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向百老汇学什么?


  中国是一个艺术资源极其丰富的国家,民族民间音乐丰富多彩,戏曲和歌舞艺术更是 蔚为大观。但随着WTO的加入,各种娱乐方式对中国传统艺术的冲击与日俱增,如何增 强民族艺术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是每个有责任心和使命感的中国艺术家都应该思考 的问题。前不久我和同事去美国和日本,对音乐剧做了一番考察,共观看了9部音乐剧 。其中既有《歌剧院的幽灵》《猫》《悲惨世界》《阿伊达》这些音乐剧中的经典之作 ,也有《制作人》《MAMMAMIA》《现代米丽》《狮子王》这样的新剧目。在美国纽约 百老汇街区,有38家剧院,附近地区还有125家。这些剧院每晚都是车水马龙,上座率 都在90%以上,爆满的剧院不在少数。当今的舞台艺术,恐怕很少有一种戏剧形式可以 像音乐剧那样吸引众多的观众,这样具有勃勃生机。音乐剧作为上个世纪发展最快的一 项艺术成果,它的创作理念、制作方式以及市场营销策略,确实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重 视、学习和借鉴。

   音乐剧是真正的综合艺术

   音乐剧,顾名思义,应为“音乐的戏剧”。但实际上它还融入了大量其他艺术的元素 。就音乐而言,既有美声又有通俗,既有传统的管弦乐队,又有电声、爵士以及各类混 编乐队;舞蹈语汇也是如此,芭蕾、踢踏、迪斯科、现代舞都可融入其中。音乐剧《狮 子王》是美国迪斯尼公司在1994年推出的一部动画片,该剧获得巨大成功后,1997年迪 斯尼又制作了同名百老汇音乐剧。这部戏从形象造型到艺术手段的综合运用,可谓匠心 独运。皮影、木偶、杂技、高跷等一切艺术形式,只要是有利于表现《狮》剧戏剧情景 的,什么形式都可为我所用。因此,在舞台上展现出的非洲大草原雄浑的气势,野兽受 惊后狂奔乱跑惊心动魄的场面,与电影相比也毫不逊色。除了融会多种艺术形式外,音 乐剧中音乐、舞蹈、戏剧表演、舞台美术、灯光、音响等舞台艺术的各个综合环节,构 成了一个完整的艺术整体。在我们观看的几部音乐剧中,几乎所有的剧目都给我们留下 了这种印象。不仅演员的表演、演唱将你深深吸引,而且每个环节都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音乐剧比传统的舞台剧更具有一种综合美感,它在视觉和听觉上给予观众的冲击力、 震撼力和感染力,让人们感受到了音乐剧的无穷魅力。

   艺术的综合化就好比自然界物种的嫁接和杂交。记得国内有位资深导演艺术家说过, “杂种”不好听,但好看。细细想来,此话不无道理。大凡经过嫁接和改良的品种比某 种纯种更具优越性。事实上,音乐剧就是在传统歌剧和轻喜剧、爵士乐舞等艺术滋养下 孕育的新生儿。在美国考察即将结束之时,《纽约时报》记者对我们一行进行了采访, 当问到这次考察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时,我回答:音乐剧开放的艺术创作观念和舞台表现 的高度综合化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在美国观剧时,常常会联想到中国的京剧,因为中国戏曲的综合性是其重要的特征。 今日百老汇音乐剧之繁盛,颇类似当初京剧的辉煌时期。那么今天的京剧为何风光不再 ,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活力,而沦落到需政府和社会合力振兴的境遇呢?也许有人会说 ,这是因为传统艺术受到现代多种娱乐方式的冲击。但这不是问题的症结,难道现代娱 乐方式就不会对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音乐剧产生冲击?事实上,音乐剧不但经受住了这 种冲击,而且还主动地迎接这种挑战。音乐剧在形成发展的过程中,始终紧随时代的步 伐,不断博采众长,兼收并蓄,对于其它艺术形式的吸收和借鉴一刻也没停止过,因此 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而京剧在奠定了它百戏之首的地位后,却变得越来越保守, 而恰恰忘记了它当初海纳百川、融会和杂交“昆秦徽汉”,不断综合创新的创业史。翻 开中国戏曲发展史,不难发现,从元杂剧取代金院本,从昆曲的衰落到京剧的崛起,说 明了一个道理,任何艺术形式脱离时代,失去创新能力就会衰落。反之“如果剧种本身 能够不断革新,适应时代的要求,跟随时代而前进,它的衰亡则是可以避免的。”

