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的现状、前景及对策研究



  

   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对外开放、加入世贸组织为人民币国际化开拓了渠道;97年亚洲金融危机、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人民币的坚挺为人民币增强了信誉。在内部积累和外部机遇的双重推动下,近几年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在加快,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人民币兑换的自由化和市场化

  1994年,第一次外汇体制改革,外汇汇率并轨,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促成了人民币经常项目有限制的可兑换,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开始的标志。1996年人民币经常项目实现完全可兑换,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前期的重大突破;在当下并不具备资本项目完全自由兑换的条件下,实施许多过渡性的安排:QFII、QDII和RQFII。这三者作为资本市场开放模式,为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完全可兑换起到了缓冲和推动的作用。同时,为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汇率决定中的基础作用,央行不断扩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单日波动幅度。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增加,有利于推动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进而也会提升人民币的可兑换性和国际认知度。

  (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是指以人民币报关并以人民币结算的进出口贸易结算业务。近几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在结算试点范围和结算规模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09年,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只有35.8亿元,而截至到2014年前3季度,已经超过了4.8万亿元,与我国发生跨境人民币支付的国家达到了174个。

  (三)货币互换协议

  为了更好地推动国际贸易的发展,降低交易成本,2009年-2014年末中国人民银行先后与28个国家和地区签订了总计30625亿元的货币互换协议,已经超过了我国月度进出口额,这28个国家和地区中包括11个亚洲国家和地区,7个欧洲国家,2个南美洲国家和2个大洋洲国家。

  (四)人民币离岸市场

  当前,己经形成了三个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香港、伦敦和新加坡,其中香港是全球第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处理全球超过80%的人民币支付业务,伦敦和新加坡在人民币离岸市场中的份额分别是4%和3.9%。随着人民币的作用和影响扩大,台湾和东京也希望能够成为人民币的离岸中心。2014年以来,中国已经与英国、德国、卢森堡、法国分别签署了人民币清算协议,离岸人民币市场将更广泛地铺开。

  (五)国际货币储备功能

  2006年12月1日,菲律宾开始将人民币作为央行储备货币,这是外国中央银行首次将人民币列为官方储备货币,表明人民币已经开始具备国际货币的储备功能。随后,柬埔寨、白俄罗斯、马来西亚、韩国等国家也把人民币作为国家的储备货币。2011年9月尼日利亚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货币,人民币的储备功能己经开始向非洲扩展。

  二、人民币国际化前景

  未来人民币的国际使用将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量,预计将有数万亿元人民币或成为他国储备,或用作第三方贸易,或在离岸金融市场计价流通,流量将更为庞大。人民币的国际储备占比将与日元相当,但很难冲击美元和欧元的国际地位,对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影响不大,但能有效提高中国的经济形象、全球市场角色和金融地位。

  此外,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需要独立的货币政策,而浮动汇率制度和资本项目的开放将有效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就要求我国要不断进行金融体制的改革,在风险可控范围内建立现代化的开放金融体系,推进资本项目的开放,从而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如果说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是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的国内战略抓手,那么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则是延伸到国外市场的重要战略寄托,它不仅直接关系着未来中国经济“走出去”的质量,也直接彰显与决定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提升本领与水平。“一带一路”并不仅停留在资本输出层面,而是要以“一带一路”为纲,张自由贸易区之目。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在建自贸区20个,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已签署自贸协定12个,涉及20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均已实施;正在谈判的自贸协定8个,涉及23个国家。从已经在建和实施的自贸区看,无论中国与东盟、中国与新加坡、中国与巴基斯坦、中国与冰岛,还是即将落地的中韩自贸区以及GCEP(10+6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都处于“一带一路”之上。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加快推进的人民币国际化,将为“一带一路”战略保驾护航。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已在新加坡、伦敦、首尔等九个地区设立了人民币离岸中心或人民币清算场所。在对外结算方面,人民币已超越欧元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并且跃居为世界第七大储备货币。有了日渐提升的人民币国际化这一战略,“一带一路”的推进与实施将获得更多保障。

  三、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建议

  借鉴美日经验,通过投资和信贷渠道加大人民币资本输出,以此作为未来对外输出人民币流动性的主要方式,并大力建设离岸市场。

  第一,通过支持对外直接投资、扩大境外人民币贷款和配套援外规划等措施加大资本输出。从美日经验看,“马歇尔计划”通过人为制造出资本项下逆差,大大加速了美元国际化进程,“黑字还流计划”同样是通过持续加大对外直接投资,向世界各国提供日元流动性。

  当前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偏小,今后一个时期,可考虑通过适当贴息等优惠政策吸引企业以跨国并购、设立境外产业园区等形式,在转移产能、扩大市场、抢占渠道和获取高新技术等领域,开展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逐步改变当前对外投资中以外币为主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