,提出一系列不同于传统的见解和命题。下面这些观点和命题都是在讨论中提出并于1989年“政治风波”后受到批评的,试列如下:(1)微观认识中,仪器以主观要素进入认识中,使认识过程成为主客体相互作用、主客观相统一的过程。[6](39) (2)微观认识中永远也不能排除主体操作活动的影响,因而,关于微观物体的确客观性知识似乎也就值得怀疑了。[7](70) (3)客观实在“具有属人的、历史的和相对的性质”[8](21) (4)波粒二象性不是自然界的一个基本矛盾。[9](34) (5)在微观领域里,主体和客体的相互联系,因而认识结果(知识)不可能是纯粹客观的。[10](40-50) (6)观察结果依赖于主体的测量方式的观点引起了一次认识论的革命,从前不依赖于主体的大自然的经典图景换成一个以观察者为中心,这与宇宙是不依赖于主体而独立存在的传统观念是相冲突的。[11](29) (7)“……月亮在无人看它时确实不存在!”的命题。[12](12) (8)量子力学具有不同于传统的“性质观”和“实在观”。[13](62-67) (9)量子力学的理论基础中渗透着人类学的特征,其突出表现就是作为认识主体的人,运用宏观仪器对微观客体进行测量的过程和结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