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丝绸之路



  回首历史,古丝绸之路是中国著名的沟通海外政治、经济、文化的通道,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上贸易线。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能清晰感受到它的雄伟。

  今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中亚四国期间,倡议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和广泛响应。

  重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项长远的战略构想。不仅勾勒出一幅宏伟的大国关系,而且对深化区域交流合作,统筹国内国际发展,拓展西部大开发的空间,可谓高瞻远瞩,意义深远。如何理解和拓展这一构想,是重振丝绸之路、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键所在。

  为此,本期“西部大讲堂·名家圆桌对话栏目”,以《论新丝绸之路》为题,邀请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西安市社科院巡视员李骊明研究员,为我们阐述新丝绸之路的要义,期以对向西开放有所启示。 

  问题一:为何重提新丝绸之路?

  主持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是一项造福沿途各国人民的大事业。这将有利于拓展西部大开发的内涵和空间,有利于西部地区更好的发挥区位、交通优势,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健全我国向西开放的战略体系,加快形成沿海内陆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

  从这个角度讲,重提新丝绸之路,在当前形势和环境下应具有哪些表现?哪些需求和变化?

  李骊明:构建新丝绸之路,是西部大开发的深化和延伸,是国家开放发展的战略举措。关键在于新形势下,根据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而适时地提出的一种前瞻性的国际视野和战略构想。主要表现在:

  一是国际国内发展形势的变化。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中国西北地区作为中国战略大后方和欧亚战略大通道的地位再次凸显,西部开发及其西北大走廊的开发应在更大的战略格局中去进行系统性的定义、设计,进而调整其战略目标。

  二是能源安全和能源经济时代的发展需求。可以预见,传统能源及风能、太阳能等新型能源的生产使用将会极大地改变现有的生产、生活方式及产业、城镇布局,西部及西北地区作为上述二类能源的富集区和国际流通区,势必成为国家能源战略安全走廊和新型产业分布区,并可借助天上地下的能源优势极大地改善地面基础设施和城镇建设,形成经济开发和人口迁移的热土。

  三是现代建设开发手段的变化。西北广袤无垠的幅员是中国高铁、高速公路、航空运输、管道运输的大演场,互联网和高速交通干道将极大地缩小西部与中心城市的距离,使西北新型产业布点可以按“集中生产,全球分销”的新模式进行布置。

  四是生态安全和政治稳定的需要。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将面对世界和国内民众承担起越来越实在的生态保护和改善环境的责任。而西北沙漠治理和生态环境的改善将对富民惠民,民族团结,政治稳定,文化旅游交流等产生长远的积极意义,必须要有更强有力的国家行动,确保生态长廊的建设。

  五是缩小东西部区域发展差距的需要。东西部发展差距是深刻影响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和安定团结的老问题,只有使西部变成可游、可居、可业的乐土才可能真正消减发展的差距,而西部的综合环境改善乃是促进中国内需持久增长和改善人口分布格局的根本途径。

  六是欧亚大通道建设的要求。和平崛起的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必须要有海上和陆上多种通道。一方面,随着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调整,东南近海和太平洋地区现已成为长久的是非之地;另一方面,中亚、西亚诸国与中国在经济、政治、文化诸方面的互补互惠方兴未艾,我们有必要也有能力在西北建设欧亚安全快捷的通道,为能源商贸、文化、旅游的广泛交流奠定路基,使古老的丝绸之路再次成为欧亚综合交流互动的大走廊。

  问题二:如何认识新丝绸之路?

  主持人:

  古老的丝绸之路,是指以“关陇河西”大丝路为代表的陆上贸易文化大走廊,这是世界上尺度最大、时间最久的东西方文化交流大孔道,被誉为东西方商贸文化的大动脉。在今天,丝绸之路已经具备了再次复兴的条件,而其功能则远远超越了传统的丝绸之路。

  那么,如何认识新丝绸之路?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如何表述?从概念上、定位上、理论上进行新的诠释。

  李骊明:新丝绸之路在功能和性质上已不同于古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对中国对外开放发展战略的新表述,其实质是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开拓发展问题。这是一项对外涉及大区域安全和经济合作,对内关乎国家能源安全、边疆安全、区域平衡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西部重大产业布局的国家战略,是西部大开发国策的深化和延伸。

  通过建设新丝绸之路,为中国营造一个与周边国家之间良好的政治、国防、民族环境,将会有利于中国和中亚、南亚、西亚、欧洲地区的经济联系更紧密,文化更互融,政治更互信,必定会有利于国家民族团结和稳定发展。

  此外,还可以推进区域间包括基础设施在内的各种互联互通,有利于提高区域间的合作水平,激发区域内经济增长潜力。更有利于消化国内的过剩产能,有利于构筑以开放促进西部大开发,促进东部再改革的新格局。

  从中国的历史和丝绸之路的经验来看,面对中国第一轮改革红利的逐渐消失,开放就成为了推动中国改革的最有力的力量之一。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是中国参与新一轮全球性价值链创造和分工的重大举措,是投资建设增长的最大回旋空间,同时也能倒逼中国国内改革红利的出现,通过改革红利的释放来维持中国各方面的持续发展,这将有利于中国经济及中国周边经济的增长。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开发建设问题,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且挑战大于机遇的老课题。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其最大的特点是战略性、系统性、长远性以及合作性。如何以更加深远的眼光和更加务实的作风去把握历史发展机遇,如何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和更加有效的举措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要素配置,是我们面临的战略性新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