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视域下生产力标准新论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生产力标准是我国学术界研究的热点问题。生产力作为衡量社会发展和社会制度进步的尺度具有多维性,多数学者从技术维度、经济维度和社会维度来探讨生产力标准,而对生产力标准的生态维度研究却明显不足。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呼唤生产力标准的生态维度,更是生产力标准顺应时代需要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必然。

  一、生产力标准的生态文明视野

  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新形态,是对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否定之否定的成果,是人类社会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新阶段,是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和谐共处、良性互动、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进步状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是我们党创造性地回答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关系问题,立足经济快速发展中资源环境代价过大的严峻现实,着眼破解人与自然日益突出的尖锐矛盾,积极应对当前和长远发展不可持续的复杂局面所取得的最新理论成果。遵循十八大报告的精神,建设生态文明必须以把握自然规律、尊重自然规律为前提,以人与自然、环境与经济、人与社会和谐共生为宗旨,以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基础,建立节约环保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提升永续发展的能力。由此看来,生态文明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关键词皆指向“生态”,旨在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的指导下发展生产力。“传统标准所考虑的只是生产活动的经济效益,至多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结合,而没有考虑到生态效益。这样的生产力标准正是造成环境与生态危机的重要根源,具有显著的不可持续性。”显然,传统生产力标准的技术维度(生产工具、科学技术)、经济维度(劳动生产率、国民收入、经济效益等)、社会维度(劳动者的全面发展、社会化的程度、社会效益),已不能满足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故生产力标准的内涵应与时俱进,探讨生产力标准的生态维度势在必行。

  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科学发展为主题,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实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目前,我国生产力的发展遭遇到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瓶颈制约。据环境保护部公布的2011年全国环境质量状况报告:2011年,全国氮氧化物排放总量为2404.3万吨,比上年上升5.73%;全国地表水总体为轻度污染;水土流失面积356.92万平方千米,占国土总面积的37.2%;工业和城市污染向农村转移,农村和农业污染物排放量大,农村环境形势严峻;突出表现为部分地区农村生活污染加剧,畜禽养殖污染严重。渤海滨海平原地区海水入侵和土壤盐渍化严重,黄海、东海和南海局部滨海地区海水入侵和土壤盐渍化呈加重趋势。据有关统计,2010年我国GDP占世界总量的9.5%,能源消费总量占世界总能耗的19.5%。其中,一次性能源消耗达32.5亿吨标准煤,能耗强度是美国的3倍、日本的5倍。电力、钢铁、有色等8个行业单位产品平均能耗比世界先进水平高47%。面对如此严峻的生态环境形势,仅以技术维度、经济维度和社会维度来评价生产力发展的标准难以为继,重视生产力标准生态维度的研究,摒弃重经济增长,轻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的畸形发展观,用生态标准规制经济发展,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全面促进资源节约,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注重对生态系统损耗的修复、补偿和维护,提高生态环境的使用价值,增强生态产品生产能力,为人民创造良好的生产生活环境,这是生态文明时代人类经济活动的重要内容,也是化解生产力发展与生态环境突出矛盾的路径选择。

  二、马克思语境中的生产力范畴是生产力标准的逻辑起点

  所谓生产力标准,也就是用生产力的发展状况,作为衡量社会发展和社会制度进步的尺度。要考察生产力标准,首先必须厘清生产力范畴的本质和内涵,即什么样的生产力才能成为衡量社会进步的检验标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生产力当然始终是有用的具体的劳动的生产力。”生产力即劳动生产力,是劳动者运用劳动手段加工劳动对象以生产使用价值的能力。马克思正是从劳动和一般劳动过程出发,把劳动生产力看作是生产力的本质形态,并规定着生产力的本质特征。马克思用“新陈代谢”(物质变换)这一生态学概念来描述劳动及其过程,使生产力概念具有了生态学意义的内涵。他指出:“劳动首先是人与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马克思认为劳动是人类与自然关系的双向度的物质变换活动,这就意味着人类在劳动过程中,必须遵循生态系统的物质变换规律:一方面,作为生态系统的消费者,以消费自然资源来供养自身;另一方面,作为生态系统的供养者,以向自然环境排放生产、生活废弃物来供养自然环境,从而把社会经济过程纳入自然生态过程中。由此,人类社会的劳动过程呈现为自然生态系统中的物质变换和社会经济系统中的物质变换相互融合的生态经济过程。这表明马克思所确证的生产力不是单纯追求“人类对自然控制、统治、占有”的单向度征服型的生产力,而是追求人与自然协调发展、共同进化的双向度和谐型的生产力。因此,马克思语境中的生产力概念内含着生态维度。正如有学者所说,“马克思关于生产力的概念中实质上包含了人与自然之间建立相互协调的生态平衡关系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