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AHP在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风险规避的应用



  AHP层次分析法是将复杂的问题分解为若干层次和若干要素,并在同一层次的各要素之间进行两两比较,构造出判断矩阵,通过求解判断矩阵的特征向量并通过一致性检验后,确定某一层次对上一层次某一因素的相对重要性排序和层次总排序,并由各层得到的权重指标为决策提供依据。在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中所面临的风险可以依据AHP法来确定出风险的大小。

  在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领域所面临的风险中,我们可以按照不同的主体类型,中间层分解为企业、政府和消费者所面临的风险,在最底层选择出各个主体中所会面临的风险,因此我们先要罗列出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领域可能所面临的风险。

  一是企业面对的风险。工程建设风险:工程投资大,建设周期长,不确定因素多,面临着工程建设风险;项目运营风险:在项目建成后,产品或服务能否以预期的价格和数量售出;项目的宏观经济风险:大经济环境下利率风险、汇率风险、财务风险以及通货膨胀率风险;不可抗拒力风险:项目建设和运营中遇到譬如地震、火灾、战争等方面的介入;政治行为所产生的风险:政府没有及时提供所要求的开发与经营许可所造成工期延误或实际建设费用增加。

  二是政府面临的风险。失业风险:交通基础设施市场化后,商家为了提高基建效率大量引进先进的技术以技术提效率从而节约下很多的劳动力这些劳动力在当今社会体制下很难完全消化。长此以往,失业人口增加;信用降低风险: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大部分都涉及到拆迁,拆迁的负面性逐渐在降低政府的信用度;突发事件风险:突发事件往往是由于收费不公所造成的,尤其在经济不发达地区,地方私自乱定收费标准尤其突出;规制风险:规制风险主要来自于规制失灵、规制费用的膨胀和被规制垄断企业的低效率。

  三是消费者面临的风险。安全风险:部分工程商为了牟取利益,在工程建设中“偷工减料”,从而造成了重大事故,给人们的生命安全带来了危险;权益损害的风险:在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与运营的过程中消费者处于信息的劣势,消费者无法准确全面的了解到所需信息,则很容易产生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风险。

  一、风险层次结构的构建

  按照上面所提出的11条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所面临的风险作为方案层的指标,我们可以依据分类使最底层的各具体指标通过准则层的各分项指标而最终作用于目标层。这样就可以构建出一个三层指标体系的风险分析模型,模型如下:

  二、风险评估数学模型的构建

  在上图中,我们已经建立了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产生风险分析的递阶层次,也就确定了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产生项目风险的指标间的隶属关系。整体思路上,需要先建立一个A-B矩阵,通过数学方法来确定出准则层B1、B2、B3对于目标层A各自的重要度,再分别建立三个方案层C对于各自准则层B1、B2、B3的B-C矩阵,同样通过数学方法来确定各自因素的重要度。

  (一)确定准则层B相对于目标层A的重要度

  1.在AHP层次分析法中,首先要构建一个两两重要性判断矩阵,在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的风险中,准则层存在三种不同主体的风险,因此,准则层B相对于目标层A的A-B矩阵为一个三阶矩阵,如下:

  ■表对应矩阵■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运用AHP法对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产生风险进行层次分析时,风险因素间的相对重要度并无一定值,可以根据具体的项目情况,通过对有关的专家和实际从事项目的管理人员进行深入调查而得出的结果。介于此处用到的专家调查法,首先确定一组评审小组,由专家给出个对应的指标,不同的专家由于站的角度不同,知识经验不同,对同一准则的判断,所得的判断矩阵可能不同。而且即使是同一专家,前后判断的思维一致性也未必能保持得很好。因此,判断矩阵构建的质量好坏与各专家密切相关。项目风险管理人员应尽可能多地邀请不同领域、经验丰富、知识渊博的专家参与评判,并且需要将具体整理项目情况较为完整地、准确地介绍给相关评判人员。如有必要,还应邀请相关专家去整理项目现场进行实地勘察评估,确保判断矩阵的可信性。

  2.计算准则层B对于目标层A各个元素的权重。

  ■

  计算出A-B判断矩阵的特征权向量VA-B=(V11 V12 V13)

  (二)确定方案层C相对于准则层B各自风险因素的重要度

  同上A-B判断矩阵的数据获得,我们需要建立准则层C相对于最高层B的判断矩阵(一个四阶矩阵,一个五阶矩阵,一个二阶矩阵),三个判断矩阵所对应的特征权向量分别是VB1-C=(V11 V12 V13 V14)、VB2-C=(V21 V22 V23 V24 V25)、VB3-C=(V31 V32)。

  (三)判断矩阵一致性检验

  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工程项目风险不仅涉及到经济、技术、人文、生态等常规方面,而且与法律法规、政治制度等敏感因素紧密相连,涉及面极为广泛,专家们在构造判断矩阵时,对其风险因素作用大小的判断需要具备多方面的知识。另外,判断主体认识的不同偏好,加之可能对调查问卷回答的时间跨度较长,风险因素间相对重要度判断可能会出现误差或者前后判断不一致的情形。因此需要对判断矩阵的一致性进行检验,防止因判断矩阵的不一致性而计算出有偏差的特征向量,进而形成错误的风险因素重要度判断结果,对民间投资基础设施产生的风险决策造成误导作用。在得到有关专家的风险判断矩阵后,风险管理人员需要对各有关专家的判断一致性进行检验。当衡量判断矩阵一致性的CR值小于0.1时,认为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是可以接受的;反之,则认为判断矩阵的一致性不够,需要对判断矩阵作适当调整,以保证判断矩阵有适当的一致性。

  三、计算指标层各风险因素对民间投资交通基础设施产生系统风险的综合权重,建立权重集

  将B1-C判断矩阵、B2-C判断矩阵、B3-C判断矩阵所对应的特征权向量构建一个矩阵VC,由A-B判断矩阵所得出特征向量构建矩阵VA-B,将两个矩阵相乘就能指标层C的11种风险因素相对评判目标层A的系统特征向量集为VO,系统权重向量为V0=VC*VA-B。

  V0=VC×VA-B=■×V■V■V■=(V1 V2 V3……V11)

  通过计算可以求出系统权重向量,权重向量的结果可知道在整个系统中11个风险因素重要度的总排序。总排序可以系统的显示规模风险指数水平,从而确定各自风险因素对民间资本投资交通基础设施的重要度,可以帮助项目风险管理者对于不同的风险因素采取不同的风险管理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