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豫剧《程婴救孤》中“程婴精神”的现代解读



  摘要:《程婴救孤》取材于《史记》,由传统剧目《赵氏孤儿》改编而来,其中的很多情节都做了变动,使得故事更加生动曲折,人物形象更加鲜明。同时更契合当代观众的审美心理,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程婴救孤》;改编;现实意义

  《赵氏孤儿》是中国戏曲的经典之作,是民族文化的结晶。其忠良舍生取义救孤的故事体现了中华民族自古崇尚的正义精神。青年剧作家陈涌泉在元杂剧《赵氏孤儿》基础上又作取舍,改编成豫剧《程婴救孤》。尽管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 ,但经过河南省豫剧二团的艺术化处理,这一古老的故事与传统豫剧相结合,焕发出了震撼人心的魅力。演出以来受到社会高度赞誉,剧目以“救婴救孤”为线索,以浓重的人文色彩谱写着一曲以主人公程婴为代表的英雄之歌,从而使剧目主题升华成一种永不磨灭的民族精神的回归。

  一

  《程婴救孤》讲的是春秋时期的晋国,武将屠岸贾专权,文臣赵盾之子赵朔受诬陷,赵氏一家三百余口被奸贼屠岸贾所害,惟余赵朔妻公主腹中之子,屠岸贾决心斩草除根,公主产子后,屠岸贾立即派人搜孤。于是,围绕着赵氏孤儿的生死存亡,程婴等人冒着生命危险,慷慨赴义,与屠岸贾上演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善良与残暴的比拼。这期间主人公程婴经历了救孤之险,育孤之艰,失子之痛,丧妻之悲,忍受着被叫骂的屈辱和被误解的痛苦,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磨难中,带着赵氏孤儿忍辱负重生活了十六年。最后赵氏孤儿长大成人,程婴告之真相后,赵氏孤儿与公主母子团聚,而程婴则被曾遭排挤镇守边关又接到新主密旨班师还朝之元帅魏绛误伤,又中屠岸贾杀孤之剑,奄奄一息。程婴弥留之际念及救孤而亡的彩凤、韩厥、公孙杵臼众人,安慰孤儿及公主,后将所中之剑深刺数寸顿时身亡。落幕时程婴游走阴间,看到了彩凤、韩厥、公孙,以及自己已亡之妻儿,念道:“我想你们,想我的妻子,想我的儿。”这时的程婴侧地地完成了救孤的使命。

  与元杂剧《赵氏孤儿》相比,豫剧《程婴救孤》主要有以下几点不同:(一)增加了彩凤这一人物形象。她是公主庄姬夫人的贴身宫女,知道孤儿被程婴带出宫的详情,屠岸贾审讯彩凤,企图从她那里找到孤儿的下落,彩凤就是不说,屠岸贾严刑拷打彩凤,她宁死不屈,并义正词严的斥责屠岸贾,被屠杀死。此处的增设,加强了正义的力量。(二)用画外音的形式编创“童谣”,指责程婴是个贪恋荣华富贵和卖友求荣的无耻小人,加强了程婴“忍辱含垢十六年”的心理压力和苦难的命运,给观众以直感,使之更贴近和深入程婴委曲求全的心境。(三)元杂剧中方的孤儿知道自己的身世时,恨不得立即要将屠岸贾“钉木驴推上云阳,细细的刮上三千刀,直剁得他做一锅肉酱。”为赵家报仇雪恨。而豫剧中当孤儿举剑要杀屠岸贾时,孤儿犹豫了,他认为义父虽然是仇人,但毕竟养育他十六年,“我该怎么办?”内心一片茫然,不忍亲手杀死屠岸贾。这样的动摇、徘徊,也许作家追求的是一种人性的诠释。(四)屠岸贾知道自己的义子就是赵氏孤儿时,精神遭到极大的打击,他阴森冰冷地说:“还是没杀绝呀!”然后,突然将利剑刺向孤儿,程婴迅速地挡住而倒在血泊中身亡,表现了他彻底地完成了“救孤”的使命。这时,孤儿愤怒地举剑把屠贼杀死,也彻底地完成了赵氏孤儿大复仇的使命。

  二

  改编过的《程婴救孤》更加人性化了,更能体现人物的鲜明形象。戏剧着重刻画化了程婴的救孤之险,育孤之艰,失子之痛,丧妻之悲,忍受被叫骂的屈辱,以及被误解的痛苦把孤儿抚养成人。这里表现的程婴,毋庸置疑是个英雄,同时更是一个人。正如剧中,当公孙杵臼问及程婴,就算他能舍弃亲生儿子,他的夫人又怎能答应时,程婴一段话:“实不相瞒,昨夜我们夫妻抱头痛哭,彻夜难眠啊。别人的孩子是孩子,可我程婴的孩子,他,他也是孩子啊!况我中年得子,我舍得让他去死吗?我们夫妻恩爱多年,一下子让她遭受夫丧子亡的双重打击,她实在是受不了啊!公孙兄,可不这样做,咱可是救不了孤儿。”此时的程婴是个父亲和丈夫,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活生生的人 ,他也不舍得丧妻失子,但为了保存赵孤他只有这样做了。后来当他亲眼目睹妻儿的惨死时,跪地痛哭道:“儿啊儿,普天下哪个父亲都爱儿,我中年得子更心疼。 人常说虎毒不食子, 爹爹我竟成了害你的元凶。眼睁睁看着贼人将你害,我不能挡,不能救,不能躲,我不敢吭,眼泪往肚里流。”剧情这样的表白更符合当代人的心理,体现了一种人性化。同时在对程婴人格魅力的刻画上,除了他英勇无畏和忍痛换子的大义凛然,更突出了他为了使孤儿安全活下去的忍辱负重。这是程婴人格中的一笔重大光彩,正如剧中公孙杵臼所言,死并不难,难的是要忍受活着时众人对他的辱骂。而且是在奸臣的眼皮底下苟且偷生十六年。所有这一切使程婴的形象更为鲜活也更丰满,展现在观众眼前的不是一个迂腐封建的忠臣,而是一个为正义舍身的勇士。故事的结局又以程婴为孤儿挡下一剑最终献出生命,凸现了伟大的人格魅力。这一改编使悲剧的意蕴得到显现,使这部戏成为一曲崇高精神的颂歌。所以当舞台的调度把牺牲后的程婴从舞台深处推向观众时,观众分明感到:程婴这个具有着崇高品质和伟大精神的人物,不仅“立”在了舞台上,更“活”在了观众心里,使人久久不能忘怀,程婴的这种精神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另外,公主角色在豫剧中的位置大大提高,后来与孤儿母子团圆,这给全剧增加了浓浓的温情。这些人物的重新改写塑造,更适合现代观众的审美习惯。

  三

  《程婴救孤》与元杂剧《赵氏孤儿》相比,其重心已由“复仇”转移到“救孤”上来,其主题也由单纯的“个体复仇”上升到“维护整个国家安危”。程婴的大义救孤不单是回报赵家的知遇之恩,更是缘于对奸邪的深恶痛绝和对正义的匡扶,为民族的命运,也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正如该剧导演张平所说:“让我们借用历史来抒发对现实生活中 某种形态的感奋和对历史精神的呼唤之情,呼唤那种永不磨灭、闪耀着崇高、伟大之光的中华民族精神的全面回归。”程婴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折射出不畏强权、维护正义、坚韧顽强的民族精神,不管过去、现在、将来,都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可宝贵、需要珍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