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创作中个人世界的呈现



  一、不同的看世界的方式

  每个人都是不同于他人的独特个体,由于生活环境、知识结构等的不同,导致了个人独一无二的特殊性。人们常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是这个道理。每个人眼里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看事物的方法也是不同的。就像曾经学过的一篇文章《画杨桃》里写的一样,杨桃在不同角度看有完全不一样的面貌,如同每个人眼里的世界,个人看的角度不同,看到的东西当然是大相径庭的。所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虽然大家看到的客观事物是一样的,但经过每双不同的眼睛后就呈现出了不同的风采。当然,虽然每个人看到的不同,但作为人类,大家所关注的却是一样的,爱与生命,快乐与忧愁等等。一个作品能让观者产生共鸣或者被感动就是一个好作品。

  有了自己独特的精神感受,但要如何呈现于画面,是画家需要考虑的问题。艺术家应该具有更为独特的观察力与想象力,用一种系统的方法呈现内心世界。

  人们总是喜欢被不平常的东西所打动。插画创作者力求用自己独特的看世界的方式带给大家一个不同于现实的世界,但却并不追求一味的新奇,而是期望通过新奇的语言使人们从对生活的麻木中惊醒过来,从而可以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一个初生儿会对任何他所看到的东西感到惊奇,因为世上所有一切都是他在母体里从未看到过的,所有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而相比之下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太久的我们对周围的一切已全然没了当初的新鲜感,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孩童的看事物的方式,没有成规,没有思维定势地去重新感受世间万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最真实最原本的东西。

  澳洲华裔插画家陈志勇在他的作品《抵岸》里,就描绘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世界。故事的一开始就是离别。因为主人公居住的世界已被无名的长着长尾巴的怪兽侵袭,阴郁的气氛笼罩着整座城市。父亲必须要独自一人去往其他国度寻找安身之所(图1)。经过了漫长的航行,他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所有的东西都与他所生活的国度不一样。语言的不通让所有的事做起来都比之前困难,但这个国度的人却十分乐于助人,在别人多次帮助下他找到了住所、工作,结识了新的朋友,并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最后妻女也来到这个国度,一家三口重新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本书全篇没有一个文字,却用朴素的镜头语言组织的一幅幅画面,带给我们前所未有的震撼,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东西都变了模样,或者说只是变了模样。所有的都还是原来的,只不过都被调换了,换了一具不一样的外壳,然而实质却一点都没有变(图2、图3)。就是这种调换,让我们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陌生的国度。可以说作者成功的营造了一个可能的世界,并让它合理的呈现在了自己的作品里,观众的眼前。这样安排的原因在于作者意在展示一种莫大的异乡感,这种感觉与我们去到一个陌生城市的感觉一样。但作者却有意将这种陌生感无限放大,异化出一个与故乡完全不一样的国度,从而制造了一种梦幻般的间离效果,使观众产生一种犹处异时空的感觉。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谎言,作者只是换汤不换药却还是让我们心服口服的承认这就是一个异世界。产生这种感觉的根源正是在于我们看世界的方式,我们熟视无睹的东西因为改变了外表就变成了完全陌生的存在,直到我们以观察新事物的方式去重新认识时才会发现它们真正的样子,一直存在的样子。毕加索也曾说“艺术是一种谎言,它教导我们去理解真理”。艺术通过虚构超越了现实的生活,从而达到了对生活内在真实的揭示,在超越现实之余重新获得意义。

  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在这样的世界,所有观者都会像一个新生儿一样,用赤子的眼光体会周围一切事物,并重新感受它们的存在。这个过程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感,更会有恐慌与无助,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从未见过的。然而这正是作者想要达到的效果,在这里“抵岸”的人们像被移植重新扎根异土的树一样,重新适应新的土壤,新的环境。多年以后异乡不知何时已悄然变为又一故乡,而所有的事物又开始被我们熟视无睹。

  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艺术家。正是对现实生存环境的忧虑才致使这部作品的诞生。作者既不是空想也不是无病呻吟,强大的现实体验才是这部作品产生的根源所在。这或许正是在表现作者作为人类,未来可能遭遇的处境。

  在插画的世界里创作者如同一个导演一样,自编自导自演一部戏。演员就是画面里的各种角色造型。有个性的造型会使读者体会到一个不同于现实生活的世界,从而恢复对生活的感受力,把读者从狭隘的日常关系和思维定式的束缚中解放出来,重新感受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