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语言与文学语言的异同



  一、认识“语言”的内涵

    语言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也是习以为常的,这致使我们常常将语言的存在人为的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对其有所误解。瑞士语言学家很早就对语言进行了研究,他的重要贡献在于,区分了“语言”和“言语”这两个概念,奠定了现代语言学的理论基础。索绪尔认为:语言是一种抽象的心理现象,是社会的,不是个人的独创,是社会成员约定速成的,具有稳定性和强制性;而言语是个人的,是个体运用语言工具进行交际的过程和结果,是一种个人行为。总而言之,语言与言语的关系是共性与个性、一般与个别的关系。乔姆斯基也阐述了自己的语言理论,他认为语言是由语法、语音和语义三部分构成的。

    电影的诞生在电影界和语言界引起了的关于电影语言的争议。争论的焦点是电影是否是一种语言,而这个问题最早是由克里斯丁·麦茨在1972年欧柏林大学生电影会议上提出的。匈牙利著名电影理论家贝拉·巴拉兹曾经认为电影是一种形式新颖的语言。虽然人们认为电影是一种语言,但是电影的发展几乎没有受到过语言学的指导。

    二、电影语言和文学语言的特征

    电影同文学相比诞生较晚,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文艺形式,但是它与文学作品有着许多相同点和不同点,这具体表现在语言风格和思想内容两个方面。有学者指出,电影是一种语言艺术,但是同文学语言相比,尤其特殊性。

    (一)从功能上具有语言的相似性

    既然文学和电影都被称为语言艺术,那么二者一定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相似性。观众观看电影,读者阅读文学作品,这两个过程其本质都是语言的交流过程;而且观众和导演、读者和作者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是互为前提的。具体来说,作者的写作实际上是在进行语言的编码,而读者的阅读就是在对作者的编码进行解码。读者和作者之间能够实现顺畅的沟通,前提在于二者所使用的语言代码是为二者共同熟知的。而导演和观众之间的语言交际也要遵循这样的前提。

    (二)从作品创作上也具有相似性

    在文学作品《呼啸山庄》中,主人公希斯克利夫所处的社会环境是畸形和残酷的,这使得他变得心理扭曲。从小所处的生活环境使他心理和性格上产生了变化。他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是恩萧先生收留了他,让他住在呼啸山庄。呼啸山庄远离外界,环境阴沉,这留给幼年的希斯克利夫以深深的印象。恩萧先生十分关心希斯克利夫,让他去学校接受正规教育;但是恩萧先生死后,辛德雷成了呼啸山庄的新主人,他对希斯克利夫十分苛刻,将希斯克利夫从呼啸山庄赶了出去,并迫使他辛苦地劳作。因此,希斯克利夫对辛德雷非常痛恨。希斯克利夫长大后对凯瑟琳(辛德雷的妹妹)产生了爱意,而凯瑟琳也对希斯克利夫满怀爱恋。但是双方的身份和地位有着很大的差异,希斯克利夫就如同一个仆人一样,凯瑟琳没有勇气嫁给他;而希斯克利夫也认为同凯瑟琳结婚是不可能的。因此他离开了呼啸山庄,开始了独自闯荡。经过努力,希斯克利夫最终变得富有,他再次来到呼啸山庄,但是凯瑟琳已经成了埃德加·林顿的妻子。这使得希斯克利夫更加痛恨辛德雷,他决定报复辛德雷。他对凯瑟琳依然有着深深的爱,但是凯瑟琳生下一个女儿后就去世了。后来希斯克利夫娶了埃德加的妹妹伊利莎贝拉,为了获得林顿家的财产,他逼迫凯瑟琳的女儿凯西嫁给自己的儿子,但是他的儿子不幸去世,希斯克利夫未能如愿,而凯西却对哈里顿产生了爱意。当年老的希斯克利夫孤独地看着这由复仇而造成的一切时,充满感伤和痛苦。

    (三)从文艺创作的角度出发

    不论是电影语言还是文学作品的语言,都对人物形象的鲜明个性进行了极大的塑造,都安排了能够反映人物形象的故事情节,都具有独特的风格和深刻的思想内涵。从文学作品和电影《呼啸山庄》我们都能看到作者所要展现的希斯克鲁夫这一人物形象的无情和暴虐。

    (四)从文化的价值倾向上比较

    无论是电影语言还是文学语言都能够展现出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的艺术风格。现代主义流派、现实主义流派和后现代主义流派不仅在文学语言上存在,也在电影语言上存在。现代主义深受叔本华的唯意志论,尼采的超人哲学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等这些西方理性主义哲学思想的影响,注重作品的思想内涵,例如人性的异化,追求独特的艺术风格,采取荒诞化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进行创作。现实主义则要求对现实生活的再现,追求真实客观,具有典型性,刻画真实的现实生活的人物心理;在具体的创作过程中,不采用对现实生活合理叙述的方法,而是用情感展开自由表现,甚至为求得故事的真实性和连贯性会采用自由宣泄的方式,这使得作品在想象和现实之间游走。后现代主义的电影具有突出情绪,弱化情节的特点。后现代主义深深地受到非理性主义、解构主义和虚无主义的影响,在这些思想的影响下,后现代主义呈现的思维方式更倾向于无我性和非原则化主张,而艺术体裁和表现手法更为多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