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博物馆免费开放的思考



  【摘 要】博物馆是一种由政府部门提供的典型公共物品,但是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由于博物馆所特有的一些性质,使其不能单纯地仅靠市场或政府中的某一方来供给,而应该采取政府与市场相结合,同时鼓励私人企业进入公共品市场的方式,来实现混合物品的有效提供。

  【关键词】俱乐部物品 公有资源 政企合作供给 市场供给

  一、引言

  近几年来,政府出台了一条向公众免费开放某些博物馆的惠民政策,这使得许多曾被高价门票阻挡在外的人们终于得以如愿以偿,同时也让博物馆一改以往“门可罗雀”的萧条情景,越来越受到广大群众和媒体的关注。然而,激增的观众流量却让博物馆陷入另一个尴尬的局面:大量受免费鼓励前去参观的观众导致展馆拥挤不堪,设施受损,部分严重的展馆甚至不得不暂时闭馆整修。

  从博物馆的性质来看,它是一种介于私人物品和纯公共物品之间的混合物品,而它所面临的种种难题,也正从侧面折射出在我国目前的准公共物品市场上,还存在着许多弊端和缺陷。在本文中,笔者将结合公共经济学的相关理论,从博物馆出发进行分析,并提出如何有效供给混合物品的政策性建议。

  二、博物馆的选择——“免费”还是“收费”

  在我国特定的历史阶段,限于财力不足等原因,政府对博物馆实行的是收费服务制度。这样一来,博物馆的非排他性便消失了,因为可以通过收费的门槛来使某些人无法享受到博物馆的服务;但它在消费上仍然是非竞争的,也就是说,各个受益对象之间并不存在利益冲突。像这种具有排他性、但无竞争性的物品,属于混合物品中的俱乐部物品范畴。

  当免费措施实施以后,博物馆的性质则随之发生转变。免去门票后的博物馆就不能做到有效排他了,但正如引言中所提及的那样,由于参观人数的急剧增加,使博物馆异常拥挤,这样势必就减少了全体参观者所获得的效用。免费后的博物馆并不是纯公共物品,而是一种公有资源。像这样具有拥挤性的准公共物品,其边际成本为零,但是随着消费者人数的增加而产生拥挤现象,从而每个消费者可从中获得的效益随之降低。当一个人使用公有资源时,他就减少了其他人对这种资源的享用,由于这种负外部性,导致公有资源往往被过度使用,最终出现“公有性悲剧”。

  三、“成本——效益”分析

  那么像博物馆这样的混合物品究竟应该收费还是免费呢?这取决于哪一种供给方式能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净收益。若以NB表示净收益,TB表示总收益,TC表示总成本,那么混合物品的净收益:

  NB=TB-TC

  现在仅以一家博物馆为例来说明。假定有一家博物馆,它既可以由公共部门提供,也可以由私人部门提供,如果是公共部门提供,那么社会公众可以“免费”使用,其成本通过征收一般税收(非“入馆税”)的方式进行补偿;如果是私人部门提供,那么参观者必须付费才能入内。倘若由公共部门提供,由于新增一个消费者的边际成本为零,这时博物馆给社会带来的总收益TB可用消费者剩余来表示。那么,净收益怎么样呢?公共部门建设博物馆是要消耗一定资源的,免费供社会公众使用,其建设成本只能通过征税来弥补,而征税本身也是有成本的,即征管成本。不仅如此,征税还会迫使人们改变经济行为的选择,从而使社会带来一种福利损失,即税收的效率损失。这说明,在公共提供方式下,不能把总收益和净收益等同起来,若以CB表示建设成本,CG表示征税成本,CP表示税收的效率损失,那么公共提供的净收益为:

  NBG=TB-(CB+CG+CP)

  在我国的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政府对博物馆都实行收费制度。我们不妨将收费制等同为私人提供,这样一来,总成本的构成就有所不同了。收费需要有收费设施、收费人员等,这些都构成收费成本;同样,收费也会迫使人们改变经济行为的选择,可以称它为收费的效率损失。为简便起见,不妨假定建设成本与公共提供时完全相等,收费成本和收费的效率损失分别用CE、CF表示,这样,私人部门提供的净收益为:

  NBP=TB-(CB+CE+CF)

  从上式不难看出,NBG和NBP的大小,实际上取决于行政效率,包括税务机构数量、税务人员素质、税收征管条件等,税收的效率成本CP的大小主要取决于税种性质和征税方式。而收费的效率损失CF则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

  (1)收费价格。在建设成本既定的前提下,收费价格的高低实际上是由收费成本所决定的,收费成本越高,收费的效率损失越大;反之,则越小。

  (2)需求曲线的弹性。需求弹性越大,在收费价格不变的前提下,收费的效率损失越大;反之,则越小。由此不难看出,排他成本越大,替代性越强的混合产品越适合于由公共部门提供;反之,则应由私人部门提供。四、政策性建议

  (一)混合物品的政企结合供给

  对于博物馆这样的准公共物品而言,由政府组织、安排和干预肯定是必要的,可以采取政府与市场相结合的方式或者由内市场来提供,具体而言,可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承包给私营部门来建设经营,以提高公共物品的供给效率;另一方面,政府可以通过税收优惠、补贴等措施,提高准公共物品的投资利润率,增加对私人资本的吸引力,从而加速准公共物品的建设和发展。这些带有准公共物品性质的基础设施如果完全由政府投资生产,势必会受到政府财力的限制,进而影响到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是如果完全依靠市场机制发育来推动这些产业的发展,也要经过一段十分漫长的改革历程。因而把政府投资与企业投资合理结合起来,将非常有利于这些准公共物品的供给。

  (二)混合物品的市场供给

  传统的公共物品理论认为公共物品不能通过市场调节,而只能由政府提供,但是由于政府财政支出的困难和供给与管理效率的低下,把一部分公共物品推向市场,由市场来解决公共物品的生产问题,也许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公共物品市场是一个异常广阔的市场,人们对公共物品的需求与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呈正比关系,不仅如此,公共物品的需求质量也会随着经济发展和个人可支配货币收入的增长而日渐复杂化,人们的公共物品消费偏好会越来越不稳定。因此,单靠政府提供公共物品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即便政府有充足的资金来保证公共物品的供给规模,也很难完全解决公共物品在供求结构上的矛盾。所以,政府应允许并鼓励私人进入公共物品市场,允许他们根据公共物品的需求状况来决定相应的经营规模和结构。

  参考文献:

  [1]邢国钧.中国准公共物品的短缺与治理.新青年·权衡,2007,(5).

  [2]顾建光.公共经济学原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3]白景明.公共经济.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7.

  [4]唐娟.政府治理论:公共物品供给模式及其变迁考察.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2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