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会消失吗?天下第一戏”现状报告



  川剧,曾独领风骚数百年,高腔、胡琴、昆腔、灯戏、弹戏5种声腔,与“变脸”、“喷火”、“水袖”等独树一帜的表演技法一起,使它荣登“天下第一戏”的宝座。但在抗战的战火熄灭后,它却突然走向了没落与衰亡,艺人们甚至蹬起了三轮、擦起了皮鞋、补起了铁锅……

  川剧是一种流行于四川、重庆及贵州、云南地区的戏曲。它在唐代被称为“川戏”,当时就有“蜀戏冠天下”的说法。清代乾隆年间,川戏吸收融汇了苏、赣、皖、鄂、陕、甘各地声腔,并加上了“变脸”、“喷火”、“水袖”等独树一帜的技艺,成为中国地方戏曲的一朵奇葩,人们甚至将其称之为“天下第一戏”。

  不过,现在的川剧却面临着严重危机:不仅那些神秘的技法面临失传,整个川剧行业也面临着人才断层、新剧创作乏力、名角儿稀缺等“疑难杂症”,甚至有的艺人蹬起了三轮、擦起了皮鞋、补起了铁锅……有关学者说,川剧其实只是中国地方戏曲消亡的缩影。据调查,20世纪50年代我国还存在有367个传统戏曲剧种,但到目前已经消亡了100多种,一些极具特色的小剧种已成为戏曲史料,甚至没能留下任何音像资料便消失了……

  川戏的辉煌历史从“蜀技冠天下”到“因戏亡国”

  川剧在唐代,曾被称为“川戏”。有资料显示,唐宪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四川地区发生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政治事件。当时,时任蜀中方镇(相当于省长)的刘辟是个大贪官,他在蜀中无所忌惮地乱收苛捐杂税,搞得民不聊生。于是,当地的优人(戏曲演员)便将刘辟的作为编成戏剧——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川戏《刘辟责买》,准备通过此来为民疾呼。但这一戏曲虽然已排练熟练,却一直未能得到上演的机会。

  直到后来刘辟叛唐造反,优人们认为时机已到,便开始公开演出。谁知朝廷昏庸,认为此戏涉及攻击朝廷,不但派兵砸了戏班的场子,还把演员抓来鞭打一顿后充了军。这些演员的冤屈令人愤懑,为随后的反唐起义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这一事件,也从侧面反应了川戏重要的影响力。历史还记载,唐时期川戏影响力在国内非常大,全国甚至出现了“蜀戏冠天下”的局面。在当时四川也出现了以干满川、白迦、叶硅、张美和张翱5人所组成的著名戏班——这也是中国戏曲史上最早的戏班,《刘辟责买》、《麦秀两岐》、《灌口神》等著名川剧曲目在此时开始流行全国……

  到了五代时期,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位将川戏推向巅峰的人,同时,他也是一位让后人啼笑皆非的皇帝——后唐庄宗李存勗(xù)。

  李存勗于公元923年统一北方,建立后唐政权,史称后唐庄宗。他酷爱川戏,而且演技上佳,对川戏技艺有颇多改良,成为川戏的两位“祖师爷”之一——旧时川戏班一直有奉祀“祖师爷”的习惯,演员临上场前,都须朝挂在后台入场口的“祖师爷”画像顶礼膜拜,以祈成功。而被膜拜的“祖师爷”有两位:一位画作白面黑三绺须穿龙袍;另一位画作白面无须穿龙袍——前者正是大名鼎鼎的自誉为“梨园之首”的唐明皇李隆基;而后者,则正是这位后唐庄宗皇帝李存勖。

  李存勗的人生因戏曲而丰富多彩,但他的结局却是令人惋惜的。当上皇帝没多久,李存勗就沉浸在了川戏等各种戏曲之中,甚至还给自己取了个艺名“李天下”,常常与戏子们一起粉墨登场。

  也是由于这种关系,后唐戏子们的地位空前提高,不仅可以随时出入宫廷,最后竟干预起了朝政,于是整个后唐成了戏子的舞台,大臣们反而成了观众——这样的后果是不言而喻的:公元926年3月,后唐大将李嗣源发动叛乱,李存勗率领一帮戏子拼命抵抗,在混乱中被流箭射中面门,拔出箭来血柱冲天。没有医学常识的李存勗在此时又喝下了一碗人奶——人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接触到奶浆,更会促进血液循环,加速死亡。最后,李存勗一命呜呼,只留下一段“因戏亡国”的悲剧故事流传世间……

  成于满清,兴于民国,抗战之后,它却突然消亡……

  川戏在清代,进入了一个特殊的转型期,它吸收融汇苏、赣、皖、鄂、陕、甘各地声腔(如昆腔、弋阳腔、秦腔、二黄腔等等),形成含有高腔、胡琴、昆腔、灯戏、弹戏5种声腔的川剧。其中川剧高腔曲牌丰富,唱腔美妙动人,最具地方特色,成为当时川剧的主要演唱形式。

  这一时期的川剧,声望虽不及前朝,但也遍及整个四川,在云南、贵州、湖北也拥有大量观众。常见于舞台的剧目多达数百出,其中还包括了如“变脸”、“喷火”、“水袖”等众多独树一帜的表演技法,令观众感叹其妙,回味无穷。

  清朝覆灭后,川剧又进入了一个大发展的阶段。1912年,康子林、杨素兰、萧开臣、李甲生等当时中国最著名的川剧艺人,联合8个戏班的100多位演员和琴师、鼓师,组建了四川第一个川剧艺人组织“三庆会”,这是当时四川艺术水平最高的川剧剧团。在“戏圣”康子林与“泰斗”贾培之的带领下,三庆会的演出几乎场场爆满,不仅民间的票友组织遍布全国,甚至还影响到了海外……

  上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爆发,中国经济、政治、文化中心西迁入蜀,也让川剧进入了另一个繁荣期。当时,川剧艺术家们积极投身抗日宣传活动,演员与剧作家们将传统川剧进行修改,加入抗日救亡的气息,如周裕祥编演的《滕县殉国记》,张德成、李大中编演的《扬州恨》等,久演不衰,大受欢迎,许多外地剧团也纷纷仿效。

  但是,似乎也正是从这时候起,金钱、名望与众多外来文化的冲击,让川剧艺人逐渐迷失了,许多川剧精髓也开始流失。终于,当战乱平息,那些曾在舞台上风光绚丽的人们,突然消失在尘埃里,不见了踪影。

  老一辈川剧人将川剧的堕落源头,归罪于40年代左右的川戏改良运动,近80高龄的川剧传承人夏庭光老先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当时由于重庆已被确立为战时陪都,成都又是内地重要的核心城市,万商云集,外来的文化艺术非常多,这时的川剧人为了生计、“发达”,被迫改变内容、哗众取宠,吸引更多的观众,例如无台词、由演员自由发挥的“条纲戏”,就出现在这个时候。“那些非川剧传统的东西进入了,川剧很多就变味了,忘了本,有的本子甚至被改得已经不是川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