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长春市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水平提高的对策分析



  为贯彻十八大精神、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统筹城乡发展,在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长春市的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水平有了较大提高,社区公共服务体系已初步建成,能够在福利和救助、养老、就业、治安、文体科教以及医疗卫生等六大方面提供公共服务,满足居民的需求。但在社区公共服务供给的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进而阻碍了长春市构建和谐社区和和谐社会的脚步,成为进一步提高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的绊脚石。因而,如何进一步提高长春市社区公共服务的供给水平则成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突破口,同时也是长春市社区公共服务建设的重中之重。

  一、长春市社区公共服务供给存在的问题

  (一)从供给主体看,多元化供给模式还不健全,行政化倾向仍较严重

  长春市社区公共服务虽然初步形成了多元主体的供给模式,但由于非营利组织专业化服务能力和资源的不足、发展环境的不平衡以及因社区居民自治参与意识低下而造成的不良社区居民参与机制等因素,该模式作用的发挥则受到了制约。目前,各类供给主体的关系还没能完全理顺,政府主导、非营利组织和企业协调配合、社区居民自治参与的多元协同供给模式还很不健全,社区公共服务的行政化倾向仍较严重。在组织上体现为政府派出机构街道办事处对社区实施垂直管理,社区为了与政府相对应,建立起了与政府一一对应的各职能部门,造成了街道办事处有什么部门,社区内部就有什么部门,从而形成了政府权力延伸的“小政府”,承担了大量的行政事务,致使社区工作只对政府负责,而不是对居民负责。社区开办的各项公共服务项目中,属于政府动员和下达命令的项目占有较大比例,这些项目往往不是居民自己的需求,而更多的是为政府出政绩和考核达标而设置的。可见,政府对社区公共服务的大包大揽,不仅缺乏居民的主动参与,难以深入和全面地把握社区居民的真正需要所在,为社区居民提供满意的公共服务,而且还不利于居民参与意识和社区责任心的培养,致使政府不堪重负,导致公共服务供给的效率低下和质量不高。

  (二)从供给资金看,政府投入不足与资金短缺并存,社会筹资渠道不畅

  目前,长春市社区公共服务供给的资金主要是靠政府投入。由于社区公共服务尚未纳入国家预算体系,缺少必要的财政拨款,从而导致资金投入的短缺。近年来,随着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的深化及社区公共服务供给市场化的发展,出现了私营企业、志愿组织以及个人等多种供给主体。尽管这些私营企业、非营利组织以及个人对社区公共服务的投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的状态,但因为社区公共服务本质具有福利性特征,是利润比较低的一个领域,很难吸引足够的社会投资,致使社会筹资渠道也不顺畅。资金短缺加之政府财力有限,投入不足,导致社区公共服务的内容范围难以拓展,高效、优质的社区公共服务就难以实现,从而难以满足社区居民多元化的服务需求。和发达国家政府对社区超过一半的投入比例相比,我国的投入比例仅维持在30%左右,从中可见我国社区服务资金投入的严重匮乏。以长春市为例,每年社区只能够得到包括办公经费在内的6万元左右的活动经费,使得其不得不通过其他方式筹款以保证社区服务正常供给。这种严峻的资金支持状况使得社区公共服务范围小、服务人员素质低等低质量的社区服务问题得不到及时改善。除此以外,考虑到由于社区公共服务的福利性本质决定的低利润率特征,因而无法依赖于商业和企业人士进行投资。纵观近十几年的情况,社区公共服务的正常运作主要依靠居委会等自筹的资金,然而这紧缺的资金支持对于以无偿或低偿服务为主的自身积累能力差的公共服务项目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

  (三)从供给效率看,专业化服务水平低,难以满足居民对多元化公共服务的需求

  社区居民的集体选择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社区将提供哪些公共服务和产品。一方面,居民对于社区公共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多,并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目前社区居民对社区服务的需求不仅局限于社会保障、医疗和养老等居民最基本生活保障项目,而且涉及到生态环境、文体活动和公共治安等多方面,日益呈现出多元、多样化的特征。另一方面,社区居民收入层次的不同,涌现出不同的利益群体,对于社区公共服务的需求又呈现出差异化特征。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不同的社区具有不同的服务需求。随着社区出现了分化,居民收入较高的社区和居民收入较低的社区所需要的社区公共服务会存在差异,收入较高社区的居民对社区绿化、卫生、社区治安等的需求较大,而收入较低社区的居民则对社区的救助、保障以及就业服务、福利服务等的需求较为强烈;二是同一社区不同的需求群体具有不同的服务需求,既有共性又有个性。总体而言,老年人对于医疗保障、养老、文体活动的需求较多,在职人员对于居住环境、住房条件等需求较多,失业人员对于社区就业、医疗保障服务需求较多,外来人员对于安全、人际关系、住房等的需求较多。但在实际的服务供给中,社区提供的多为大众化的公共服务,只因为这些服务涉及的覆盖面广,涉及的居民数量多,投入实施后的效果较为明显,但是并不太符合居民的实际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