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跨学科交往特点实证研究



  交往无论从知识发展演变的内在逻辑还是从外在社会发展对知识的现实需要来看,学科交叉与融合都已成为一种必然的发展趋势。在高校内部,学科布局变化非常迅速,学科间相互依赖及借鉴愈来愈甚,以至于各系很难应付这种新局面。因此,对于打破学科间的界限所作出的努力呈现出独特性[1],创新性成果越来越倾向于在学科交叉地带产生。对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资料进行研究,结果表明交叉学科研究成果逐年上升,且合作比例越来越大。[2]在科研资助方面,对应用定向超学科(transdisciplinary)研究的资助越来越倾向于取代基于学科内部驱动为基础的研究的资助。[3]科学活动主体的互动是学科汇聚的关键。[4]因此,在以上学术发展的大背景下,来自不同学科高校教师间的学术交往也就具有了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高校教师主要通过三种方式进行跨学科交往。一是不同学科高校教师自发组建的非正式学者社群(informal community)。在非正式学者社群中,不同学科高校教师因共同的经历、价值观、兴趣、爱好及利益等彼此间相互熟知、信任。深厚的感情基础使他们相对比较容易地克服学科文化带来的障碍。“相似孕育联系”,同质性在人们信息的接收、态度的形成及互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5]在微观的学术互动环境中,不同学科高校教师因对“真理”的追求进行着学术观点上的争鸣,与此同时激发着彼此的学术热情。如果当事人能够在小组内主导着注意力,互动中产生的情感能量就构成了创造性的能量,它常伴随着欢愉的感情。“对知识分子来说,在互动中产生的不仅仅是思想观点,而是能够感受到成功的思想观点。”[6]二是不同学科高校教师在不同场合的偶然相遇相知。跨学科观念的本质是复杂的概念工具、物质工具的使用者与工具的受益者之间的关系。没有一种元语言及元叙事来表达这种工具的目的性和正确的用途。跨学科交往通过“集思广益”来增强工具的性能。[7]相关研究指出,来自不同学科的科学家,因为他们曾在不同院系接受训练,有不同的导师,在不同期刊上发表论文,参加不同的会议,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是弱关系。[8]弱关系把不同的强关系联系在一起,发挥着桥梁作用,进行着信息的传递。“人们获得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信息来自于这些人:人们几乎忘记了他们的存在。”[9]弱关系为高校教师带来多样化的交往对象,交往对象通过为其提供异质的、非冗余的信息及看问题不同的视角来提高个体的创新力。[10]三是在正式的跨学科学术组织中的交往。正式的跨学科组织为高校教师提供了组织、制度上的保障与支持。这类机构类似于广义的会议中心,人们在那儿碰头和交流思想,然后回去进行他们的工作,其主要功能是帮助高校教师对科研保持活跃的兴趣。[11]

  跨学科交往无论在促进学科整合方面还是激发高校教师学术创新方面都发挥着积极的正向功能作用。这些最基本的认识虽然在理念层面已达成共识,但是,目前还缺乏相关数据的检验。在此,笔者研究的问题是:①跨学科交往在高校教师学术生活中到底居于什么样的地位?是否发挥了重要作用?②高校教师跨学科交往机会的获得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偶然还是有其必然?如果有其必然性,其背后的运行机制是什么?

  高校教师跨学科交往特点实证研究一、 调查问卷的编制、发放及回收

  编制问卷首要的问题是对核心概念进行操作化定义。对本研究来说,最核心的概念是“跨学科交往”。根据交往者之间的学科跨度大小,本研究把“跨学科交往”分为以下三类:①同一专业不同研究方向教师间的交往;②同一学科不同专业教师间的交往;③不同学科教师间的交往。“学科”在此指的是十三大门类中的学科。根据提出的研究问题设计了调查问卷初稿,然后与3位高等教育研究领域专家及4位其他院系教师对问卷进行了讨论。通过电子邮件发放问卷进行了初测,根据初测结果对问卷做了进一步修改,最终形成了调查问卷终稿。

  本研究调查对象是高校教师。被试比较分散,为便于收集数据,采用邮寄方式发放问卷。在邮寄问卷的信封内装有调查问卷、回邮的信封及一封感谢信。回邮的信封写上研究者的地址及贴有已付邮资的邮票,感谢信的内容主要是对研究目的进行说明,同时对被试填写问卷表示感谢。在江浙沪地区选取了7所“211”及“985”高校,其中上海市4所,浙江省1所,江苏省2所。问卷以院系为单位进行抽样,十三类学科门类中,经济学选取了经济学系,理学选取了物理学系,工学选取了材料工程学院,此外还在6所高校中各选取1个实体跨学科组织。根据不同高校所抽取的院系教师规模大小,采用半数抽样或全体抽样的方式,共邮寄问卷540份。2012年11月初,问卷全部寄出,至12月中旬,回收问卷110份。考虑到问卷的回收受到各种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如高校教师太忙,一时忘记了,或者还没有收到问卷等,对前期邮寄问卷的教师发电子邮件(通过网上查找共找到375位教师的邮箱地址)。发邮件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对已填写问卷的教师表示感谢,二是委婉地提醒没有填写问卷的教师能否帮忙填写问卷。发邮件的同时附上问卷电子版。通过邮件提醒,12月底,再次收到问卷22份。至此共回收问卷132份。表1为样本基本信息。

  表1样本基本信息(人数及比例)

  学科经济学系:27(20.9%);物理学系:45(34.9%);材料工程学院:42(32.6%);跨学科组织:15(11.6%);共129人。性别男:103(78.6%);女:28(21.4%);共131人。年龄26岁—35岁:36(29.8%);36岁—45岁:45(37.2%);46岁—55岁:29(24.0%);56岁—65岁:9(7.4%);66岁—75岁:1(0.8%);75岁以上:1(0.8%);共121人。职称教授(研究员):69(53.1%);副教授(副研究员):44(33.8%);讲师(助理研究员):17(13.1%);共130人。导师博士生导师:72(54.5%);硕士生导师:40(30.3%);其他:20(15.2%);共132人。 二、跨学科交往在高校教师学术创新各影响因素中的地位与作用影响高校教师学术创新的因素有很多,按照学术交往类型把各影响因素分为7类。请各位老师根据自身的经历与体验就以上学术交往类型在他们科研中“想法”(idea)产生过程中的作用大小作出评价(见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