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皮影艺术的色彩构成



  1 皮影中绒衣的用色特征

  皮影中绒衣的着色反射出十分富丽的色彩,《东京梦华录》卷九载:“教坊乐部,列于山楼下彩棚中,皆裹长脚幞头,随逐部服紫、绯、绿宽衫,义澜,镀金带。”[1]《梦梁录》卷二十《乐妓》云:“散乐传学教坊十三部,唯以杂剧为正色。……其诸部诸色,分服紫、绯、绿三色宽衫,两下各垂黄义澜。”[2]从中可以看出在舞台上人物的穿戴,要远比实际生活服饰的色彩鲜艳得多,而皮影的服饰则是通过镂刻的花纹和线条再加以颜色的平涂,最终来实现色彩艳丽皮影装饰的古老传统。皮影服饰的用色鲜艳,且贫富有别、老幼各异。旦角衣着多用高纯度的艳丽色彩,经浓墨重压、镂线调和而呈现出富丽而不艳目的效果。有的则能充分利用牛皮的本色,淡色着里、深色压边、刀纹补白来呈现出端庄大方清新典雅的格调。例如,老生老旦用色相对单纯,不超过两三种颜色。在衣领袖口处以素色空心花纹装饰,显得朴素大方;穷家生旦影人多用绿、黑、黄、赭、蓝等单色,并加以镂刻以简练的刀线条,而得以在银幕上形成淳朴素洁的明快色调;丑角色彩的运用是以红花绿叶相杂互托、冷暖对称来产生不安定的浮躁色调,再以浓墨镂线调和统一,使得色调重新得到协调稳定,最终取得燥而不浮、妖而不炫的特殊色彩效果。使人物衣着的色彩巧妙地烘托角色,准确地表达出人物的个性特征。

  2 皮影中建筑器具的用色特征

  庆阳皮影艺术中往往还有大量的布景陈设、花草树木、神怪异兽,及生活用品,主要用来烘托主题,表现人物角色性格,由于庆阳皮影既是造型艺术,也是空间艺术,是以线条、色彩、体积来体现客观世界的,皮影中的色彩,即服务于皮影,也一定受皮影这种综合艺术的制约,每一种色彩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结合皮影中其他表现元素如人、光、声、景、物等起到应有的作用,但必须从整体出发,特别是从人物出发,把一切因素集中到人物情绪的焦点上。这些殿宇楼阁、器具等大场景中的色彩处理就侧重于整体的色彩关系,善于运用鲜明强烈的对比色进行装饰。例如,朱色的柱子和门窗作为主体色调的宫殿,就以绿色的瓦陪衬,檐下暗处的斗拱以深色重压、镂线配合而获得威严壮观富丽堂皇的色调。阴曹庙宇公堂则以黑灰色的门窗和柱子作为主体色调,用深绿暗蓝烘托渲染,粗犷的线条和块面体积形成强烈的黑白对比,而给人一种严肃阴森的感觉。器具的着色采用补色对比鲜明强烈。例如,花朵以镂线作底并勾白边加以装饰,艳丽清新。山石树枝着色后用浓墨复勾、淡墨皴点、兼以刀线衬白,即活脱沉着又充实饱满,花叶互衬获得明快的色调。此外,神怪异兽用色夸张、浪漫奇特,如赤色的驹,绿色的麟,青脸红须的鬼怪,粗犷夸张的色彩虽越出常态,但并不觉得扭曲难看,反倒以强烈的色彩以及独特的形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艺术印象,在视觉效果上收到了一种和谐的美感。

  3 皮影人物面部用色特征

  皮影人物面部的色彩同戏曲的脸谱一样,兼有夸张性,《都城纪胜·瓦舍众技》中对皮影的记述:“……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与之丑貌。盖亦愚褒贬于市俗之眼戏也。”[3]由此可见,皮影艺人在长期的观察研究中,锻炼了对客观物象的深刻认识和理解,他们不仅能够看到具体形象的自然形态,还更善于抓住物象的典型特征和精神面貌。在色彩的运用上,从来不以自然主义的写实为主,而以揭露事物本质特点,来表现事物的典型特征。在《中国画论》中对人的肤色也有这样的描述:“苍者,乃是气色最老之意,不论红白皆有之”;“黄者,即苍色之末甚者”;“红者,乃是人之血色也”;“白者,人之内色也”。[4]对剧中人物男、女、老、幼、忠、奸、贤、愚、文、武、神、怪、生、旦、净、末、丑都给予不同的色彩,醒目突出,给人一种一目了然的感觉。红脸关公的忠义,黑脸包公的骁勇公正,白脸曹操的奸诈,花脸李逵的粗犷等等都具有自身的处理手法和象征意义。对于皮影中人物脸谱的勾线,有的则用双勾法,即用一种色,黑色或其他深色先勾线,再用别的色彩或几种色彩复勾,使你感觉更为丰富。生、旦、末角影人的面部多为阳刻空脸,以空代色,而使含蓄的面部在视觉上给人们形成一种玉颜丽质的色彩联想来达到色的补充,获得无色胜有色的艺术效果。此外,有的生、旦的面颊多用粉红色,眉眼均以黑色描绘,嘴唇涂成深红色。生角的头部则用镂刻方法显出珠翠满头整个面部艳若盛开的花朵,既有中国剪纸艺术特点,又有皮影艺术的特有神韵,使人看了比自然人更美,完全是一种经过艺术夸张的美。这些都是通过外轮廓的侧面形状和面部的勾画以及染色、镂刻来刻画人物形象的,使原本呆板的自然形态变得丰富生动,原本混杂的色彩变得鲜明和规则,原本不适当的疏密关系错落有致,大大加强了皮影的艺术效果。

  庆阳地处黄土高原,自然色彩相对较贫乏,就使得这里的人们极其偏好鲜艳富丽的色彩,同时也体现了这里的人们内心的火热和积极的生活态度,庆阳皮影中的着色反映的是当地艺人们主观的内心情感、朴素的色彩感受,这种直接的感受却将色彩的明度、纯度、色相三要素的变化应用得恰到好处,庆阳皮影艺术中色彩遵循的是形体的需要,以色扶形,深浅控制有序,突出了皮影艺术鲜艳与沉着、华丽与古朴的艺术特征,这种和谐的色彩关系正是庆阳皮影艺术带给我们原始而纯粹的审美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