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涤“二人转”水墨人物画的审美意蕴和市场价值



  一、生活感受激发了陈涤的创作灵感

  “二人转”是在东北大秧歌的基础上,吸取了河北的莲花落,并增加了舞蹈、身段、走场等演变而成。“二人转”至今大约有近300年的历史,艺人师承关系可上溯到清朝嘉庆末年。“二人转”艺术是生长在白山黑水的劳动人民,在长期生产生活中创造出来的民间艺术,“二人转”是最受百姓喜爱的说唱艺术形式,它是从东北民间语言、民间文学、音乐、舞蹈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其特点是“说、唱、扮、舞、绝”的艺术特质,“二人转”具有神秘、怪异、粗犷豪爽、火辣热情的人文特色,这些构成了“二人转”具有特殊的地域风情,“二人转”最能体现东北劳动人民对艺术美的追求。它具有丰富多彩、文化底蕴丰富、历史悠久的东北文化特色。出生在东北黑土地上的画家陈涤,他眷恋熟知这里的风土人情及民风民俗,他常年深入乡村,与农村的父老乡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在创作大型历史画《闯关东》时,曾连续四次去农村考察、调研、收集素材。

  吴祖光对“二人转”总结了两句话:一是“删繁就简二人转,以少胜多单出头”;一是“千军万马,全凭咱俩”。这两句话在民间广为流传,成为“二人转”突出特色的经典之说。“二人转”只是两个演员,一旦一丑,而且一没道具、二没环境,服装也不像戏曲的服装行当化,用中国画表现有着相当大的局限性。两个人转来转去会使读者产生视觉疲劳,且构图极易重复,画起来难度很大,画家需要花费很多心血,尝试了中国画多种表现形式和技法,调动了几十年的创作经验,并结合对生活的感受,独创出别具一格、浑厚大气的“二人转”戏曲水墨人物画作品,作品体现出了关东人特有的豪爽、粗狂、倔强的个性,准确的把“二人转”具有的活泼舞姿、诙谐的肢体语言通过笔墨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画家在吉林大地上成功的表现了地域文化,崛起了一股民族、民俗雄风。

  二、陈涤“二人转”水墨人物画的审美意蕴

  当代水墨人物画的创作中,擅长于用中国画纯正笔墨语言创作戏曲人物画的画家不多。老一辈的戏曲人物画家是关良,北有韩羽,南有高马得,堪称当代该领域画家的代表,可谓“戏画”三大家。关良画戏的笔墨特点是,着重稚拙天真的绘画笔意,高马得画戏的笔墨特点是,着重吸收了夸张变形漫画语言。韩羽画戏的笔墨特点是,着重浓厚的动画与漫画相结合。他们的作品共同特点是,用简练、稚拙天真而幽默的笔意,夸张、变形的手法传神写照,写出了强烈的民族精神。

  画家陈涤的“二人转”戏曲水墨人物画,有着东北人特有的粗犷豪迈气质,展现出东北人的力量之美。作品将阳刚气挖掘了出来,将“二人转”的舞、逗、浪用纯正的中国画笔墨语言,恰如其分的表现出来,他的画始终离不开东北民间的审美意蕴,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同西方审美文化相比,中国审美文化理想,无论从其思想层面讲,还是从其事象层面看,都在坚持壮美和优美、阳刚和阴柔及不偏、均衡统一的基础上,相对偏于优美,侧重阴柔。这种偏重既表现在总体倾向上,也呈现在发展趋势上。所以可以说,‘守雌致柔’是中国审美文化的一大民族特征。”[1]61陈涤“二人转”戏曲水墨人物画突破了传统的‘守雌致柔’的阴柔美,而朝着东北人所独有的壮美方向迈进。

  画家陈涤的“二人转”戏曲水墨人物画,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神调》(图1),描写的是请神仙为人看病的内容。画家以中国画大写意的手法,用没骨技法大胆的泼墨,线条如锥画沙般干涩拙朴,动作大胆地夸张,先取大的动势大的笔墨关系,然后再细心雕琢画细部,女人的大红衣服是以朱砂阔笔写出,施没骨画法,趁湿用长锋笔勾线,背部不勾线突出了实与虚的笔墨关系,色与墨线相融相破,表现出画家驾驭笔墨技巧的功力。脸的画法吸收了京剧的丑角三花脸造型,服装和色彩吸收了民间的绘画元素,人物造型融合进一点漫画的夸张语言。但看起来又不是漫画的形态,而是适度的变形。从而使画家陈涤的“二人转”“戏画”有别于其他画家的风格,形成了具有中国画笔墨精神的有别于其他画家的表现形式,这是画家多年探索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笔墨语言。正因为画家陈涤对萨满文化和“二人转”表演艺术有深入研究和领悟,所以他能表现出萨满跳神的仪态神情和难以抑制的歇斯底里的状态,如:呼喊、跳跃、摆头、摇头、手舞足蹈等。作品《神调》用娴熟的线条和笔墨,把人物刻画得相当充分和准确生动。画出了跳神者有节奏地敲着“神鼓”,动态中抒写出耸肩颤背梦幻般地境界,特别是把萨满跳神时模仿自然界动物生存模拟舞姿表现的恰到好处。欣赏画家陈涤的《神调》,仿佛听到了大小铜镜和腰铃相击作响的声音,舞者俨然如沙场上的勇士,显示出“神灵”的威严。二人演唱形式是萨满教祭祀歌舞形式的秉承。两个演员歌舞表演形式和北方萨满祭祀歌舞中年夜神、二神演唱形式、形态基本一致。

  画家陈涤的“二人转”戏曲水墨人物画,把充满乡土气息的“二人转”所具有的这种大喜大悲、大收大放特点表现得完美生动。并把“二人转”舞蹈特征的扬、蹲、摆、颤四个方面,通过人物动势刻画得以再现。例如:《黑白相生》(图2),画中的两个人,男人的服装是大块墨团,女人的服装是淡墨线的白色,两人组成一黑一白、一阴一阳、阴阳律动,不拘于形似,而偏重于神韵的表现,“‘韵’乃是中国画最特殊的个性,失去了‘韵’,便失去了中国画”。唐岱在《绘画发徽》中则强调气与韵的有机统一,“六法中原以气韵为主,然则有气则有韵,无气则呆板矣”。[2]197、219陈涤的这幅画构成一幅生气灵动的生生不息的“太极图”像。体现了中国审美文化中的和谐美,显示出一种宇宙间普遍存在的相反相对的矛盾关系。“阴阳之间的关系,就是相互包含、循环轮转、动静不测、浑然如一的圆融性、整体性。”[1]95画家陈涤把“二人转”边颤边舞的异常之美表现得惟妙惟肖,更表现出东北人热烈红火、刚健、豪放的性格,这是东北人尽情尽兴性格的抒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