垤施彝族音乐调式辨析



  一、垤施彝族音乐调式的双重性

  所谓音乐调式双重性,指的是同一旋律可判定为两种调式。垤施彝族音乐,不仅与中国音乐体系中音调组织的五声性相通,还与波斯———阿拉伯音乐体系中旋律音调有条件的带腔性有着共识。其旋律调式在听觉上给人以双重性是垤施彝族音乐异于不同地区彝族音乐的一大亮点。主要表现为:同一首旋律既可判定为音阶由la do re mi sol la(其do音偶尔有些微偏离,或记成la↑do re mi sol la)组成的不带半音的五声羽调式,又可视为音阶由sol↓si do re fa sol组成的带半音的五声徵调式。

  二、垤施彝族音乐存在双重调式的原因

  垤施彝族音乐调式的双重性绝非无稽之谈也绝非偶然,目前大家熟知的部分旋也有这样的现象,其存在的原因与“人耳的听觉感受”以及“‘活音’的存在”有着一定的联系。

  (一)、人耳的听觉感受对调式辨析的影响

  1、音感能力的影响。西方音乐的听辨有首调唱名法与固定调唱名法之分,由于每个人对“绝对音高”以及“相对音高”的音感能力不一样,不同人听辨同一首旋律便会产生首调与固定调之“异”。如四川民歌《太阳出来喜洋洋》,音感能力适应于固定调的人将该民歌听成音阶由2 3 # 4 6 7 2组成的五声C调旋律。而音感能力适应于首调的人,将该民歌听成音阶由1 2 3 5 6 1组成的五声D调旋律。首调唱名法中的C调五声音阶2 3 # 46 7 2与固定唱名法中的D调五声音阶1 2 3 5 6 1与实质上是能等同的,因为D调的旋律其do音由D开始。由此,听觉上音感能力的不同,影响着调式的听辨。

  2、音感观念的影响。同样,音感观念的不同,也会影响听觉对调性的判定。即便是同一首旋律亦会断成两种不同的调式。如一首耳熟能详的陕北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其主题乐句因每个人的音感观念不同,不同人便会听记成以下截然不同的两种调式。如下谱例1-1和1-2都为《山丹开花红艳艳》的主题乐句,且都为七声音列,但由于受音感观念的音响,不同的人听辨,便会产生商、羽两种调式。

  1-1商调式《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1-2羽调式《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二)、“活音”的存在

  在云南红河地区彝族尼苏支系音乐中,存活着一种活态的音。为什么将其称之为“活音”,其原因在于演唱该音时会因人因时而异。歌唱时,不同的人唱此音会各不相同,且即便是同一人在不同的时间去唱此音也会大同小异,可谓是神韵犹在却身形各异,而这样的“活音”并非是歌唱者音准上出现问题。“活”?———是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异于相对固化的西方音乐最大的特性。由于“活音”的存在,红河地区的彝族音乐总使人误以为其调式主音上方的三度音在音准上偶尔有些微的不准。主音与上方三度音的音程关系既不是准确大三度也不是确凿小三度。也不禁使众人产生了“人耳关于音准的听辨产生了犹豫”或“原音响的演唱者在演唱时出现了音准问题”的推测。以云南红河县阿扎河乡垤施村民歌《阿姆克讷勒》(妈的小姑娘)音响为例,由于活音的存在,多数人听辨记谱时将旋律调式记成音阶由la do re mi sol la组成的羽调式,如谱例2-1所示。

  2-1羽调式《阿姆克勒讷》(妈的小姑娘)

  云南垤施彝族音乐中的“活音”,绝非等闲之视,是垤施彝族人在长期的音乐实践中通过不断的取舍而逐步凝结出的结晶。它与古希腊西萨拉琴可成构各种含中立音的四音列以及阿拉伯人音乐世界里理所当然存在四分之三音音程一样,有其合乎于自然法则的存在原理。用“音分”(Cent)来解释中立音,十二平均律音阶的十二个半音从数据上等分为100个音分,这样一个半音即100音分。而中立音是一个活态的音,其音分值在100音分内游移并接近于50音分。也就是说,大三度音程是400音分,小三度音程300音分,那么垤施彝族音乐中含有中立音的三度音程,其音分值近似于350音分左右。

  当“活音”?的存在被中立音这一理论合理诠释,云南红河地区垤施彝族音乐的调式主音do音的不稳定可解释为:并非偏离了固化的音高,而是主音la与其上方三度音do在某些时候都有向下游移的现象,出现了sol与↓si的感觉,是一种相对活态的音。这里的si音微降四分之一全音,记成↓si,称之为中立音。中立音的出现使其与主音之间的音程介于大三度与小三度之间,因而云南红河地区垤施彝族音乐的调式又可判定为音阶由sol↓si do re fa sol组成的带半音的五声徵调式(如谱例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