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弱视儿童的多动行为



  摘要:确诊的52例弱视患儿为研究病例,详细收集患儿病史、症状及体征,观察到出现频率最高的症状为患儿多动行为,注意力不集中,在52例患儿中有37例出现,占71.15%,检出率远远高出流行病学调查结果。

  关键词:弱视;多动行为

          1一般资料 

           患儿均来自2007年3月至2009年2月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眼科门诊确诊的弱视儿童,年龄3岁-12岁,男35例,女17例,共计52例。其中双眼弱视44例,单眼弱视8例;屈光不正性弱视32例;斜视性弱视15例;屈光参差性弱视5例。弱视眼共96眼,其中轻度弱视16只眼,中度弱视56只眼,重度弱视24只眼。所有患者均排除其他影响本研究的重大身体疾患和精神障碍。 

           2弱视儿童的主要症状表现 

           调查显示出现频率最高的症状为患儿多动,注意力不集中,在52例患儿中有37例出现,占71.15%,在肝肾阴虚型患儿中高达80%,脾肾阳虚型患儿中占65%。 

           3讨论 

           好动是儿童的特征之一,是儿童好奇心强的表现。幼儿生活经验贫乏,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有好奇心,表现出明显的好动特征。从儿童生理的发展特点看,儿童的神经系统尚处于发育中,兴奋过程仍大于抵制过程,好动是这种发展不平衡的表现。流行病学研究国内儿童多动行为总检出率为9.7-12.9%[1。2]。本次研究弱视儿童检出率远远高出流行病学调查结果。 

           《素问·六节脏象论》说:“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精是构成人体和推动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肾中所藏之精有两个来源:一是来源于父母的生殖之精,即“先天之精”;二是来源于人出生之后,机体从饮食物中摄取的营养成分和脏腑代谢所化生的精微物质,即“后天之精”。肾藏精,精化为气,通行三焦,布散到全身,从而推动机体的生长、发育。先天之精既是形成人体及目的物质基础,又是其发生、发展的原动力,推动目的形、神的不断发育、完善。只有先天精气充盛,生化有源而目形随之初俱。先天之精匮乏,或后天失养,精微物质则不能上聚以濡养目,故目暗不明。现代医家衣元良[3]主任医师总结其30多年的治疗弱视经验,得出弱视多因先天禀赋不足,或后天摄养失宜,肾气不充而导致肝肾阴精亏损,精气不能上承濡养于目,阴阳失调,目失所养,神光发生无源,发越无能,视力欠缺,日久不愈则成弱视。

     “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 

   ”肾精不足,势必影响肾脏本身的生理功能,其“作强、伎巧”的功能异常,表现为神思涣散,注意力不集中,多动或虽小多动,但主观感觉坐立不安等。小儿阴不足则阳有余,故为纯阳之体,如阴虚不能制阳,易出现阴虚阳亢的病理变化。阳失制约可出现多动不安、易冲动、烦躁易怒等症,貌似“精力充沛”。在内经中就有记载,如“阴静阳躁”,“阴平阳秘,精神乃治”。从脏腑阴阳角度而言,各脏腑之阴取之于肾阴的滋润,各脏腑之阳依赖于肾阳的温养。病理方面,肾水无以制火则心火有余,心肾不交而见心烦、急躁、易怒等;肝为罢极之本,体阴而用阳,肝肾同源,肾水不能涵养肝木则肝阳易偏亢,可见性情执拗,冲动任性。由此可见,多动与弱视的病机基本一致。 

           现代研究发现多动的发病与遗传因素、轻微脑损伤、母孕期病毒感染、脑神经递质代谢异常与维生素缺乏、家庭环境不良有关,其他铅污染、微量元素铁、锌缺乏等有一定的关系[2]。这与弱视发病机制有一定的联系[4]。现代功能磁共振(fMRI)研究发现ADHD患者的前扣带回皮层(dACC)功能异常。Vaidya[5]用视觉的Go-NoGo范式,发现在ADHD患者中的额-纹状体表现功能异常,这提示ADHD患者认知模式可能存在更复杂的病理机制。Imamura和Hess等[6][7]应用fMRI探讨斜视、屈光参差性弱视皮层损害位置,结果发现弱视皮层损害并不仅限于Ⅵ区,其视功能损害可能涉及多个脑区。提示弱视是视觉神经通路多方面、多层次损害的综合。弱视和多动行为在脑皮质的损害区域是否有重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和考证。