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李安“家庭三部曲”中“家”的影像表达



  一、对立化的家庭矛盾

  李安导演的“家庭三部曲”在人物模式创建方面是有相似之处的,表现为年迈中透着股倔强气息的父亲和渴望自由的年轻子辈在“家”的框架里产生矛盾,因为设置的人物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对立化的。

  (一) 家庭成员构成的人物模式

  “家庭三部曲”的核心人员自然是家庭内部成员,家庭以外出现的人物只是为了更好的辅助叙事,推动故事发展。

  《推手》的家庭成员有“太极拳”父亲、“上班”儿子和“写作”外国媳妇。父亲和洋媳妇不仅在语言上形同于“鸡同鸭讲”,而且最主要的隔阂在于中外生活习惯方面的差异。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各做各的事情、各吃各的饭……毫无交集可言,矛盾却是日积月累,直至爆发,让处于矛盾中心点的儿子左右为难,无奈选择“撞墙”,而父亲便离家出走。《喜宴》的家庭成员有“将军”父亲、母亲、儿子、儿媳(顾威威/同性恋——赛门),这里面看似是一场豪华盛大、喜庆祥和的喜宴,实则却是儿子隐瞒的弥天大谎。儿子的“谎言”最终导致矛盾的产生,而没有解决实质性的问题。《饮食男女》的家庭成员有“国厨”父亲和三个待嫁女儿,影片开始是二女儿急于逃离家庭的束缚,而后是三女儿、大女儿纷纷离开,甚至父亲也为了寻找迟来的幸福而离开,影片最后发生大逆转,二女儿留下守着老房子。

  在保证常规模式的家庭成员结构下,李安独具匠心的插入了几个特殊人物,使得影片的人物关系瞬间变复杂、有特点。比如,洋媳妇、同性恋赛门的加入等,这种十分尴尬的人物关系,给影片增色不少,也让观影者的心理状态自然而然的因为新奇而发生变化,趣味性的张力十足。

  (二)人物关系引发的家庭矛盾

  虽然三个故事的表层叙述有所差异,但三部影片均以一个子辈为矛盾中心点,然后外化为一些具体的实例。并且在这里面,子辈均在成长后期吸纳了许多西方现代文化,而父辈均为一身正气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和捍卫者。这样在无形中就构成了中西文化上的冲突,父辈与子辈各有不同的文化立场和文化观念,演变到生活中就成为了父辈和子辈之间难以调和的现实家庭内部矛盾。

  事实上,在矛盾冲突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来自家的温暖和关怀。对外国新鲜事物的好奇和现代文化的追捧,使得很多子辈不得不背井离乡,逐渐地他们习惯了另一种生活习性,可却保有传统文化的某些部分,例如“孝道”。因此当父性的尊严受到侵犯时,子辈们便只有寻求一些迫不得已的方式方法。尽管最终矛盾并未解除,但是在父辈、子辈双方的互相退让和隐忍中得到缓和,这种默默流淌出的“爱”是妥协的结果。

  二、戏剧性的家庭叙事

  纵观三部影片,在剧情创作上,情节讲究起承转合,叙事制造戏剧矛盾与巧合,突转等技巧运用自如。其叙事的时间看似简单,却充满了精湛的设计;叙事的空间相对封闭,张力却不减。

  (一)叙事时间简单

  就三个故事的情节来说,脉络是十分清晰的,条理分明。叙事线索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家庭,并围绕展开,大致上按线性的思维从开端、发展、高潮到结局四个常规阶段。可以说,在叙事时间上是按顺序有机进行。看似简单的时间安排中穿插了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天大逆转,往往是前有伏笔和铺垫,后有呼应和转折。

  李安在相关访谈中谈及到“我对时间的处理一向是比较属‘一叶知秋’的模式,而不会去拍那种横跨50年的史诗之类的,也就是比较能控制之中的主题。所以我一直觉得‘家’是一个蛮好观察时间性的东西……”[1]三部影片中,李安严格地按照时间的顺序讲故事,并在不同的节点设置大矛盾,在大矛盾之前又会配以几个小冲突累积凸现,时不时的穿插一些轻松愉快的场面,以缓解叙事压力。以《推手》为例,一共出现了三次大冲突。第一次大冲突是洋媳妇胃出血住院,父亲好心不被认可。在这之前洋媳妇与中国父亲在生活中的小摩擦不断,洋媳妇在儿子面前更是牢骚满腹。同时,要注意的是在第一次大矛盾发生之前,李安导演让陈太太进入到朱师傅的世界中。第二次大冲突是儿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无奈选择用头撞墙。在这之前是一系列洋媳妇住院后朱师傅的心理状态描写。第三次大冲突是朱师傅最终选择离家出走,把影片推向了高潮。在这之前是陈太太和朱师傅两家人出门郊游。

  通过对比分析,我们会发现每次冲突发生前都有许多的小矛盾,并且会穿插一些轻松欢愉的片段。这样一张一驰、一紧一松,在叙事上呈现出了一种带韵律的感觉,进而在时间上也形成了一种舒张且紧凑的节奏。虽然是“一叶知秋”的简单顺序方式,但是其叙事完全达到了戏剧性效果,甚至有一种以喜剧的方式表现充满悲剧成分的故事。

  (二)叙事空间封闭

  观看三部影片下来,不难发现多部分场景都发生在房子里面,这符合“家”的主题。因此,叙事的空间相对封闭,不是家里的厨房、卧室、客厅,就是在其它的封闭空间里,例如办公室、饭店等,偶尔穿插一点点室外的场景。

  空间封闭其实也是在反应人物的内心感受和人物之间关系的潜移默化,比如在《推手》中,老朱在客厅看着中国老式电影,洋媳妇在一墙之隔的电脑前写小说,但这两个空间又是互通的。这时候就反应出了老人心里的孤独感和洋媳妇心中的不满与压抑,在如此密不透风的封闭空间里,他们怎么也无法和睦相处。还有在同一个厨房、同一个餐桌上,老朱和儿子用筷子吃着中餐、洋媳妇和孙子用刀叉吃着西餐,也有尝试着改变,但最终无法融合。因此,虽然空间封闭,没有什么花哨的镜头语言,也没有什么壮丽的风景如画,但是人物间的关系变化勾勒得活灵活现。其实正因为封闭的空间,也相对控制了观众的视觉注意力,并且减弱了观众的收视兴趣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