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经皮肾镜碎石患者的护理体会


  摘要: 目的:探讨经皮肾镜碎石术治疗肾结石及输尿管上段结石的围手术期护理方法,以提高护理质量。方法:详细了解110例经皮肾碎石患者的病情及其手术操作情况,制定出一套术前心理护理、体位训练,术后专科护理及并发症的防治等完整的围手术期护理方案。结果:全部病例术前准备充分,术中取石顺利,术后恢复快,康复出院。术后无大出血及尿瘘发生。并发慢性肾功能不全的患者术后均获不同程度的改善。结论:合理完善的围手术期护理是确保手术成功、促进患者短期快速康复的重要措施。

  

    关键词: 上尿路结石;经皮肾镜碎石术;护理体会

        经皮肾镜碎石术具有创伤小、操作简单、术后恢复快及并发症少等优点,已成为目前临床上治疗上尿路结石的主要方法之一。我院于2008年1月至2011年1月共开展了经皮肾镜气压弹道碎石术治疗尿路结石手术110例,效果满意,现将手术护理体会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我院从2008年1月至2011年1月共收治了110例尿路结石患者,其中,男性患者为80例,女性患者为30例,年龄在23~76岁之间;其中,输尿管合并肾结石患者为20例,双肾结石患者为6例,单肾结石患者为84例;结石纵径为2. 0~6. 8 cm,横径为1. 5~5. 6 cm。

           1.2 手术方法  采取腰硬联合麻醉,患者取截石位,在膀胱镜下行患侧输尿管逆行插入5 F输尿管导管并留置导尿管。于输尿管导管注入生理盐水人工造肾积水,后改为俯卧位,于超声定位下选择第12肋下行肾盏穿刺,扩张至20 F或24 F,建立通道,通过肾镜经通道进入肾集合系统,找到结石后,以气压弹道击碎大的结石。术后输尿管内留置7 F双丁管4周,于肾通道留置18 F肾造瘘。

           1.3 术中配合

           1.3.1 巡回护士的配合  患者进入手术室后,护士在上肢建立静脉通道,协助进行麻醉。

   麻醉成功后,先取截石位行膀胱镜下患侧输尿管插管并留置双腔气囊尿管,然后俯卧位,根据病人的体形选择合适宽度和高度的海棉垫,使肾区凸起便于手术操作。应选择宽敞的手术间,室内布局合理,电视监视系统、B超机放置健侧。气压弹道碎石机、液压灌注泵入置患侧,便于医生进行操作。准备好生理盐水灌注液,将液压泵流量调节为300~400 L/min压力,连结好各种仪器管道,并调节好参数。调整成像系统的清晰度,接上限调节为200~300 mmHg,碎石机的压力低于0. 4 kPa。

        1.3.2 器械护士的手术配合  器械护士应提前洗手,整理器械,并检查器械是否齐全,协助医师铺无菌巾,并在手术区粘贴脑科护皮膜,和巡回护士连接各种管道,并检查碎石手柄与气压弹道碎石机连接是否紧密,以免漏气,影响手术治疗的效果。术中要密切观注手术的步骤,及时传递器械。手术配合要做到主动、迅速,避免因器械原因而影响手术进程。经皮肾镜气压弹道碎石器械价格昂贵,仪器精密,使用时应避免碰撞,轻拿轻放。器械的清洁与否直接影响到灭菌的质量[1]。由于该器械多管腔且腔道细长,给彻底清洁、干燥和灭菌带来了困难,因此,术后器械清洗前一定要打开各关节,加酶,超声清洗,用高压水枪冲洗各管腔器械,以防堵塞。清洗之后,用电吹风吹干器械,然后在关节涂上润滑油。

           2   结果

            碎石时间最长的为4 h,有3例患者由于手术中途出血而改行开放手术取石,其余107例患者全部碎石成功。

           3   讨论

            因该术中需要通过输尿管镜灌注大量的生理盐水,持续术野进行冲洗,冲洗液的大量吸收会加重患者心脏的负荷,还可能造成患者的体温下降,导致寒战,心律失常以及麻醉苏醒延迟等并发症的发生[2],因此,术中应采取有效的保暖措施,具体而言,应将室温控制在22~24℃之间,加强手术期间的体温监测,以利于早期发现低体温[3],减少患者身体的暴露部分,控制手术时间,加温冲洗液(可用恒温箱加温到37℃)。手术区域铺无菌巾后,在手术区粘上脑科护皮膜,同时将袋下端口置于污物桶内,这样可以防止灌注液浸湿无菌巾,又便于收集碎石块。随时调节脉冲灌流量和水压,当流量超过400mL/min,压力超过27 kPa时,会造成结石被灌洗液冲击,使其位置不易固定,不利于取石,且过高压力肝易对患者的肾脏产生较大的损伤。无菌技术和保持造瘘管通畅是预防感染的关键,所以,在搬运患者及转送途中,要严防肾造瘘管脱出,因此,要做好床边交接班,以确保手术的安全。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消毒技术规范[M]. 2002. 156-157.

   [2] 杨洁.经皮肾镜气压弹道联合超声碎石治疗复杂肾结石的护理配合[J].社区医学杂志, 2007, 5(2): 71-72.

   [3] 刘小颖.围手术期低体温[J].中华麻醉学杂志, 2003, 23(9): 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