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戏曲表演艺术的拙见


  我对戏曲表演艺术的拙见

   戏曲艺术在其发展的漫长岁月中,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包括了剧本、表演(唱、做、念、打)和音乐、舞美等各个方面。一部经典的剧目从创作到演出,从案头到舞台,充满了无穷的艺术魅力,作为一个戏曲演员,只有在舞台上塑造出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准确把握人物的内心情感,才能打动观众,才能将戏曲艺术的魅力展现出来。

   《探窑》是秦腔经典传统戏《五典坡》中的一折,以李正敏、肖玉玲等的表演最为著名,其中“老娘不必泪纷纷”这段唱腔已是家喻户晓,我在继承传统唱法和表演的同时,以我的老师肖玉玲为榜样,并在唱腔、表演上注入自己对艺术的感悟,使这出戏既传统又有新意。首先在扮相上,传统演法中王宝钏都是穿黑褶子。我穿了一件湖蓝色褶子,头上也配同样颜色的头巾,这个扮相既符合人物年龄和身份,也能表现王宝钏当时身染疾病的景况。出场时,我是侧身走出,然后顺投水袖亮相,当唱到“寒窑里哭坏女钗裙”时,将水袖搭到双肩上,将王宝钏当下的病、急、愁、寒集于一身,让人为之动容。当王宝钏听到“老夫人到了”时,传统演法是王宝钏觉得自己不堪的光景,让老娘看见伤心,为开不开门而徘徊,而我学习肖老师将唱词改成“耳听老娘到老临,急忙上前看窑门”很符合人性。我出窑后没有运用绕场,然后翻水袖观看的传统程式,而是直接看,表现了王宝钏看到老娘的急切心情。在喝场时只喝一下,接着用了一个叫头,做了一个昏厥动作,然后由丫鬟搀扶着跪到老夫人面前,既简洁,又写意。

      肖老师在这出戏的念白中主要突出王宝钏的生理特点,柔、弱成为重心。几句道白都音韵性特别强。这段戏的核心唱段应该是“老娘请坐听儿言”。李正敏先生这段唱词是“老娘请坐容儿禀”是“人辰辙”,我演唱时学习肖老师将唱词全部改为“言前辙”。既朗朗上口,又极富文学性。在唱腔设计上,我充分运用真假声结合后音域宽广的特点,二导板后的拖腔起伏跌宕,如泣如诉,给人以独特的艺术享受。在“父为儿择配难中选”一句中,“父为儿”后的拖腔低沉婉转,而后边“彩球儿”后的拖腔则高亢响亮,唱腔很好地为人物内心做了诠释。在骗老夫人离开寒窑的同时,又将银米让院公一块带走的这一细节上,为了让王宝钏这个人物更加丰满。在传统唱段的基础上,我又运用了“母亲不必把儿怨”一段难度很大的二六唱段,很耐听,也入情入理。在最后老夫人离开寒窑,骨肉亲情让王宝钏不顾一切地走出寒窑,远望母亲的身影,这里我运用了踮脚的搓步。最后,在唱完“双锤”后,我运用直接关门下场,用形体来体现人物的心境。

  再拿我演出的秦腔《斩秦英》这出戏来说,它是宫廷戏《乾坤带》中的一折,这出戏就没有什么热闹的场面,人物全都是按照剧情的发展展现各自心情的变化和起伏,即以人物内在的情感牵引全剧矛盾冲突的展开。银屏公主生长在皇室宫廷,虽然娇生惯养,却也是一个知书达理、颇有见识之人,在其子将太师打死之后,她既吃惊又气愤,恰逢驸马又不在朝中,只有亲自绑子上殿求得父王宽恕。不料詹妃姨娘却非报父仇不可,唐王也左右为难,杀秦英吧,女儿伤痛欲绝,自己心中不忍,不杀秦英吧,爱妃不允。在百般无奈之际,只能让女儿向詹妃求情。这就使银屏公主十分为难,经过激烈地思想斗争后,我演出了其手捧御酒双膝跪地,恳求姨娘宽恕秦英的一段戏,其中的大段唱腔委婉动听,十分感人。我在唱“殿角里双膝跪倒哀告姨娘,叫姨娘莫烦恼容儿话讲”时,情真意切,发自内心地用真情和真诚去感化姨娘。随后,再慢慢地给她叙述事情发生的经过和哀求不斩儿子秦英理由,还需注意的是这段唱腔前面的叫板,对人物内心活动的体现也是很重要的。堂堂公主要把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詹妃口称姨娘,是不好启齿的,是难堪的,但是为了保住秦门后代,她只能抹下公主脸面,把一直以来都难以启口的“姨娘”叫了出来,这其中的感情变化是很复杂的。我在排练中反复体验,反复实践,终于在表演中比较准确地表现出来。

  这出戏虽然没有大打出手,全是从语言入手,传达人物的内在感情,却感人至深,从而也说明了戏曲艺术独有的魅力。值得欣慰的是,在西安市第二届石榴花大赛中,我以此角色获得了新苗一等奖,得到了评委和专家们的认可。后来我还演出了《三滴血》中的王妈、《罗汉钱》中的小飞娥等,全都是着重表现人物内心活动的戏。在这些实践演出中我体会到:要想真正把戏演好,不经过千锤百炼是很难做到的,关键是要在演唱时紧紧抓住人物的内在感情和思想变化,体验人物感情才能掌握角色,演好人物。通过不断演出上面这些戏,让我明白了:戏曲艺术魅力的关键在于塑造好人物形象,舞台上典型的、灵动的人物才能使观众动情。一个戏曲演员必须用心体验角色,感受角色,从更深的层次揭示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这样才能达到震撼观众心灵的美学效果。

   艺海无涯,我决心在今后的艺术实践中,努力继承秦腔肖派艺术,为秦腔事业的繁荣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