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转译——《蜘蛛巢城》对《麦克白》的改编



  一、人物改写

  (一)鹫津武时——疑云笼罩的日本武士麦克白

  当得胜归来的鹫津在蛛脚森林中得知山姥①的预言后,与麦克白一样,在惊恐之余同样浮起了篡位的妄念。然而,在阴谋的实施方面,鹫津与麦克白的差异性开始显现出来。主导麦克白走上弑君之路的唯一原动力是对于王位的觊觎。作为征战沙场的武士,鹫津同样存在君临天下的欲望,而令他决定弑君更为主要的原因则来自于三木告密与主君斩首的威胁。于是,黑泽明在原著中已有的欲望作祟的基础上,又增加了猜疑的蛊惑,丰富了鹫津人性的深度。

  莎士比亚将麦克白当作迷失在命运中的英雄来给予悲悯,而黑泽明则将鹫津塑造成为误入歧途的武士而奉上哀悼。当浅茅劝说鹫津立刻实施弑君的行动时,鹫津还能一再推脱,当然这种推脱也符合麦克白弑君前的犹豫和挣扎,甚至在主君下达围剿乾氏的命令后,鹫津也一度认为这是主君对自己信任地委以大任。由此可见,作为一名武士,鹫津的内心在相当程度上存在着忠君思想,这正是日本武士道精神的第一要义。莎士比亚令麦克白在台下被枭首于麦克德夫复仇的利刃。而在《蜘蛛巢城》中,黑泽明则令全身中箭的鹫津依旧勉力支撑、摇摇晃晃地走下楼,保持了武士最后的尊严,并非剧本中原本构想的“活像一个刺猬,从城上头朝下跌了下来”。面对鹫津垂死的挣扎,围攻的反叛者们居然连连后退,这是黑泽明对于鹫津武士气场的强调。黑泽明不是将鹫津简单地处理为一个弑君叛逆的叛徒,而是将其刻画为一名虽败犹荣的勇士。

  鹫津与麦克白之所以出现如此差异,与黑泽明对城主都筑国春的形象改造密不可分。

  (二)都筑国春——反面邓肯

  影片正片一开场,面对围城的叛徒北馆镇守与对手乾氏,城主国春却只能固守城中,束手无策。最终解救国春燃眉之急的正是“指挥有方”、“奋勇迎击”的鹫津与三木。作为蜘蛛城的最高统帅,国春在谋略与胆识方面显然是不称职的。

  接下来,在浅茅对鹫津的弑主怂恿中,国春作为篡位者的本来面目被勾画出来。由于国春城主之位的得来不义,颠覆了邓肯在原著中的正面形象,很大程度上弱化了鹫津弑主的罪恶性。而国春率兵行踪可疑的突然造访则加深了鹫津对他的深深疑虑,安排军师则保的部下担任警卫,更体现出他对鹫津并非全然信任,当然,这一安排也为鹫津弑主后的嫁祸阴谋找到了更合理的切入点。

  (三)浅茅——运筹帷幄的麦克白夫人

  无疑,浅茅如同麦克白夫人一般具有极大的野心,所以才会一再鼓动鹫津实施弑主的行动。麦克白夫人对丈夫的鼓动是狂热的语言加上爱情的威胁。浅茅则始终站在鹫津的立场上冷静思考弑主的必然性,并且深谙劝服的策略。浅茅循循善诱,首先明确指出鹫津的欲望,并提出可能存在的威胁——如果三木将预言向国春告密,进而以国春篡位者的身份打消鹫津忠君的武士残念,甚至鹫津为国春开脱的理由“先君怀疑现在的主君”,反而更加坐实了浅茅对于鹫津可能面临威胁的猜测。在浅茅的分析中,鹫津弑主是不得不为之事,而国春的突然神秘造访,似乎正印证了浅茅的判断。说明“借猎伐乾”来意的国春,暂时打消了鹫津的怀疑,却令浅茅看出借刀杀人的谋略,从而促使鹫津最终痛下弑主的决心。弑主嫁祸的细节也不再是麦克白夫妇两人的共同策划,完全变成了浅茅一人的指点迷津。当弑主行动完成后,在三木拒开城门、情势不明的情况下,鹫津只能遗憾观望,浅茅的谋略却再次显现出来——“护送主君灵柩而进”,迫使三木开城迎接。

  浅茅运筹帷幄,将所有的情势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因此摆脱了麦克白夫人的帮凶身份,而跃升为阴谋的主导者。在她的面前,即使主角鹫津也相形见绌,只能沦为一名实施者。暗杀三木,已经不是鹫津个人的决断,而是取决于浅茅的心有不甘和意外怀孕。

  天性中有恻隐的麦克白夫人还会因邓肯“睡着的样子活像我的父亲”[1]而不忍亲自下手,浅茅的种种行为却只能体现出她的冷血无情,这无疑与她的能剧面具式表演形式相得益彰。因此,麦克白夫人最终的自杀与浅茅的崩溃原因是完全不同的。麦克白夫人残存的善念令她因恶行而寝食难安,处在“心理上的重大纷乱”[2]中,最终走上了毁灭以求解脱的道路。而浅茅的崩溃并不是由于良心的谴责,而是由于“怀有死胎”这一因循果报,令她承受了东方式的天谴,并以此作为她在影片中最终的结局。

  (四)三木义明——欲望战胜理智的班柯

  原著中,坚定的理智与崇高的正义令班柯具有 “高贵的天性”、“无畏的精神”[3],而这样的品质使麦克白对班柯“怀有深切的恐惧”。[4]在对于班柯后嗣继位威胁的担忧的共同作用下,促使麦克白实施了暗杀班柯的阴谋。

  在《蜘蛛巢城》中,三木义明早已背弃了班柯的人性光辉。三木在蛛脚森林中对山姥预言的追问,即暴露出他极强的权力欲望。而“成为一砦大将”预言的即刻实现,令三木在欲望的冲击面前彻底失去招架之力。所以面对被鹫津追杀而前来求救的城主世子国丸和军师则保,三木非但不开城营救,反而放箭射杀。之后三木便在迎接城主棺木入城这一冠冕堂皇的幌子下,开城接引鹫津,并且主动提出要推荐“精明强干”的鹫津继任城主一位。两人骑马并进的画面,构筑出人物间已经达成的共谋关系。于是,鹫津试图册封三木之子义照为世子的交易兑现戏码便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