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群嵌入与专业合作社的农户参与意愿研究



  在农业产业集群中大力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有利于增强农户力量,使其更好地参与集群发展,并更多分享集群发展的收益。本文拟以DBO理论为指导,探讨农业集群嵌入对农户参与农民专业化合作社意愿的影响。

  我国农业集群中农户参与的特征

  第一,具有一定的企业性质。农户一定程度上扮演着农业经济人角色,从事具体经济活动时呈现出偏重于企业的性质,即具有以市场为导向,以收入最大化为目标,尊重价值规律,实行独立经济核算,计算生产成本等特点。但存在经营规模小、科技文化素质低、经营兼业化以及无法人地位、经济核算制度不健全等问题。

  第二,经营行为的随意性和趋同性。由于市场信息不全面和存在小农意识,作为有限理性的农户往住为求稳而以风险最小为经营准则。选择经营项目时农户一般不愿意冒风险,主要靠周围人的示范和带动,且往往忽视自身或本村具体条件去照搬他人的成功经验。这种行为缺乏科学性和预见性,容易造成大量重复生产,导致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

  第三,信息获取能力弱。一方面,面对集群外部市场时由于单个农户缺乏外部网络关系和渠道,市场状况、生产技术、产品变迁等信息难以获取,加之缺乏专业的信息运用能力,从而市场预测、对信息的反应能力较弱。另一方面,农业集群内部各主体间的沟通平台和信息交流渠道较为缺乏,由于小农户力量薄弱,信息收集及甄别能力远落后于农业企业,常出现小农户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况。再则,由于受到小农思想及信息不对称的影响,集群内的诚信度和凝聚力不强,加之各行为主体目标函数的不一致,致使集群中流动的信息及知识的真实有效难以确定。因此,农户的经济活动很难有可靠性、可预见性,一旦出现利益冲突集群就会面临解体风险,使集群发展缺乏持续性。

  第四,学习能力不高。一方面,农户的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接受新事物、新理念的能力较弱。另一方面, 缺乏长效的专业培训和教育机构,无法提供相应的职业技术培训。这也导致多数集群是以农副产品的种植、简单生产和加工为核心构建的,其核心竞争力先天不足。

  由于存在上述诸多问题,既使得农户不能很好地分享集群发展成果,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集群竞争力的提升和持续发展。如果充分发挥专业合作社的作用,将单个农户联合在一起,既可让农户在集群生产中充分发挥个人作用,并强化农户间的合作效力,同时也使得农户有更多力量和机会分享集群发展成果,降低集群中的收入差距,促进集群稳定、均衡发展。

  社会互动的DBO理论简介

  Hedstrom(2005)在《解析社会:分析社会学原理》一书中提出了基于理想型行动者的DBO理论。D表示期望(Desire),指一个人对某事物的发生(或不发生)的预期和欲求。B表示信念(Belief),可被定义为关于世界实际状态的理解,或关于实施某个行动后可能后果的信念。O表示机会(Opportunity),指个人的多个可选择的行动“菜单”。Hedstrom认为,一个行动者实施某项行动的直接原因,就是一系列使行动显得有理由的期望、信念和机会的集合。但Hedstrom也强调:“DBO理论不假设理性行为,而是仅仅假设行动者根据自身的意图进行行动”。理性行动或者经济人假设强调行动者的“最大化效用”,而DBO只承认行动者希望“最大化效用”,而不承认行动者能够达到这种状态。从这个角度出发,DBO 理论克服了理性行动假设的局限性。在DBO理论的基础上,Hedstrom把宏观层次与微观层次的社会机制纳入三种类型,如图1所示。

  A——微观层次:个人行动的原因;B——微观层次:个人行动;C——宏观层次:个人行动的社会结果;D——宏观层次:他人行动和外部环境。从 A-B 的过程即为 DBO 理论的核心,这在本质上是个体的社会心理过程。从 B-C 的过程被 Hedstrom 归纳为转换型机制,这其中主要是个人的行动对他人产生影响的机制。从C-D是宏观层次的社会环境定型或者结构化。从D-A的过程,Hedstrom称之为情景型机制。我们也可以把D-A 和B-C 都可以看作是社会扩散机制的一部分。B-C可以被理解为扩散、传播的早期,个体革新者如何向社会网络传播革新行为;D-A则是扩散的相对后期,革新采纳者群体如何提高扩散的速度。Hedstrom尤其强调社会互动在个人采取行动中的作用,即一个人的信念、期望、机会均受社会互动的影响。

  社会互动视角下集群内农户参与专业合作社的影响机制

  依据DBO理论,一个人之所以会实施某项行动,是受信念、期望和机会的影响,而这些因素受他人行动的影响,即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互动决定了一个人的行动选择。农户参与农业集群的发展,可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单打独斗,以自己所拥有的全部资源和所能够生产的产品、提供的服务在集群中寻找作用的空间;另一种是加入某个组织(如专业合作社),成为组织中的一员,以组织的名义在集群中寻求发展空间。在前者中农户承担全部的经营利益和风险,而后者农户和别人共担风险,分享利益。同时组织是否纳入某个农户,也要考虑他是否具有组织发展所需的技能(或资源)。农户加入合作社的行动,可以认为是 A-B 的过程。假设每个农户都有一定技能(即便是最基本的劳动技能),使其有机会在集群中寻找到一个可加入的组织,即假定每个农户都有机会加入某个专业合作社,则他最终会否加入合作社,决定于他的期望和信念的共同作用,这受集群中其他农户行为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