   音乐剧的现代意识

   如果拿早期的音乐剧作品和当代作品相比较,就会发现,从题材到内容,以及运用的 艺术形式,都体现了一种与时俱进,求新求变的现代意识。这种现代意识一是创作观念 上的,二是技术手段上的。

   百老汇音乐剧常常让你感到它是一戏一法,没有统一的模式。每个剧目都由题材来决 定风格和样式,而且总能找到最佳的结合点。将艺术性、观赏性、娱乐性有机地结合在 一起,才是创作音乐剧遵循的原则。《现代米丽》是一部现代都市题材的音乐剧,创作 者巧妙地将剧中人敲击电脑键盘的动作,非常贴切地演化成了一段精彩的踢踏舞。《MAMMAMIA》是发生在希腊小岛上的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与之相应的,它的音乐和舞 蹈也是热情奔放,充满了浪漫情怀和现代感。这种内容贴近当代生活,形式贴近广大观 众的意识,是中国传统艺术最缺乏的。

   百老汇音乐剧还善于运用声、光、电等现代技术手段,创造色彩斑斓的舞台效果。音 乐剧的乐队都不大,多则三十多人,少则十余人,但它比传统的管弦乐队更具有表现力 和感染力,因为它把现代录音棚的音响处理技术带入了剧场。由于现代技术的运用,百 老汇音乐剧时常让你感到是一个规模庞大的乐队在伴奏。为了达到某种艺术效果,现代 舞台科技在音乐剧中也被大量运用。例如在《MAMMAMIA》的舞台上有一部隐藏的液压 平台,剧终时,平台慢慢升起,向天幕的大海延伸,一对恋人站在这个平台上走向海边 。明月、大海、恋人,创造出了如诗如画的舞台美感。在《阿伊达》中也有神奇的舞台 视觉效果,游泳池的那一幕里,演员们看起来好像是浮在池子里,而实际上他们是被吊 在空中。传统的舞台剧往往只注重发挥本体优势,对于当代流行艺术和现代舞台技术手 段往往采取排斥的态度,这点在中国戏曲的创作上表现尤甚。在中国,对于有些舞台剧 的大制作常常会引来一番争论。百老汇音乐剧的舞台面貌实在是让我们叹为观止,而我 们的所谓大制作同百老汇音乐剧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中国戏曲的创作理念有人比喻是旧瓶装新酒,如其说这种创作是遵循传统精髓,倒不 如说是缺乏创造性的懒惰。固然中国戏曲虚拟和写意的特性有着特殊的美感,但音乐剧 通过现代技术手段创造出的视觉和听觉的震撼力,却是其他舞台艺术所无法比拟的。

   音乐剧的群众观念和市场观念

   在美国,一部音乐剧的制作成本约在1000万美元左右,由于高昂的制作成本,制作人 在投入之前,要做充分的市场调查。一部音乐剧从筹划到制作一般需要两年的时间。制 作人要知道什么样的剧目才能赢得观众,而不像我们有些剧院,首先了解什么剧目能得 奖,能让领导和评委喜欢,就是不关心观众的喜好。百老汇制作人也关心他们的剧目能 否获奖。托尼奖是音乐剧中最有影响的奖项,类似电影的奥斯卡,获此奖项是每个音乐 剧制作人梦寐以求的事。但他们得奖的目的是为了赢得更多的观众,占有更大的市场。 实际上,像《歌剧院的幽灵》《猫》《狮子王》这些托尼奖的剧目,创造的商业利润的 确是巨大的,收入均超过10亿美元,《猫》更是创下了20多亿美元的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