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黄梅戏《孔雀东南飞》中的“寻找”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这一浸透着情爱血泪的乐府诗篇传诵了千百年,《孔雀东南飞》故事就发生在安徽省安庆市,至今刘兰芝和焦仲卿合葬墓依旧在当地保存完好。安庆市黄梅戏一团将这一发生在1700年前的动人故事进行了重新演绎,排成了新编黄梅戏《孔雀东南飞》。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导演查明哲执导,安庆市黄梅戏一团国家一级演员赵媛媛主演。

    众所周知,《孔雀东南飞》是由千古传诵的同名五言叙事长诗所讲述出的故事。刘兰芝17岁时嫁给焦仲卿,夫妻恩爱。焦母对待兰芝非常苛刻,百般挑剔,三年夫妻千日别,相见也是难相悦。最后焦母逼仲卿休掉兰芝,被休 的兰芝十分痛苦,盼仲卿,哭雀台……又是一个男婚女嫁之日,兰芝仲卿又相遇在孔雀台,他们约定要用心,用情,用此生,用来世寻找对方。该剧首先在情节上重新解读原诗,并赋予人物现代化的个性,在舞美、念白上也颇有创新,其效果有喜也有惊。

  在文学史上,对《孔雀东南飞》的成就评价主要是认为它通过对焦仲卿和刘兰芝的爱情悲剧,对封建社会和封建礼教的罪恶作了深刻揭露和鞭挞。而这出戏的编剧,从人的本性出发,以新的人文视角,重新诠释这一悲剧背后的情感因素,予以了新的诠释。它在很大程度上卸下了反封建的使命。这样,它便有了更多的空间来表现剧作家对人的关怀,即人类复杂的感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行为。

    查明哲导演曾经说过,黄梅戏《孔雀东南飞》的主题是“寻找”。一开场的“心灵之约”便是“寻找”的开始,刘兰芝与焦仲卿因乐结缘。一个家住东南,年方十八,会吹竹笙,一个家在西北,年方十七,会弹箜篌。两人各自在家擅定了婚约,让家长按对方的特征去找对象,终于经过一番“地毯式搜索”找到了“心灵之约”中的那个人,最后得以结成夫妻。这次的“寻找”不仅是族人四处奔波为他们寻找婚约对象,更多表现的是以心灵“寻找”爱侣的新精神,也可以理解为突破封建礼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向往自由恋爱的一种反抗精神。迎亲当日,兰芝自揭盖头,仲卿下马步行,两人不顾世俗规矩把臂同行,还在孔雀台前私拜天地。自由恋爱、违反婚俗已经不可思议,还加上了一个贯穿全剧的老牛(由两位演员以舞狮般的形式扮成),相当于一个符号式存在的类似于对这场自由爱情的见证,而东奔西跑(剧中人物名)这两个小牧童,欢天喜地地为刘兰芝和焦仲卿传递爱情信息,成了见证他们二人这场“寻找爱情”的见证人。

    第二次的“寻找”发生在男女主角的洞房花烛之夜,兰芝的性格活跃直率,她不但敢与仲卿公开谈恋爱,迎亲路上见到婆婆雨后给仲卿送姜汤还敢笑话长辈:“仲卿都这么大了,你还这么哄他呀”。洞房之中,她更加冒失,“婆婆,我属龙,是大龙,我听仲卿说,你属蛇,是小龙”。惹了婆婆大怒,硬是找到了借口睡在了新婚夫妻的中间。这一场意外的表现,不仅让观众们看到了焦母扭曲的人格,和不可理喻的畸形母爱,还给了夫妻二人再次“寻找”对方的理由,昏暗的洞房之中,婆婆鼾声如雷,小夫妻二人摸黑起床在房间里寻找对方的身影,正常的夫妻欢爱遇见了有第三人在场的尴尬情景,也为这场千古的爱情悲剧埋下了伏笔。

    而在“机房之欢”这场戏中,“寻找”的意味显得悲怆凄美起来。焦仲卿在外乡衙门为吏,难得回家,就算得空回家,焦母也不让他俩亲近。这天焦仲卿公干路过家门,瞒着焦母先去机房看望刘兰芝。夫妻相见,百感交集,跨越了时间的见面让一对年轻的夫妻紧紧相拥,做下了“偷情”的“丑事”,果不其然惹得焦母勃然大怒,才有了后面的逼迫儿子的休妻之举。

    焦母拿着休书逼兰芝离家,刘兰芝“十问”焦母,字字铿锵,句句悲情,虽然是大段念白,却因为语气、情感、身段、节奏、调度分寸火候准确到位,加之戏曲打击乐配合默契,刘兰芝长期压抑,一股渲泄悲愤的情绪如黄河决堤,汹涌激荡,酣畅淋漓。“休妻”一场几乎没有唱段,而让演员大段念白。对此,导演只以“千金道白,四两唱”作评。这段全剧最强的冲突戏,我们也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寻找”,当然是刘兰芝对于这场爱情意义的“寻找”过程,从剧开始她一个天真率性的弱质女流就开始“离经叛道”的追寻爱情,终于找到了 心灵相约之人却为阻挠不得相守,她自然想要去找寻原因,而在观众看了,处于那种时代的刘兰芝是找不到原因的,封建礼教的束缚与捆绑让她的焦仲卿也抗争不了母亲的威严,她“寻找”到了原因的结果也只得是黯然神伤。

    尾声《死亡之盟》,一对相亲相爱的情侣,终于得偿夙愿,他们羽化成鸳鸯鸟,日夕和鸣,永不分离。它的艺术魅力感染震撼着我们,使我们沉浸其中,如梦如幻、如痴如醉。原诗中的起兴意象“孔雀东南飞”被具体化为象征夫妻白头到老的孔雀台。刘焦两人在迎亲之日擅自拜台,种下婆媳不合的祸根,最终又在孔雀台共赴黄泉。以往我们理解刘兰芝和焦仲卿之死是为殉情,但在这出戏中,他们是携手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这是如同童话般的爱的呓语、心灵之约及死亡之盟。这种童真感,使得剧中的许多夸张和不可思议也显得相对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