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德满都喧嚣中的净土



  习惯了现代文明的人,初到加德满都的时候可能会十分沮丧,新城狭窄的道路上挤满了早该报废的汽车、小客车、卡车和在扬起的灰尘中胡乱穿行、肆意响着喇叭的三轮摩托,宛如在物质上刚刚赶上好世代的新农村;然而,当一头扎入加德满都迷宫般的老城区数天以后,无论是多么烦躁的心都可以重新找回最原始的自我。

  背包客的“麦加”

  尼泊尔,一个似乎与现代隔断了的小国,荒落而美丽,贫穷却不失文明。地处喜马拉雅南麓,从一马平川的恒河平原,到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国土虽小却跨越数个气候带,这里是登山和徒步旅行爱好者的天堂。每年的10月到次年的4月上旬是最好的旅游季节,也是攀登珠峰的黄金时节,这个时候的加德满都也开始热闹起来,挤满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和登山客,对于珠峰挑战者来说,这也是自我调整和沉淀的最后场所。

  古朴典雅,清贫虔诚,绚丽多姿的加德满都,令每一个在此徜徉的人都放松、愉悦。卖花女、苦行僧和“纽瓦丽式”建筑一起组成这个城市的独特格调。宗教生活几乎是这个国家精神生活的全部,人们把早晨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神灵,额头眉间醒目的红色印记显示着他们是有信仰的民族。阳光毫不吝啬地打在身上,可以感觉到汗滴在皮肤上流淌,这种真实的、可以触摸的肉体感觉在眼前的奇异色彩刺激下让人欣喜若狂,在古老建筑的缝隙间流淌下来斑驳陆离的阳光使苍白的肌肤变成健康的棕色,使阴郁的眼睛看到明媚的金色,使冲突的思维变成简单的情感,并且治疗我们的身心。

  严格意义上来说,加德满都是从一颗树演变而来的:公元十二世纪李查维王朝国王用一棵树建造了一座三层塔庙,(又称“加萨满达木屋”、“木城寺”),整栋建筑纯粹由一根独木建成,没有使用任何的铁钉或者其他材料做支撑,时光流逝,以此为起点城市也开始繁衍开来。现在城内大小寺庙共有2700多所,仅仅7平方公里的市中心里,庙宇、佛堂、经塔就有250多座,形成一个庙宇如同住宅,佛像多过居民的景象,被称之为“寺庙之城”的确当之无愧。

  在上世纪60年代,浓厚的宗教文化背景也一度成为欧美一批反抗旧俗的“嬉皮士”们憧憬的乐土,其中有一批人希望通过东方宗教的修行,走出主流社会去追求精神的自由,他们驾车从欧美一路往东,高唱着“K-K-KKathmandu”,穿越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一直来到喜马拉雅雪山南麓的尼泊尔,加德满都从此开始了迎接外来游客的历史,成为背包客的“麦加”。现如今的加德满都街头,已经看不到身穿奇怪服饰、吸食大麻、追求自由的“嬉皮士”,当年他们聚集的“奇异街”(Freak Street)也早已衰败,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世界各地,被宏伟的杜巴广场、古朴的印度教文化、壮丽的喜马拉雅山景所吸引的游客,朝圣者和登山客。

  从泰米尔到杜巴广场老城区(THAMEL to DURBAR SQUARE)

  来到加德满都,第一站就是泰米尔区(Thamel),就像阳朔的西街,北京的南锣鼓巷,曼谷的高山路,是所有游客和登山客的活动中心,聚集了数百家旅馆、餐厅、旅行社、纪念品商店、户外用品商店,挤满了游客所需要的一切东西。每天朝气蓬勃的活力都从这里四散开来,也为古城更增添了一份年轻的气息。从泰米尔区往南到杜巴广场的半个小时的路程里,是体会老城区最好的徒步线路。老城是以前尼泊尔与西藏古商道的起点,延续着历史的风貌数百年都不曾发生变化,市集贸易仍然十分繁华。街巷里是纽瓦丽风格的各式庭院,不要小看这些庭院,里面都别有洞天。古色古香的印度教神庙在路边矗立着,上千年的历史对它们来说根本不在话下。每天早晨和下午,附近的居民都会用铜盘盛满各种鲜花、稻米、糖果,穿戴整齐到庙里敬献神灵,祈求这一天的平安。

  这里既是商业区也是居住区,晚上能看到很多当地人日常生活的情景。从泰米尔由北向南走,感觉越来越贫穷,不过也越来越热闹,这就是尼泊尔当地的特色,路再烂,房子再差,他们也仍然过得很快乐,很幸福。一直到杜巴广场,沿街都是卖特色商品的小店,传说中的灯笼裤和干部衫到处都是。沿途的街市熙熙攘攘,有几个学校就在街边和寺庙边,可以去参观一下。道路两旁和建筑物上时不时会冒出一个猴屁股,夹着尾巴在那里晃来晃去。各种当地产的手工艺品琳琅满目,色彩鲜艳的传统长裙让人眼花缭乱。人群中穿梭的小朋友们很希望你给他们拍照,眉间点着红痣并且摆出各种pose,拍完喊着“one more photo”,兴奋地陶醉在被拍的感觉中。这半个小时的路程说长也长,因为每挪动一步就是一个新的发现,回头查看相机的时候不难发现,每一个相片都有一个故事,攒在一起足可以写一本游记了。

  杜巴(Durbar)在尼泊尔语中意为皇宫,杜巴广场也就是皇宫广场的意思,在加德满都谷地的三个古城—加德满都、帕坦、巴德岗里均有一个杜巴广场。这里囊括了尼泊尔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之间的古迹建筑,杜巴广场共有50座寺庙和宫殿,供奉着印度教的神灵和作为古代国王的宫殿:东侧是旧王宫(Hanuman Dhoka);西侧是一座去邪灵的大钟;南侧的Kumari Bahal是活女神居住的地方,运气好的话可以亲眼看到女神(禁止拍照)。寺庙由红砖砌成,式样十分具有特色,雕刻巧夺天工,除了仔细端详品味外,体验杜巴广场最佳的方式就是沿着楼梯爬上寺庙的塔基上,和在上面休息纳凉的当地尼泊尔人一起,居高临下观看周围的市井百态。那种旅游景区和生活区合而为一的感觉特别好,古老的建筑和居民温和的笑容完美的融合,随便走走看看,坐在庙前廊下晒晒太阳,能充分感觉到身心的放松,知足常乐恐怕也就是这样子吧!

  库玛丽女神庙(KUMARI BAHAL)

  位于杜巴广场南部的三层红砖建筑建于18世纪,神庙内有三层庭院楼阁,里面的木雕非常复杂精美。每天下午四点钟那个画着大大的烟熏装,衣着华丽不苟言笑的库玛丽女神会在神庙的木质雕花窗户口出现,女神都是被人抱到窗口的,双脚不能接触地面,两手扶着栏杆站在了窗台前,还很稚气的脸庞上涂着浓重的、具有象征意义的油彩,一袭红色长袍显得威仪,却也带给她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稳与冷漠,她面无表情地对着满满当当一个院落的人们,俯视了大概十几秒钟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原本喧嚣的庭院竟然被她的目光震慑得鸦雀无声,而等到库玛丽女神退去以后,过了几秒钟后人们才醒过神来,爆发出阵阵掌声和口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