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灾难电影的美学分析



  20世纪是工业文明高奏凯歌、走向辉煌的时代。人类借助科学技术在大地上进行了巨大的改造,创造出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但在人类陶醉于工业文明带来的巨大财富时,生态危机却悄然向人类袭来,环境污染、资源短缺、能源枯竭、气候反常……这使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生态环境问题成为世界各国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和生态意识的不断升温,对“生态”的关注开始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电影艺术因其视听效果展现出的感染力,成为人们自我警醒、传达生态危机认识的一种良好载体。[1]尤其是近年来用高科技打造的生态灾难电影,将恐怖、惊慌、凄惨的情节和灾难性景观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观众眼前,让人欣赏到视觉奇观的同时,产生深刻的思考和反省,表现出独特的美学意义。

  二、生态灾难电影的美学意义

  (一)创造震撼人心的视觉效果

  电影艺术在叙述方式上追求感观性、现时性效果,它能够运用特殊的技术媒介,具象而直观地反映世界,从而用生动的音像吸引和感染观众。随着当代科技的发展,数字化虚拟影像生成技术给电影表现手段带来了大幅度跨越,使得许多传统技术无法拍摄的奇观得以呈现在银幕上。生态灾难电影从中大为受益,它可以运用视听语言表现出恢弘大气的场面、奇特迷人的光影形象,从而将自身的魅力发挥到极致。而其他艺术门类很少可以像电影这样惊心动魄地表现生态灾难,因此对大多数观众来说,当代的生态灾难电影可以满足他们一睹那些未知世界的强烈欲望,从而满足他们固有的好奇本能。[2]近些年来在高科技的帮助下,各种翻天覆地、生灵涂炭的巨大灾难,如火山爆发、龙卷风、超强地震、洪水肆虐乃至地球毁灭等不可思议的场景在银幕上不断涌现,让观众看得目瞪口呆、惊叹不已。高科技的影像技术消除了电影创作者无法表现场景或形象的顾虑,真正把人类的任何想象转化成可视化的形象。生态灾难电影正是以这种徘徊于虚实之间的震撼,敲击着观赏者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比如电影《阿凡达》不仅表现了潘多拉星球美轮美奂的自然风光,还表现了其遭到破坏后的满目疮痍,让亿万观众共同感受到强烈的视觉震撼和巨大的心理恐惧。在影片《后天》中,多种灾难性景观都浓缩在一瞬间展现出来。温室效应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川迅速融化,海水上涨,惊涛骇浪涌入纽约将自由女神像淹没,所有道路瞬间化为汪洋,万吨巨轮被冲进城市,然而眨眼间气温骤降,浸没在海水中的纽约城又变成冰封世界……通过银幕的渲染,这些场景仿佛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如果人类不正视现实,仍然保持对自然的傲慢姿态,这种濒临崩溃的末世景象终有一天会真实上演。所以这些灾难性景观虽然只是银幕上的画面,但它们不仅仅让观众在欣赏影片的过程中得到感官的满足,还让观众对自然、对生命做出最有深度的反思。

  (二)引发生存境遇的反思

  在生态灾难片营造的虚拟世界中,观众所体会到的不仅是一种感官上的满足,更重要的是它们所揭示出的灾难意识触动了人们的社会文化心理。这种灾难意识是人类所特有的忧患意识,这种意识不仅关注当下,更是对于未来和永恒的不断求索;不仅体现了对个体生命的关怀,更加体现了对于芸芸众生的救赎。从这些年的生态灾难电影发展不难看出,人类对于生存境遇的担心、对于生命的忧患意识正在逐渐增强。在早期的《龙卷风》等生态灾难片中,故事的线索围绕人类征服自然和战胜自然的主题来安排,让观众体验到人类利用强大的意志与高超的智慧战胜自然的巨大快感,表现的是人类凌驾于自然之上的文化价值观。然而当人们沉浸在征服自然的愉悦之中时,灾难却慢慢地向人们逼近,逐渐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发展。当代生态灾难电影重新唤起了人们对自然的恐惧和敬畏,唤醒了人们的灾难意识。面对着自然环境的破坏、生态的严重失衡和对未来的迷茫,人们越发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某种恐惧情绪所吞噬。当代生态灾难电影中出现的惊涛骇浪、火山爆发、山崩地裂、烈焰熔城等景象表现的都是自然力量的伟大。这里我们看到了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恐惧,而传统好莱坞电影中那种藐视自然的英雄们消失了。从全人类发展的角度看,这应该说是一个进步。它让观众在精神时空中反思自己的生存境遇,反思自身的行为,反思经济和科技发展模式所带来的生存危机。

  从美学上来说,灾难与任何美学之悲一样,一方面表现巨大的痛苦,甚至是生命的毁灭,另一方面这种巨大的痛苦和可怕的毁灭,暂时还没有危及作为整体的人类;于是欣赏者能够以人类的心胸面对灾难,将其转化为一种美学对象进行欣赏。每当面对这种审美对象时,人们在欣赏中通过审美的痛感与快感进行警醒和反思,正是这种警醒和反思使人类对灾难有了一种前瞻性的心理防护,而且这种心理防护是美学的,在巨大的痛感中同时孕育着一种审美的快感。[3]审美快感限定了巨大的悲痛,使之痛而不伤,痛中有思,从而让人们更清楚地认识自身的生存境遇,把人放在与自然平等的地位上,抛弃传统的主宰自然的价值观,更好地去面对人类不得不面对的危机。

  (三)激发人性的光辉

  生态灾难电影如果仅仅是让观众处于惊恐和忧患之中,还不能使其美学价值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观众也难以获得真正的审美愉悦。所以生态灾难电影通常会通过灾难的爆发来凸显人性的光辉。生态灾难片中会有一些极富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的英雄人物,他们自觉地承担起拯救亲人甚至拯救世界的责任。这些英雄对不同的观众具有不同的意义,他们对消极的观众来说,是被救的安慰和生命的希望;他们对积极的观众来说,是去思考我们在面临灾难时将何去何从?这会激起观众救世的英雄意识。这些身处灾难中的英雄在灾难来临时时展现出正义、无私和无畏,不仅体现了人类的顽强精神,而且将人性的光辉面充分表现出来。他们获得了观众的由衷敬佩,同时也给观众带来了令人宽慰的结局,在恐惧和紧张之后有一种复归安全的愉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