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本科院校艺术设计专业的转型



  一 艺术设计专业向应用技术性转型的困惑与问题

  目前的地方本科院校大学生就业,一方面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另一方面企业找不到所需的人才。现在不少人感慨越读越穷,不少穷人家子女的高考志愿填报上都报考“应用型专业”,百姓们认为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毕业后好找工作。2014年教育部工作要点提出,引导一批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类型高校转型。

  作者所在的地方二本院校是2000年由本地两所专科合并升本,艺术设计专业自申办此专业来就是按照教育部学术型高校的模式标准建构的,天生比上不足,不能跟部属本科院校比,而比下则受到如高职、民办高校极大的冲击,“上压下追”“内争外抢”在夹缝中生存。

  全国地方二本院校的艺术设计教育,基本都向学术型大学看齐,办学定位与学术型高校并无实质差别,大一统的课程设置沿用学术性教学体系,学校的培养方案过于强调理论体系的系统和完整,艺术设计的实训实习的比例明显不足,学生都是自己联系实习。不同类别、不同层次高校之间的课程体系差别很小,使用统一的“规划教材”不切实际、内容繁冗、教学方式陈旧,学生对课堂学习感到沉闷无趣;培养目标和规格的描述大同小异,追求“宽口径、厚基础”而缺少个性,专业没有地方特色,没有行业特色,没有学校特色。

  美术高考招生体制与招收有技术技能基础的学生和发展应用技术型教育存在矛盾,现在中国的高考美术招生考试方式主要是1977年恢复高考时的考试模式,教学方式则是欧式学院派体系,考试内容也主要是以静物、石膏、人像为主,有的为默写或画照片,考试内容固化而单一。这就导致了考生几个月训练对几个人像和瓶罐蔬果的默写绘画就能考上美术类高校。从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美术高考招考方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我们的社会文化、教育、艺术与经济体制的变革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导致美术招考方式陷入了被动的僵局,由此产生的各类纠葛和矛盾也逐渐凸显出来。

  据教育部统计数据,1999年以来,全国共新设本科学校647所,其中新设公办本科院校256所,独立学院293所,新设民办本科和中外合作本科院校两类共有98所。而艺术设计专业几乎每所学院都有,那些在经过一本高校筛选过的艺术生,按照学术性标准要求进入二本院校,有时候教师上课还得先给学生补课,因为某些地方二本院校招生进校的学生在艺术设计理论方面连“包豪斯”“功能主义”“解构主义”等这些名词都搞不清楚,实用技能全无,而对那些被炒作了的流行作品顶礼膜拜。当今的艺术设计产业中,对成功品牌进行借鉴模仿的设计模式将渐渐退出舞台,在艺术设计类教育中只求形式不究实质,教学各自为政,造成了艺术设计专业生工作中“眼高手低、抄、借、挪”的现象普遍存在。实践能力差,知行分离,使培养的学生从事理论研究功底不深,动手操作上又技能不足,毕业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

  二 以真实应用为基础建立新的教学模式,实现培养与需求的对接

  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发展,就是指基于高等教育发展趋势、经济需求以及高校自身特点的科学定位,在办学体制、专业建设、教学模式、人才培养模式、师资队伍建设、管理服务模式等方面进行改革。换句话说就是要“内涵升本,差异发展”。艺术设计教改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教什么和怎么教,目前地方二本院校的教学计划大都是按照以学术型大学的学科体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专业结构,这就造成与按照应用技术型大学职业和岗位需求设置专业的矛盾。按照学术型学科标准设置的课程学习的学生,在课堂上因基础差要么玩手机,要么就是瞌睡不断,教师的话语权威性阻碍了学生的思考能力,忽略了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学术型学习迫使学术差的学生在灌注式教学中丧失了动手能力,教与学都是模块化、平面化、单向性。考查教学效果的方式就是机械记忆,是不需要思考的,对学生而言,考试内容往往就是书本知识,考试不挂科就万事大吉了。

  在2014年三月,十二届全国政协会上天津市美协副主席王书平委员说:“目前,大多数地方高校还在沿用精英教育的办学思路,一味追求向综合型、学术型、研究型大学看齐。使得高校的人才供给与社会的需求脱节,既加大了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压力,也是对教育资源的极大浪费。”潘鲁生委员在提出艺术设计教育要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原创”转型。

  早在包豪斯年代,德国的艺术设计教育就强调建筑家、画家、雕塑家协作共同建立艺术殿堂(三位一体),倡导一切艺术家转向实用美术,雕刻和绘画的实用化在于建筑的装饰,建筑是各门艺术的综合,它统一艺术;倡导艺术与技术的统一,艺术家与工程师合作(见《包豪斯宣言》)。1968年通过的《联邦共和国各州高等学校协定》,德国大批基础较好的工程师学校、高级专业学校合并,在保持其办学总体特色的前提下,创建应用技术型大学。通过培训和扩充师资、改革课程、更新实验设备,使之达到高等教育水平。1976年《德国高等教育法》确立应用技术型大学在高等教育中的地位,德国的应用技术型大学甚至还可以与研究型大学联合培养博士。而我国艺术设计类的博士大都是史论博士,这种研究型博士缺少技术技能,如果要靠实用技术谋生都很困难。

  从艺术设计的发展史看,艺术设计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而在德国得到发展与成熟。艺术设计在德国经过长年的发展已经成熟起来,据统计,德国三分之二的工程师、三分之二的企业经济师、二分之一的计算机工程师都是应用技术型大学的毕业生。他们在产品开发和技术创新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促进德国的技术和技能积累、提升国家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能力、保持德国高技术产品出口大国的地位,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在1990~2000年,德国的人均GDP开始跃入3000美元左右,2000年以后,人均GDP快速增长为40000~50000美元。

  “设计(design)概念产生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在艺术的定义最初系统地形成时,设计一词的界定同现代‘设计’概念一样,其含义时宽时窄。设计最初的意义是指素描、绘画(drawing),”从西方把荷加斯的著作《美的分析》当成最早的设计理论专著上看,可见设计作为美术与建筑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在西方有着创造性特色。为培养应用技术型设计人才的创造力,艺术设计专业教学重点在使学生为应用服务,特别是二本院校或地方本科院校都强调应用技术型人才的培养。应用型人才主要是应用知识而非科学发现和创造新知,社会对这种人才有着广泛的需求,在社会工业化乃至信息化的过程中,社会对这种人才的需求占有较大比重,应该是大众化高等教育必须重视的人才培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